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一眼看到渣打臻程卡的卡面时,一触倾心,十分想入手了。

时值 2016 年,当时在渣打(Standard Chartered)的推广活动中看到臻程卡的申请要求:

✱ 芝麻信用评分大于 700;
✱ 年龄在 26 至 49 周岁之间,最高学历在本科及以上,月收入不少于 15000 元;
✱ 至少拥有 1 张持卡 2 年以上的信用卡,同时持卡量不能超过 7 张(含);
✱ 近1年没有出现过信用卡逾期情况;
✱ 近三个月内向其他银行申请信用或贷款的次数少于 2 次;
✱ 目前尚未结清的无抵押贷款余额在 30k 以下;

时维我的资质不达标,也知晓上述条件不过仅仅是能挤进「审批」的最低门槛,距离「核准」下卡,还有莫测的「决于客户本身因素」。

加上广为传说的外资银行「高标准、严要求」,顿时泄了气,不妄申请,失去了连梁静茹也不能给的勇气。觉得自己即使甘成任宰的韭菜,渣打也不愿意收割。

2016 年底, 汇丰(HSBC Bank)中国首发信用卡,一时间申请者蜂拥,我也随其流。

而今,不过一年,汇丰信用卡已经惨淡无光,卡片权益无信用地跳水到敷衍的程度,沦落至遭人嫌弃的境遇,让人低目相看。

倒是在 花旗(Citibank)身上感受到了所谓的「严要求」:提交申请后两次来电话询问,后面更有工作人员上门核查,十分拘谨。

用卡过程中还受限种种。花旗银联卡无闪付功能,在经历了初期的屡屡挥卡无效和收银员的狐疑后,现在每次掏花旗都会乖乖自觉提醒收银员「须要插卡」。另一个痛痒点是,花旗卡不支持微信支付,也无法在地铁充值机上使用。

第一次收到花旗银行的「对账单」时,看得迷糊,竟然看不明白当月需要还款的数额额!经验主义登场,看到溢缴款数额大于账单金额,我就斗胆略过,伴着隐隐不对劲。捱过还款日,惴惴不安,打电话一问,果真是我看不明白。赶紧就着电话请教账单上各个名词的含义,像对着标准答案一样再三确认确认,然后悉数补上还款。

汇丰的表现和花旗的不便,涤去了我对「资本主义银行」的不切实际倾慕感,特别是在国内银行甩街的水准对比下。

渣打信用卡申领经历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还是要申请臻程。

2017 年 12 月 12 日提交申请,16 日收到核准短信,19 日收到卡片寄送短信。

过程毫无波澜,没有一点点防备。挺激动的,不可思议,不可置信!然后上网一查,马上送一首《凉凉》给自己 —— 批的是真逸卡!

我申请的分明是臻程啊,这下歇菜了。

真逸不是我的菜,食之无味。我觉得它的卡面丑(本来就是心念念臻程的「颜面」),而且在国内信用卡普遍免除货币转换费的情况下,真逸 VISA 卡还妥妥收取 1.5%(奇怪的逻辑,臻程也收,但我不介意),所有没有动力打算去领取。

鉴于汇丰每人仅限申领一套信用卡,不可兼得;鉴于网传渣打申请失败后需要再等待 3 个月才会重新接受申请,我奉劝自己接受当下。(又是奇怪的逻辑)

还是耿耿于怀,不能释怀,决定紧接着再申请臻程,想着如果获批,那就一起去领臻程和真逸;如果遭拒,那就放弃真逸。

20 日发起 2nd 申请。这次小心翼翼,找猫猫一样终于看到了曾经被忽视的、默认勾选的 「如您选择申请较高级别的信用卡未能通过审核,是否同意降级至相应的低级别的信用卡?」 ,快意恩仇地给了它一个「不同意」。

21 日收到真逸卡的领取通知,「请于 10 日内携带证件和材料证明原件至支行领取。」

无动于衷。

27 日收到第二套卡片的核准短信,Bingo! 欢呼雀跃。

28 日收到第二套卡片的寄送短信。

鉴于 30 日元旦放假,生怕真逸卡领取过期会不良影响到臻程,决定 28 日先去领取真逸。

下雨,高德地图导航到南京西路 1490 号。一看,呃,是上海银行!左顾右盼不见渣打。

打开百度地图搜索,目标位于南京西路 1522 号,在隔壁——我瞎啊,还是没看到。

打开渣打官网查找支行,南京西路 1376 号,在上海商城里。

Shanghai Centre

Shanghai Centre


题外话,上次汇丰信用卡也是来上海商城领取的。

上海商城中庭瀑布的潮气、停车场出口般的斜坡、老套的政治审美样式构建、低沉阴暗的光线,组成了我对上海商城的主观感受:陈旧阴森。不过,其英文名 Shanghai Centre 宣示着它「老传统」的上海地位(有趣的是,上海中心的英文名为 Shanghai Tower),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多功能综合建筑群,其类似「百货商店」的中文名词是那个已经飘散的商业荒芜年代的招牌。我知道上海商城的 logo 来自上海商城的「山」形建筑,但它看起来确实像个比例怪异的沙发。

来到渣打银行静安支行,呃,形象完全迥异于国内银行千篇一律的大厅大堂,仿佛就是某万达广场的一间联通营业厅。

向保安说明来意后,他示意我坐下稍等,说客户经理正在招待客户。环顾四周,不大的大厅里就我和保安两人。墙上的低清电视播放着无人问津的财经资讯,模糊的银行房间里传出低微的交谈声。

等了半个小时,无人理睬,感觉进度条停止在 0%,问保安还需要等待多久。保安恭敬地前去打探,退出后轻声报告「不好意思,麻烦您再等五分钟」。

二十分钟过去,进度条 0% 。

烦躁,出营业厅透气,在商城廊道看望对面的展览中心和路上的车流,近乎发呆。

二十分钟后,再次动请保安打报情况。外甥打灯笼,我想打人,情况照旧,进度条 0% 。

生气,被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浇灭。我逃出营业厅,在上海商城缓缓兜圈子,游民一样看着清闲的商铺。下午时光,无人就餐,餐厅的服务员们也在百无聊赖。

下午四点,绕回渣打银行,保安看到我,心照不宣,进度条 0%。

留意到的营业时间至 16:30,不再等待,告辞。保安于心不忍,叫我明天早点来,九点一开门就来。

带着浪费一个下午的痛心疾首,空手而归,感觉被无声地冷落,不想再踏进渣打营业厅半步。可是 30 日开始放假,囿于短信「10 日内领取」的期限,只能 29 日再向虎山行。

上午 10 点来到渣打,保安一见如故,主动前去报告情况,折回后对我说请坐稍等。我心想千万不要重蹈昨天覆辙。

十来分钟后,终于迎来了传说中的「客户经理」。她问我看了手机短信和申请材料,对照后让我持证拍照,然后在申请表上抄写一段申请须知。我向她说明我前脚申卡后脚申卡的情况,问她第二张卡是否还需要面签。她说,「我们这里是理财部门,不了解卡部的情况,只是配合你们取卡工作」。

填完单子,被带到柜台。渣打只有两个窗口,空间仓促。递交材料后,我又向柜员说明了我申请两套卡的情况,询问第二张卡是否还需要面签,如果必要,现在能否一并做掉,到时直接领卡?他表示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跑去问了后台,然后回答说不行,「只有卡到了才能进行领取工作」。

签字领到真逸,柜员要求当面亲启。核对信息,确认无误后,我欲言又止。

我查看手机,真逸卡寄送短信和领取短信只隔一天,那么,也就是说,臻程卡的领取短信大概率会在明天收到,所以卡片有可能今天会到支行!

我请他们检查此刻是否还有我的卡片,隔壁的柜员一查,表现得很惊讶地说「系统里面有!」 我赶紧抛出:那现在能不能做第二套卡的面签?柜员又跑去问后台,然后带回否定的答案——「虽然系统里面已经显示,但是我们还没有收到卡片实物」。我不死心,问支行每天收到信用卡的时间,他说这取决于快递员的上门的时间。

「如果今天下午收到,我们打电话给您,您看可以吗?」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jpg

我问信用卡领卡期限就是短信里的「10 日内」吗,他说三个月不领会回收注销,请尽快领取。

这时候,客户经理匆匆赶来,叫柜员把她刚才提交的单子退给她,说由于我申请了两套卡,她把申请表弄错了。她又请我拿出证件资料、拍照、重新抄写申请须知。

Again 结束,拿卡走人。感觉这两天的渣打之行堵得慌。

下午三点,收到渣打电话,告知卡片已到,问现在是否要过去领取。我不想拖,不想他日再受渣打之苦,给肯定回答。

那您可以四点钟前到吗?

你们不是四点半下班吗?

下午这边只有一位客户经理,可能会比较忙,而且明天要放假,下班前有些工作要做……

那我节后再过去吧。

好的。

……

30 日,果然如期收到了第二套卡的领取通知。

时间来到 2018,1 月 8 日去领臻程。

老套路,还是先坐着等,这回倒是不似前两回冷清无人气。

有一位大爷推门说要进来取钱,被保安挡在门外,说这里没有现金业务,不能取现。大爷举着银行卡,嗫嗫嘴,哑口无言。

接待我的是另一客户经理,见面就问了一句「卡是上门集体办理还是个人申请」后,再也不动金口。沉默拍照,填单,然后拿着材料转去柜台排队。

只有一个窗口开放,一位登山模样的外国人正在办理业务。

我又坐回到沙发上,等候。

听到上次的客户经理在打电话,在热情地邀请一客户中午一起吃个简餐;

看到一位小姐匆匆赶来,不放心地问了其理财的利率,然后交代了一番离去;

听到一位先生在焦灼地咨询国际转账费用和时效事宜,接待人员说费用和数额以及存款基数有关云云;

然后一位经理模样的工作人员携一位先生来插队,窝到柜台办理业务。期间听到开通网上银行、密码要有大小写数字标点符号、邮箱都是小写等字眼。

等得有点久,我看手上的资料,其中有一张有趣的客户身份的确认表,确认我不是古巴等地区的人,确认我和这些地区无资金往来等等,表格还声明这是美国政府对渣打公司的客户审查要求。

终于轮到我,柜员看到我说:「你上次来过……」,我嗯点头。一番例行操作,拿到卡片,亲启,发现臻程和真逸的额度是分开的,意外。最后确认信息无误,签字走人。

可能是领卡过程中的不畅快,我对渣打的印象一落千丈。也正值渣打信用卡返现活动的末期,在观望中也没有开卡。

到头来发现,从念念不忘到如愿得手,臻程于我,成了叶公好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