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查伊隆·马斯克推文的方法。

对于任何想获得准确信息的人来说,「直接找源头」是个有用的法则。据此,股权投资者应该可以通过询问 CEO 来深入了解一家公司的情况。但老板们并不总是可靠的叙述者。他们的位置决定了他们对所在企业的前景过分乐观。有时他们自己也毫无头绪,偶尔还会不注意自己在推特上的言辞。

上月 25 日,美国的金融市场监管机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要求一名联邦法官裁定汽车制造商特斯拉的 CEO 伊隆·马斯克藐视法庭。马斯克与 SEC 的龃龉始于去年 8 月,当时他发推称已获得用以使特斯拉私有化的资金,引发该公司股价飙升。当这一说法被证明为虚假后,SEC 起诉他涉嫌证券欺诈。10 月,双方达成和解,马斯克辞去特斯拉董事长职位(仍担任 CEO),支付了 2000 万美元的罚款,并同意发推前要经过特斯拉律师的审批。上月 20 日,他违反了最后一个条件,在没和公司商议的情况下发推称,特斯拉今年将生产 50 万辆汽车。后来他又不得不发推澄清这一说法。



 
因马斯克的荒唐行径而为难的并不只有监管机构。长期以来,投资者一直在呼吁能更多地了解特斯拉的业务。值得他们高兴的是,数据收集的新方法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数据供应商在出售「另类数据」——那些在财务报表和其他常规来源之外觅得的衡量指标的统称。摩根大通估计,资产管理公司每年在这些数据上的支出最多达 30 亿美元。

渴望了解特斯拉汽车销售数字的投资者再也不需要向马斯克本人打听了。「你买车的时候也会买保险嘛。」数据供应商 Quandl 的泰默·卡梅尔(Tammer Kamel)说。他的公司向保险公司申请访问其(匿名版本的)保单数据库。一旦 Quandl 知道了有多少特斯拉汽车被上了保险,就可以算出已有多少辆新车上路。

面对 Quandl 这类公司的竞争,老企业正在下更大的功夫。例如,数据供应商彭博现在推出了一个程序,可追踪特斯拉的生产情况。每辆在美国制造的汽车都必须有一个车辆识别码(VIN),这个程序就是根据特斯拉注册的 VIN 号码的数量来估算其产量。

常向客户提供调研服务的投资银行也开始向另类数据领域挺进。2014 年,瑞银成立了研究团队「证据实验室」(Evidence Lab),拆解了一辆特斯拉 Model 3、一辆雪佛兰 Bolt 和一辆宝马 i3,比较它们的组件。「如果你不知道这些车成本多少,」实验室的巴里·赫雷维茨(Barry Hurewitz)说,「就不知道它们何时能盈利。」该团队发现特斯拉的电池性能更优越,但生产质量不如预期,成本也高于预期。

另类数据的早期客户主要是量化对冲基金,它们可以轻松地消化这类额外的信息。但随着更多衡量指标的出现,其他投资者也产生了兴趣。这改变了企业与股东之间的力量对比。如果公司拒绝披露信息,那么或许就可以靠这些数据来填补空白。投资者不用琢磨高管在电话财报会议上的语气。他们可以转而评估公司职位发布的数据。公司的招聘计划也许更能反映管理层的情绪。

误导性的陈述或许也能更快被发现。投资者若对马斯克「特斯拉今年将生产 50 万辆汽车」的推文感到意外,可以从其他渠道核实真伪。SEC 可能很难阻止马斯克发表误导性评论,但投资者如今更容易看穿它们了。」



The Economist. Mar 2nd 201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