多年以来,如何处理列宁遗体的争论在俄国成为一年两次高峰的周期性问题,在列宁的生日(4 月 22 日)前后通常会出现一个高峰,而在 1917 年十月革命的周年纪念之前则会出现另一个高峰。但今天,这样的争论已经不再是高度意识形态的「政治事件」,而更像一个是否应该安葬列宁遗体的实际考量。

主要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应该让列宁入土为安,妥善安葬列宁的遗体,这符合东正教基督教的传统,也符合逝者个人家庭的意愿。现在维护遗骸和陵墓建筑的费用非常高昂,部分由国家预算承担,部分由非营利基金捐赠。 有人提出,共产主义已经成为俄国的过去,安葬列宁有助于俄国翻过这一页历史。当然,也有人认为,保存列宁陵墓是一个国家的羞耻,是无视布尔什维克犯下的罪行。

另一种意见认为,应该维持现状。列宁建立的国家是以一个史无前例的平等梦想为基础的,虽然这是一个没有实现的梦想,却迫使资本主义国家推进有利于劳工的改革,让社会变得更公正。而且,他们认为,不安葬遗体也并非不可以的,且有先例可循。世界闻名的俄国外科医生尼古拉·皮罗戈夫(Nikolay Pirogov),他的防腐尸体自 1980 年代以来一直在现在的乌克兰文尼察市(Vinnytsia)展出,保存在东正教教堂的一个地下室中,被一些教会观众视为圣人遗物。

多年来,俄罗斯政府一直试图与辩论保持距离,认为是否安葬列宁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可能会伤害许多老年人的感情。政府也试图避免与列宁遗体有直接关联。近年来,在胜利日的阅兵仪式时(这是俄罗斯最重要的公共事件),列宁陵墓已经不再出现在公众视线中,这与共产党时期领导人站在列宁纪念馆顶部检阅游行是完全不同的。



1991 年 11 月 13 日,柏林德国,被破坏的列宁雕象。

Photograph by Patrick PIEL.

列宁身后事:从遗体到雕塑

列宁刚去世的时候,他本是一个凡人。由于后来阴差阳错的历史原因,列宁由一个真实的凡人变成了一个虚假的神。他的遗体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被当作革命圣物保存下来,并被当作偶像接受万众崇拜。路透社专栏作家谢尔盖·卡普京(Sergei Karpukhin)在《革命的尸体》(Revolutionary Corpse: Why and how Russia still Preserves Lenin in Its Heart)一文中称此为列宁变成「活雕塑」的过程。

在痛苦挣扎两年后,列宁因为严重的健康问题而在 1924 年 1 月去世。 布尔什维克领导最初只打算让他的遗体保存几天,以供民众瞻仰。但是,列宁临时陵墓前等着与他告别的民众队伍在几天后没有任何减退的迹象。 于是便需要一个临时解决方案。几天后通过的临时方案决定对列宁遗体进行防腐处理,以便再保存两个月。这一年的冬天异常寒冷,到三月份解冻时,共产党领导人又再讨论如何让列宁遗体保存更长的时间,有几个供考虑的不同方案,包括固体冷冻遗体、将遗体存放在甲醛中,或放在充满氮气的密封容器中。

在当时,这些都不是无限期维持遗体的计划。伏罗希洛夫元帅(Kliment Voroshilov)的意见就是,「我建议什么都不做。 如果身体没有改变再坚持一年,这已经够好了」。最终,实验性的防腐程序由医学教授伏洛别也夫(Vladimir Vorobiev)和生物化学家泽巴斯基(Boris Zbarsky)负责执行。该程序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实验,将科学、艺术和神秘主义融合在一起,不断使用专门开发的人造材料,对列宁遗体进行「重新防腐,重新雕塑和替换」。



列宁遗体。

Photograph by Georges DeKeerle.

当然,瞻仰列宁遗体的民众是不会知道这些的。他们以为看到的是列宁的本尊面目,不知道那只是一具唯有手和脸没有被遮盖的「尸体雕塑」。对此,卡普京写道,「对列宁遗体的关心远不止是简单地防止分解。一个拥有数十位专家和丰厚经费的特殊研究机构,正在努力研究使身体看起来和感觉像新鲜死亡一样的新方法。他们设计了特殊的液体来保持皮肤的弹性和正确的颜色。将少量的基于石蜡的物质注入皮下,以补偿体内脂肪不可避免的退化损失,并找到了保持小关节灵活的方法」。

列宁遗体的真实情况成为苏联的「国家机密」,管理人员担负的是「重大政治任务」,最细小的情况他们也必须「定期报告给党的领导层」。尽管他们的工作经常受到内部表扬,「但有时候事情却发生了严重的错误。 例如,在 1945 年 3 月,在皮肤增强手术后,列宁右脚的一块表皮失踪了。尽管做了所有的努力,但它从未被发现,后来只能用移植物来替代」。

最早致力于保存列宁遗体的科学家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科学研究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共产主义传统」,创造了一种只有某些最高领导人才可以享受的、名副其实的「神圣待遇」。除了列宁,还有九位其他国家领导人享受到这一待遇,八位是在苏联帮助下完成的,另一位虽然也运用了苏联技术,但却是在 「反修精神」指导下,「独立自主」地完成的。

政治停滞时期的「列宁笑话」

虽然列宁的遗体一直被当成是革命的道身真神,但其神圣光环早在勃烈日涅夫时期就已经开始消退,这主要是因为以列宁为象征的那个革命意识形态,在经过斯大林时期的恐怖统治、赫鲁晓夫在苏共 20 大对斯大林的批判、赫鲁晓夫本人「20 年实现共产主义」的失败、勃烈日涅夫的重新斯大林化和政治停滞之后,已经丧失了真实的信仰感召力,变成了同列宁一样的一具僵尸。

勃烈日涅夫时期是「列宁笑话」盛行的时代,一下子出现了许多关于「革命导师」的玩笑,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1970 年苏联官方隆重庆祝列宁诞辰 100 周年纪念,为了颂扬这位伟大的领袖,政府建立博物馆,树立列宁塑像,颁发歌曲和诗歌奖,出版了许多书籍和纪念文册,广播和电视不断推出各种节目。官方宣传重新启用革命时代的口号,并以列宁的名字命名许多工厂、农庄和新产品。虽然有的苏联人仍然对列宁怀有敬意,但是官方无休无止、狂轰滥炸、铺天盖地的宣传,效果却适得其反,令人生厌,简直成了对列宁的「高级黑」:

一对新婚夫妻去家具店买了一张三人床,因为「列宁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新建的纪念喷水池叫「列宁溪」,香水叫「列宁味」,化粧粉叫「列宁的骨灰」,乳罩叫「列宁山」,鸡蛋叫「列宁球」,孩子玩具是装有按钮的列宁陵寝,一按开关,就会蹦出斯大林的棺材。

中文互联网风高浪急,此部分内容需要输入 Password 解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