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智能手机供应链是一大现代奇迹,但它的自我重塑在所难免。

要说全球化的功绩,智能手机产业体系可谓一座罕有匹敌的丰碑。今年,几十个国家的数百家企业的数百万名工人将制造出 15 亿台手机。当你点击手机屏幕,你触摸的这件东西就如同 16 世纪欧洲贵族眼中的爪哇香料一般神奇。从商业方面看,智能手机产业至关重要,不容有失。但这一全球化奇迹正面临双重威胁:智能手机热潮的消退和全球化黄金时代的结束。为评估这些风险,本专栏对智能手机供应链的财务实力做了「压力测试」。总体而言,这条供应链目前的状态良好,但其中大量弱小公司构成的「长尾」令人担忧。

曾有几十年的时间,大多数消费电子企业都选择在本土生产设备。诺基亚在它大红大紫的时代就是在芬兰小镇萨洛(Salo)大批量生产出自己的手机。到了上世纪 90 年代,思科以及稍后的戴尔等公司率先将制造流程外包给主要位于亚洲的工厂网络。苹果公司的乔布斯深受启发,遂在 1998 年聘请了供应链专家库克。库克在全球建立了星罗棋布的合同制造商及供应商网络,如今在世界各地拥有数百个重要工厂。

其他四家大型智能手机公司在此基础上各有变化。三星如今主要在自己公司内部生产设备,但在越南拥有大型工厂,并向竞争对手销售半导体和显示屏。总部位于深圳的华为倾向在公司内部生产组件。同为中国品牌的小米和 OPPO 则比苹果更精简,采用外包形式在国内外生产产品。

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一项研究显示,这些错综复杂的网络产生了广泛的经济影响。在 2017 年 10 月的巅峰期,智能手机组件占台湾出口的 33% 以上、马来西亚的 17%、新加坡的 16%。智能手机占到中国出口的 6%。韩国和越南大量出口内存芯片;系统芯片主要来自马来西亚、台湾等地;显示屏来自日本和韩国。像高通(Qualcomm)这样的富裕国家的公司会出售使用其知识产权的许可证。之后,再由主要由中国工人组成的制造大军组装产品。每款新机型推出前,这台「供应链机器」就会开动起来,源源不断地输出数百万台设备。

这个系统面临的第一个威胁是市场萎缩。随着中国市场饱和,西方用户升级换机的频率降低,去年售出的新智能手机数量下降了 0.3%。尽管如此,所有智能手机公司的硬件和服务供应商的总收入仍增长了 10%。销售游戏和服务的公司正蓬勃发展——苹果 App Store 的应用开发者的销售额去年上升超过 30%,达到 270 亿美元。新款手机采用的芯片和显示屏价格也愈加昂贵。据全球信息提供商 IHS Markit 的数据,iPhone X 和三星 Galaxy S9 采用的部件总值分别比各自的上一代机型高出 28% 和 13%。

这个系统的主要弱点是由弱小公司构成的「长尾」。许多观察人士为供应链中工人的劳动条件感到担忧——中国的低收入装配工人通常每人每天要经手 1700 台手机。但一些资本家也度日艰难。从苹果的 42 家大型供应商的财务状况可见一斑。(这些数字是根据彭博、IHS 和摩根士丹利的数据估算而来;这 42 家公司的总利润约占苹果供应商总利润的四分之三,我们按每家公司与苹果业务的份额作加权。)



 
苹果公司及其 13 家芯片供应商拿走了苹果体系中超过 90% 的总利润。而负责完成较基本工作的其他「长尾」公司必须支付大部分工人的工资、存货和固定资产(见图表)。因此,它们作为一个总体的股本回报率较低,为 9%,净利润率仅为 2%。这些公司的营收已五年未见起色。这之中包括台湾的鸿海等组装工厂以及一些小型组件制造商,其中部分公司显然处境艰难。8 月 22 日,主营手机震动部件的瑞声科技表示,其第二季度利润比去年同期下降了 39%。

典型的供应商都低调隐秘,久经沙场,由创始人控制,见惯市场风浪。如果把样本扩大至苹果、三星和小米的 132 家供应商,那么任何一年里通常都有三分之一的供应商在萎缩。财务紧拙令这些公司容易受到贸易摩擦的冲击,这是该行业的第二大问题。今年 4 月,美国对拥有手机生产业务的中国电子公司中兴通讯实施制裁(已于 7 月解除)。目前为止,美国和中国都还保持克制,未对其他任何公司动手。然而,如果贸易战升级,这些公司就可能遭到打击。


苹果、三星和大多数半导体制造商可凭借高利润和资产负债表上充裕的现金捱过这种紧张局面。但长链上的其他供应商由于利润微薄、营运资金余额和固定成本高,情况不容乐观。关税可能令其陷入亏损。只要成本上涨 5%,这 132 家公司中就有 52% 将出现亏损。中兴式的贸易禁令将是灾难性的。如果收入枯竭,而这 132 家公司继续偿付自己的供应商、短期债务和工资,其中 28% 将在 100 天内耗尽所有现金。

扼杀智能手机产业体系将是疯狂之举:消费者会失望,亚洲的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将岌岌可危,美国和东亚的股票市场也将受挫。但即使两国政府此次避免了这样的冲击,长期来看它们很可能还是要为本国争取更大份额的利润、就业岗位和知识产权。美国希望企业更多在美国设厂。中国正在状告几家外国内存芯片公司涉嫌价格垄断,同时希望在本土发展半导体产能。如果你在智能手机产业体系中经营着一家大公司,那就得重做打算,准备适应一个不那么开放的世界。按目前的发展趋势,十年后,这个产业的规模将缩小,供应商被迫整合并实现生产自动化。它也可能要在各个国家的内部组织,令生产、知识产权、利润和就业机会在世界各地更均匀分布。企业将需要调整适应,否则就会被淘汰出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