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努钦一直呼吁中国向好莱坞开放市场,但他通过妻子与美国电影行业保持金融关系,这引发了有关利益冲突的质疑。

华盛顿——史蒂文·马努钦 (Steven Mnuchin) 在担任财政部长之前参与制作的 2017 年电影《神奇女侠》(Wonder Woman),在中国取得了约 9000 万美元的票房。那是该片最大的海外市场,也是美国超级英雄出口的一次巨大成功。但由于中国对外国电影的严格限定,该片背后的制片厂美国华纳兄弟 (Warner Bros.) 只拿到了收入的一小部分。

现在,作为财长和美中贸易谈判的首席代表之一,马努钦一直在亲自敦促北京方面加大对美国电影行业的市场开放——这个变化能给他此前从事的行业带来丰厚的利润。在加入特朗普政府后,马努钦离开了他在好莱坞的电影制作公司,不过,他通过妻子路易斯·林顿 (Louise Linton) 与这个行业保持着联系。林顿是演员,也是一名电影制作人。

2017 年,马努钦将他在斯通蔡瑟合伙公司 (StormChaser Partners) 的股份卖给了林顿,当时她只是他的未婚妻。根据他 2018 年的财务披露情况(《纽约时报》向财政部提出了记录查询要求后获得了该文件),斯通蔡瑟目前在林顿的名下。

由于两人现在是已婚状态,根据政府的操守规则,这笔资产被视为马努钦所有。虽然文件显示,他以 100 万至 200 万美元的价格把自己持有的股份卖给了林顿,但根据 2018 年的个人财务申报材料,他现在还欠斯通蔡瑟相同金额的钱外加利息,直至 2026 年



今年四月,美国财长史蒂文·马努钦与妻子路易斯·林顿到白宫参加为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的国宴。

Photograph by Mandel Ngan.

马努钦与电影行业仍然保有的联系,令道德官员和一些担心存在利益冲突的议员提出了质疑。在周四的国会听证会上,马努钦被一名参议院民主党高层问及这些持续的金融关系。政府道德事务办公室 (Office of Government Ethics) 仍未批准他的 2018 年财务披露,这是他与林顿婚后第一次披露财务状况。

进入中国电影市场并非此次贸易谈判的首要议题,它主要关注的是中国对外资公司的待遇上,包括要求它们交出有价值的技术、对外国企业设置壁垒,以及对中国企业的补贴问题。

但马努钦一直主张中国更公平地对待美国电影,将现有的外国娱乐限制视为特朗普政府试图纠正的中方不良行为的一部分。

在现有制度下,外国企业必须要有中方合作伙伴才能进入中国市场,并且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它们的收入也受到限制。中国对引进的好莱坞电影数量实行严格的配额制度。绝大多数影片的票房里,中方拿走全部收入的 75%,剩下的才归好莱坞。要在管控严密的中国娱乐圈经营,美国公司还必须与中国国有企业形成庞大复杂的关系网络。

自贸易谈判去年开始以来,电影业游说人士已和马努钦的高级副手,以及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 (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 的官员举行过会谈。据了解会谈的人士表示,鉴于他的背景和对美国电影人在中国所面临挑战的理解,马努钦对电影业的游说反应尤其敏捷。

在上月的国会听证会上,特朗普总统的最高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 (Robert Lighthizer) 称,增加美国电影公司在中国的营收份额「绝对是」谈判中的优先事项,并着重提及马努钦的角色

「财长马努钦一直有很多的参与,」莱特希泽补充称。「他自然对该行业知之甚多,比我多很多。」

周四,俄勒冈州参议员、参议院财政委员会 (Senate Finance Committee) 资深民主党人罗恩·怀登 (Ron Wyden) 对马努钦与电影业的财务关联表示了关注,并询问财政部长,他实际上是否真得已从披露表上的斯通蔡瑟资产中撤资。

怀登还表示,其中的交易或许更多是借贷给林顿,而不是真正与斯通蔡瑟财务分离

「我们一直想了解其中是否存在资产和借贷的交换,而非撤资,」怀登说。

马努钦拒绝讨论交易细节,但表示他的财务披露信息已得到财政部职业伦理官员的认证。

「财政部的人士表示,我完全合规,没有伦理问题,」马努钦说。

听证会后在被记者问及为何他与斯通蔡瑟的关系不代表存在利益冲突时,马努钦称他将不谈论任何具体的资产。

财政部曾另行指出,马努钦的披露于 2018 年 6 月 27 日得到认证,其部门正同道德事务办公室进行合作,已取得对他的认证。



《神奇女侠》剧照。

CLAY ENOS/WARNER BROS. ENTERTAINMENT

2017 年结婚后,马努钦和林顿把好莱坞的绚丽风采带到了华盛顿,但他们与电影业持续保持的联系也带来了麻烦。

在为高盛 (Goldman Sachs) 工作 17 年后,马努钦作为电影投资人在过去十年中成为了好莱坞的大名人。杜恩娱乐 (Dune Entertainment) 以及后来的拉特帕克-杜恩 (RatPac-Dune) 这些他的公司参与制作并资助了几十部在中国大卖的电影,包括《阿凡达》(Avatar)、《地心引力》(Gravity)、《敦刻尔克》(Dunkirk)、《神奇女侠》(Wonder Woman) 和《玩家一号》(Ready Player One)。马努钦还是「相对媒体」(Relativity Media) 的联席主席,这家羽翼渐丰的好莱坞制片公司在中国设有合资公司。

在 2017 年的确认听证会上,马努钦称,「相对」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并不是特别成功。」他说他对企业中来自中国的直接投资并不知情,但将来中国在好莱坞的投资可能需要经由财政部监管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审查。

2017 年初在被特朗普提名后,马努钦同意撤出几十项投资。当年晚些时候,他向政府道德事务办公室寄去了一封道歉信——因为此前他曾出面宣传他的一部电影,在活动上称,「把孩子们都送去看《乐高蝙蝠侠》(Lego Batman) 吧。」

本月,公共诚信中心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 报道,财政部于去年 6 月通过的马努钦财务披露尚未经过道德事务办公室的认证。这引发了对于延迟因由的疑问。

伦理专家已指出,马努钦同斯通蔡瑟的持续联系可能是延搁的原因所在。

「这当然造成了明显的利益冲突,」财政部前高级伦理顾问弗吉尼亚·坎特尔 (Virginia Canter) 说。「不仅是因为他先前是在娱乐业,以及将来离开财政部后或许还会回到这个产业,而是因为他的配偶似乎持有这些公司的股份,还是电影业从业者,如果同中国达成优惠条款可能会从中获益。」

据《好莱坞报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 杂志今年的一则报道,林顿大部分时间在洛杉矶,一直在那里作为编剧、导演和制片制作一部名为《疯狂你和我》(Me, You, Madness) 的喜剧。她也一直忙于重新拍摄《匿名连环约会者》(Serial Daters Anonymous),这部她主演的 2014 年讽刺片从未上映。她告诉该杂志称,电影资金来自「各类投资者」。

尽管马努钦推动电影业的努力引起了一些质疑,但美国各界广泛支持推动中国电影制度的改革。行业数据显示,在美国电影业支持着超过两百万分就业岗位,而在向全世界输出美国文化方面,好莱坞也一直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即便贸易谈判能取得让步,也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商业环境不断在阻止好莱坞在同一层面上运作,」弗吉尼亚大学 (University of Virginia) 媒体研究副教授、《中国制造好莱坞》(Hollywood Made in China) 一书作者孔安怡 (Aynne Kokas) 说。

但中国市场已经给好莱坞带来了丰厚利润。在美国电影业面临 Netflix、亚马逊 Prime 这类流媒体服务的冲击和美国电影市场饱和状况的当下,中国市场提供了迅速增长的票房和现成的资金来源。

好莱坞已发现中国市场的诱惑难以抵挡,尽管在中国运营意味着要忍受审查和不公平待遇,还要和国有企业合作。

好莱坞长期都是中国猖獗盗版的受害者,包括无名小店里贩售的盗版 DVD 和在线流媒体服务。但南加州大学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教授骆思典 (Stanley Rosen) 表示,近年来,随着自身产业的发展,中国在监管这些形式的盗版方面也在做得更好。

「随着他们的电影被盗版,他们现在开始对自己的电影实施版权保护,」骆思典说。

尽管知识产权保护有所加强,但外国公司在竞争中远远不够公平。对于好莱坞电影进入院线的数量和档期,以及它们为进入院线所使用的发行商,中国都仍有限制。中国的审查人员也仅仅欢迎那些从积极的角度看待他们国家的电影——这一审查制度已导致美国电影公司作了些编辑处理,比如把朝鲜人描绘成反派而不是中国人,或者把泰姬陵撞毁而不是中国的长城。

即便是票房大片,好莱坞片厂也只能拿到四分之一的票房收入,其余归中方合作伙伴。将这一份额抬升至全球均值,即 40% 左右,是行业最大的要求之一。上月,莱特希泽称,这是谈判中「尚未解决」的一项「关键议题」。

但莱特希泽也称发行限制是个复杂的问题,称「这方面也应当做些调整,但我们还没做的是挑战控制问题。挑战中国的控制这个问题,不是我们想要带到这里面的内容。」

在本周另一场国会听证会上,莱特希泽重申,美国在重新谈判与美国公司分享票房收入数额,称这是「很不公正的局面」。

和美国许多其他行业一样,中国承诺开放电影市场却未能做到,也让好莱坞甚为不满。早在 2001 年,世界贸易组织就曾敦促中国开放其电影市场。两国之间就好莱坞电影规则达成的协议 2017 年 2 月到期,至今尚未重新谈判。

一些立法者希望马努钦和莱特希泽能够最终改变这一局面。

「某种程度上,这是我们实现公平竞争环境的机会,」加州民主党代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 (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 委员赵美心 (Judy Chu) 在接受采访时称。「美国电影行业显然一直处于劣势。」


原文刊载于 2019 年 3 月 15 日《纽约时报》 (The New York Times),原标题:Mnuchin’s Hollywood Ties Raise Ethics Questions in China Talks. 作者:Alan Rappeport,and Ana Swan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