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供给扩张无度,现金供应捉襟见肘。

在本国与哥伦比亚(Colombia)接壤处做生意的委内瑞拉(Venezuela)小贩管这叫「纸币艺术」(Money art)。他们用几乎全新的委内瑞拉纸币制作手提袋、钱包和帽子,当作纪念品出售。买它们要用「真正的钱」(Real money),也就是哥伦比亚比索(Colombian peso),价格相当于大概五美元(United States Dollar)。用作这些手工艺品原材料的 2、5 甚至 100 面额的玻利瓦尔(bolívar venezolano)在委内瑞拉仍旧是法定货币。但因通胀飙升,用它们折成的物件比它们作为现金本身更值钱。在自由市场上,一美元大约可兑换 350 万玻利瓦尔。

玻利瓦尔变得这么不值钱,原因是一年高达 46,000% 的通货膨胀率(Inflation Rate),而高通胀大体上又是因为该国为填补占 GDP 30% 的财政赤字而大举印钞。但同时该国还存在纸币供应不足的问题。与钱不值钱的局面相对,委内瑞拉的经济还呈现出另一番景象:人们以高出纸币本身面值的价格买卖纸币,使得它们相比拿来折成物品的玻利瓦尔稍微值钱了一点。

和其他必需品一样,委内瑞拉的纸币大部分也靠进口。包括美国的 Crane 和英国的德纳罗(De La Rue)在内的四家印钞公司印制了其中的大头,而该国央行自己位于马拉凯(Maracay)附近的印钞厂只印制了不到 5%。两年前,当时的央行行长纳尔逊·梅伦德斯(Nelson Merentes)预测委內瑞拉将成为纸币出口国,这并未成真。该国的印钞厂只能勉强留住足够的人手来完成数量不大的国内订单一一也许是因为拿来支付他们薪酬的正是他们亲手印出来的、几乎一文不值的钞票

不管是本国的印钞机还是外国的印钞机,都追不上该国通胀的脚步。2016 年 12 月,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ás Maduro)签署政令,要求当时最大面值的 100 玻利瓦尔纸币在三天之内停止流通。银行里挤满了急于将该面值钞票脱手的民众,但政府承诺的更大面值的纸币始终没有出现。政府下印钞订单和付款都晚了一步。银行外又开始大排长龙:废钞令暂缓执行,这一次人们是来提取 100 玻利瓦尔纸币的。

几天后,官方电视频道现场直播了运送面值 500 玻利瓦尔新版纸币的紧急航班抵达的画面,并解说称这将拯救该国经济。唉,可惜运来的纸币太少了,而且此时通胀已令每张新纸币的价值缩水到了 20 美分。到 2017 年年中,银行已将每日取款额限制在一美元以内。

去年 11 月,面值 10 万玻利瓦尔的纸币终于运达,但仍不足以满足需求。因此,即使纸币的价值暴跌,仍有小贩将不同面值的纸币捆束起来,以最多高出其面值三倍的价钱出售。毕竟消费者还是需要纸币来坐公交、买咖啡和其他东西。2007 年同样遭遇了现金短缺危机的津巴布韦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如今委内瑞拉的经济很大程度要靠借记卡和银行转账来运作。但假如你要买台电视机,收银机的小屏幕根本装不下几十亿玻利瓦尔那一长串数字。马杜罗最新的主意是用「主权玻利瓦尔」(sovereign bolívar)取代 2008 年发行的「强势玻利瓦尔」(strong bolívar),前者比后者值钱 1000 倍。新货币能让商品价格在屏幕上更易完整显示,但对绶解现金短缺无甚帮助,在抗通胀方面更是亳无用处。政府本来计划在 6 月 4 日发行新钞,结果印钞订单又下晚了,未能赶上这一天。据推测,主权玻利瓦尔会在 8 月发行,但到那时就连它也会变得几乎文不值。新货币中面值最大的 500 主权玻利瓦尔现在也就值 15 美分左右。

委内瑞拉的悲惨境地倒是增加了外国印钞公司的生意。如此横财似乎让它们目瞪口呆。「他们就是一直下单,越下越多。一下就是几十亿张纸币。一刻也没停过。」与当中一家印钞公司关系密切的知情人士说。可惜,过不了多久,这些钞票更大的用处就是做钱包而不是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