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很多人来说,新疆的局面像是一头乔装成老鼠的大象,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知道它确实存在,然而却常常不能明确它到底是什么。

编者按:本文原以英文发表,首发于 The Art of Life in Chinese Central Asia,后于卫报(The Guardian)发表精简版。译者 Dawutjan 获得作者斌吉恩(Gene Bunin)授权向端传媒(Initium Media)投稿 。本文为原文全译版,仅有几处微小改动。

译者注:本文主旨是叙述作者过去一年半里,观察到的生活在新疆及大陆其它地区维吾尔人的言论、观点和行为。为保护提到的人物,作者模糊处理了相关的人名、地名、时间,及其他一些细节,以免任何当事人的具体身份被指认出来。引语对话是维吾尔语,没有录音,因此可能有记忆和翻译的疏漏。尽管可能导致叙述含糊,但作者认为保留了核心信息,望读者谅解。

中文互联网风高浪急,此部分内容需要输入 Password 解锁:

大家放声大笑。接着,灯光暗下来,我能听到的就只有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