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交易日开始影响全球资本市场。

在《绅士资本主义之死》(The Death of Gentlemanly Capitalism)一书中,菲利普·奥格尔(Philip Augar)描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伦敦金融圈文化的转变。老派的金融城消失了——那种公学范儿的非逐利业余主义、开工晚、收工早,以及无酒不欢的悠长午餐统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因美国投资银行的影响而出现的新派金融城。晨会比过去早两小时开。午餐就是在办公桌边吃个三明治。没有波特酒和雪茄,只有矿泉水。

当时他们确实也该清醒些了,因为美国对伦敦市场的影响已经远不止一些老牌股票经纪商被美资银行收购而已。美国成了全世界大部分资本的集中地。随着资产买卖越来越多地跨越边境和时区,纽约交易日就为各地市场定下了基调。纽约的开市时间就在伦敦的午餐时间之后,此时伦敦金融城的经纪人必须守在办公室,进入工作状态。

全球交易日仍旧要等纽约开嗓后才真正启动。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要消化纽约发出的各种消息。但仔细听,你会听到一段对话的开始。中国基本没有向外国投资者开放资本市场,人民币依然是受管制的货币。然而,人民币对全球市场走势的影响力已显而易见。随着越来越多外国资本涌入中国内地的金融市场,中国的影响力只会有增无减。



 
在货币市场上,中国的声音最为响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民币与美元紧密挂钩,紧随美国的步调变化。但自 2015 年 8 月起,人民币可以在更大程度上随市场因素波动。理论上,人民币的价值是参考一篮子货币而定的。而实际上,这意味着人民币兑美元的成交价有了更大的变化空间——不至于走弱到引发资本外逃,也不会走强到影响出口。在这个范围内,人民币产生了相当的影响力。其他重要货币,特别是欧元,一直在跟踪人民币兑美元的涨跌。

股票市场是下一个影响力所在。今年以来中国领跑全球股市大反弹。诚然,市场氛围的变化并非只与中国有关。美联储似乎不再执着于收紧货币政策。作为最大的企业债券发行人之一,通用电气目前成功避免了自家债券被降为垃圾级。意大利与欧盟在财政政策方面的冲突已平息。但是,投资者在 2018 年后几个月里因中国而起的忧虑也已逐渐消退。中美贸易战休战在望。此外中国还将陆续推出减税等一系列措施,刺激正在放缓的经济。

一定程度上,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看好后市的人现在偏向购买 A 股(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人民币计价股票)。去年经历重挫后,中国股市有上升空间。虽然美国经济看起来相当强健,但其股市处于高位。相比之下,在外国人眼中,中国股市处于非常低的价位。而通过购买内地股票来表达乐观情绪的重燃本身具有重要意义。在过去,投资者可能已经在购买香港上市的股票或那些可充当中国经济指标的对象,例如澳元。

外国投资者之所以购入中国股票,原因不止是风险投资意愿的复苏。由全球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股票和债券的占比仅为 2% 到 3%,远低于中国在世界 GDP 中的比重。对于外国人来说,在中国内地购买金融资产远谈不上毫无障碍,但已经容易很多了。作为全球万亿美元投资的基准的各种股票和债券指数的编制者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MSCI 正加速将 A 股纳入其新兴市场指数,且会在今年将其权重翻两番。下个月,彭博巴克莱(Bloomberg Barclays)将把中国纳入其主要债券指数。其他债券指数供应商很可能会效仿。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预计,这继而会促使今年外国资本流入中国股票和政府债券的速度显著提升。

有朝一日,上海交易日开市之时可能成为全球资本市场的重要时刻,这并非太过天马行空的想象。到那时,比上海晚八小时、比纽约早五小时的伦敦能否重拾一些失去的影响力? 也许不能。洛杉矶可能会是更好的桥梁。洛杉矶早起的人可能正好赶上纽约开市,到上海收市时还没睡下。对此,伦敦老金融城那些睡眼惺忪的经纪人怎么看?



The Economist. Mar 9th 201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