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掌控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全球网络,美中两国已在海底开辟新战场。虽然美国力图把华为排除在 5G 网络建设之外,但该公司正在海底光缆网络打下深厚根基,而这些网络传输着几乎所有的全球互联网数据。

为掌控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全球网络,美中两国已在海底开辟新战场。

虽然美国发起高调行动,以担忧间谍活动为由,力图把中国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Huawei Technologies Co.) 排除在下一代移动网络建设之外,但该公司正在海底光缆网络打下深厚根基,这些网络传输着几乎所有的全球互联网数据

大约 380 条现役海底光缆(埋在海底、跨越大洋的光纤束)承载着约 95% 的洲际语音和数据流量,对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美国及其盟国政府的现任及前任安全官员如今担心,这些光缆正越来越容易受间谍活动影响或遭到攻击,他们表示,华为涉足该领域有可能强化中国的能力。



华为海洋的海洋光缆网络。由华为技术多数持股的华为海洋已经参与全球 90 个建设或升级海底光缆工程。

华为否认构成任何威胁。到目前为止,美国并没有公开提供可以证明华为技术构成网络安全风险说法的证据。美国劝说其他国家禁用华为的通信技术,这一努力招来一些质疑声。

去年 9 月份,华为海洋网络有限公司 (Huawei Marine Networks Co., 简称:华为海洋) 完成了一条连接巴西与喀麦隆的海底光缆铺设,全长约 3,750 英里(约 6,000 公里)。该公司最近开始铺设一条连接欧洲、亚洲和非洲的海底光缆,全长约 7,500 英里(约 1.2 万公里);同时,横跨墨西哥加利福尼亚湾的海底光缆项目即将完工。华为持有华为海洋多数股权。

华为海洋总计参与约 90 个海底光缆铺设或升级项目,正迅速赶上目前主导该行业的三家美国、欧洲和日本公司。

上述官员称,华为海洋熟悉并可接触海底线缆,这使中国有能力在光缆中暗藏可以对通信数据进行转接或监控的设备,甚至有能力在冲突爆发时切断整个国家的网络连接。

这些官员表示,此类介入活动可通过华为的网络管理软件和沿海登陆站的其他设备远程进行。登陆站是海底光缆连接陆上网络的地点。

美国国家反间谍和安全中心 (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 主任 William Evanina 称:「我们敏锐地察觉到各类活跃力量对海底光缆构成的反情报和安全威胁。鉴于海底光缆传输着全球大部分通信数据,为这些光缆提供安全保障仍然是美国政府及其盟友的重要优先任务。」

尽管美国安全官员已经公开针对华为的移动通信业务,但对华为的海底光缆业务却较少提及。华为海洋是华为与英国全球海事系统有限公司成立的合资企业。在全球海底光缆网络的约 380 条光缆中,华为目前已经建设或升级了其中约 90 条。专家称,在理论上,中国政府能利用华为的设备来切断、干扰、转接或监控通信。

Photo: George Downs

到目前为止,西方盟友已将华为排挤出至少一个国际项目,但阻碍其参与另一个项目的努力没有成功。

华为海洋在一份电子邮件中表示,没有客户、业内人士或政府对其产品和业务直接提出安全问题。

华为发言人 Joe Kelly 表示,该公司为私人所有,从未有任何政府要求其做任何会危害客户或业务的事。他表示,如果被要求做这样的事,华为会拒绝的。

美国一直在极力游说盟友封堵华为,近几天警告德国,如果由华为建造该国下一代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美国将限制与德国的情报共享

上周,华为在一家美国法院提起诉讼,挑战一项限制美国联邦机构与该公司开展业务的法律。

更长远来看,美国和一些盟友将华为及其海底光缆业务视为中国提升全球影响力战略的一部分,认为中国打算通过建造电信基础设施及出口包括监控工具在内的数字技术实现这一目的。



这艘 GeoExplorer 船只在智利开始为华为海洋的一条海底光缆项目进行海底勘探。

PHOTO: RODRIGO SAEZ

至少自 2012 年以来,美国一直寻求阻止华为参与其电信基础设施建设,包括海底光缆。随着中国采取措施逐渐削弱美国在全球互联网基础设施方面的主导地位,美国对海底连接的担忧已然加剧,美国的盟友也受到影响。

退休中将 William Mayville 称,这是华为进入另一个国家基础设施的另一种途径。直到去年,他还是美国网战司令部 (U.S.Cyber Command) 的副司令。

Mayville 表示,如果不能应对来自华为海洋的挑战,就等于将这块领域拱手让给中国,美国及其合作伙伴必须迎头对抗。

海底光缆主要为电信运营商所有,近年来,Facebook Inc.(FB) 和谷歌 (Google) 等内容提供商也成为所有者。规模较小的市场参与者则租用带宽。

大多数用户无法控制他们的数据使用大陆之间的哪条光缆系统。一些交换机根据可以使用的容量以及光缆运营商之间的协议,通常为数据流选择所谓的最佳线路。



互联网的海底动脉。大约 380 条现役海底光缆通过 1,000 个登陆站承载几乎所有的全球互联网洲际流量。

由于要满足 5G 和其他服务不断增加的带宽需求,预计未来几年需要铺设更多光缆,美国及其盟友正探索解决潜在威胁的方法,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威胁。

效果不一

像 5G 业务一样,美国牵头遏制华为海底光缆业务的行动成果不一。

2017 年 6 月,澳大利亚秘密情报局 (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 当时的负责人 Nick Warner 前往在南太平洋具有战略重要地位的所罗门群岛。了解这次访问的人士表示,他的使命是阻止一份 2016 年的协议,按照这份协议,华为海洋将建造连接悉尼和所罗门群岛的 2,500 英里(约 4,000 公里)长的光缆。

这些知情人士称,Warner 对所罗门群岛的总理表示,这桩交易可能会让中国通过悉尼的线缆登陆点接入澳大利亚的互联网系统,带来网络安全风险。澳大利亚后来宣布为这条线缆提供资金,在其引导下,项目合同转给了一家澳大利亚公司。

一名澳大利亚安全部门官员称:「(我们)担心的是,中国可能会获得置入安全隐患的能力。这和 5G 领域的情况非常类似。」

近期还有一场交锋。去年 9 月份,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试图阻止华为海洋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达成海底线缆合作协议,但未能成功。



2018 年,所罗门群岛总理 Rick Houenipwela(左) 与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一次会议上。

PHOTO: LUKAS COCH

华为海洋称,该公司使用的某些硬件和网络管理软件来自中国母公司,愿意将任何产品提交给安全专家或政府机构评估。

行业代表以及一些专家表示,海底线缆系统的大多数安全风险都可以控制。国际电缆保护委员会 (International Cable Protection Committee) 的法务顾问 Kent Bressie 说,尽管水下线缆本身能够被割断或者功能遭破坏,但从技术的角度,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拦截数据变得更为困难。华为海洋是该委员会的成员。

Bressie 说,线缆登陆站通常有围栏、守卫和安保摄像头的保护,而且网络管理系统从设计角度而言就是要与整个互联网隔绝的。

Bressie 表示:「如果出现该行业未有的新风险或信息,从政府到运营方就需要进行沟通。」

美国及盟国官员提到了中国以往的网络入侵活动,中共对中国公司内部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以及不久前推出的一部要求公司协助情报行动的中国法律。

美国和盟国官员称,较贫穷国家的光缆登陆站面临更高风险,这些国家的网络防卫往往最为薄弱。运行网络管理系统的计算机服务器也存在网络入侵的风险。官员们表示,海底光缆很容易受到攻击,因为大部分位于国际水域,在这里进行物理篡改可以不被察觉。



西部非洲电缆系统的海底光缆连接着非洲和欧洲。华为海洋网络有限公司对此进行了升级。

PHOTO: NIC BOTHMA

西部非洲电缆系统的海底光缆连接着非洲和欧洲。华为海洋网络有限公司对此进行了升级。 图片来源:NIC BOTHMA/EPA/SHUTTERSTOCK
0 COMMENTS

防务专家说,至少一艘美国潜艇可以侵入海底光缆。2013 年,美国国家安全局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 (Edward Snowden) 曾指控英国和美国监控海底光缆数据。

目前美国及其盟友担心这样的战术可能被用来针对它们。美国和英国军事指挥官最近警告,俄罗斯潜艇在海底光缆附近作业。

去年,美国制裁了一家俄罗斯公司,原因是该公司向俄罗斯间谍提供潜水设备帮助其窃听海底光缆。

丝绸之路

中国寻求打造一条数字丝绸之路,包括海底光缆、地面和卫星连接,这是其为新的全球基础设施网络提供资金的「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

美国五角大楼 1 月份的一份报告称,这些项目虽然使东道国获益,但可能帮助中国获取外国技术,使其能够进行出于政治目的的审查。

中国政府在「数字丝绸之路」的战略文件中提及了海底光缆的重要性,以及华为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



华为海洋去年开始铺设一条连接欧洲、亚洲和非洲的海底光缆,全长约 7,500 英里。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下属研究所在去年 9 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称赞了华为在海底光缆传输领域的技术水平,并表示,用 10 – 20 年时间,把中国打造成为全球重要的国际海缆通信中心之一。中国外交部和科学技术部未回覆置评请求。

华为海洋称,其在「一带一路」和「数字丝绸之路」计划中均未承担官方角色。按照中国法律的要求,华为海洋设有党委,但表示,该党委没有管理权。

华为海洋总部位于中国天津港,是华为与拥有海缆船队的英国全球海事系统有限公司 (Global Marine Systems) 在 2008 年成立的合资公司。全球海事系统的前身在 1850 年铺设了连接英国和法国的世界第一条海底电报电缆。

华为持有华为海洋 51% 的股份,全球海事系统持有的 49% 股份可能会被出售:前对冲基金经理 Philip Falcone 领导的全球海事系统母公司 Hc2 Holdings Inc. (HCHC) 去年 10 月份表示,正考虑潜在的出售交易。这将为华为或另一家中国公司获得华为海洋全部股份打开大门,交易可能需要英国有关部门的批准。

英国国家安全顾问 Mark Sedwill 在 2017 年的一次议会听证会上表示,攻击海底光缆产生的影响可能与二战期间轰炸伦敦码头或炸毁一座发电厂造成的结果类似

HC2 和全球海事系统都表示,关于华为海洋的问题应由华为回答。华为不予置评。

华为很早就着眼于将业务拓展至美国。2007 年,华为安装了用以升级 Hibernia Atlantic 跨大西洋光缆的设备,该光缆可连接从美国马萨诸塞州林恩市到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市的登陆站。



华为海洋已经升级了两条跨大西洋光缆,一条从南非到英国,另一条在巴哈马群岛和亚速尔群岛。

2011 年,华为海洋再度升级了 Hibernia Atlantic 光缆。华为海洋还同意建设一条新的跨大西洋光缆,并为其提供 2.5 亿美元资金。这条名为 Project Express 的新光缆连接纽约与伦敦,将用于服务金融行业。

时任 Hibernia Atlantic 首席执行长的 Bjarni Thorvardarson 称,美国方面到 2012 年才提出反对意见,当时一份国会报告宣称华为构成了国家安全威胁。

Thorvardarson 并不相信这样的说法。他说,这是被伪装成了安全风险,但主要是出于对优先使用美国技术的考虑。2013 年,迫于压力,Thorvardarson 放弃在 Project Express 项目中考虑华为海洋。而那个旧的电缆网络仍使用华为设备。

总部位于弗吉尼亚的 GTT Communications Inc. (GTT) 现在运营着之前名为 Hibernia Atlantic 和 Project Express 的电缆网络。该公司最近赢得了一份为美国国防部提供跨大西洋通信服务的合同。GTT 和国防部均未透露这些电缆是否仍使用华为技术。

华为海洋自 2013 年以来未参与美国相关光缆项目,但在别处,其业务蓬勃发展。

华为海洋目前是全球第四大海底光缆业者。该行业长期由美国的 SubCom 和芬兰的 Alcatel Submarine Networks 主导。居于第三位的是日本电气公司 (NEC Corporation)。

据研究机构 TeleGeography 的数据,预计华为海洋在 2015 年至 2020 年间将完成 28 条光缆的建设,几乎占同期全球光缆建设总量的四分之一,该公司升级的光缆数量要更多



去年秋天,华为海洋完成了一条连接巴西与喀麦隆的海底光缆铺设,全长约 3,750 英里。

其中一些光缆连接至美国的盟友,包括英国、加拿大和法国。这些国家的政府机构不愿透露这些光缆是否仍在使用华为的技术。

华为海洋大多数的其他项目都在发展中地区,包括一些由中国国企提供融资的新项目。

连接巴西与喀麦隆之间的光缆由中国进出口银行 (Export and Import Bank of China) 和中国电信运营商中国联通 (China Unicom Ltd., CHU) 提供资金。由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China Construction Bank Co., 0939.HK, 601939.SH, CICHY 简称﹕建设银行) 提供资金的新亚洲 – 非洲 – 欧洲光缆将连接巴基斯坦和吉布提,中国 2017 年在吉布提设立了首个海外海军基地

这条光缆将在巴基斯坦的瓜达尔登陆,作为「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中国正在开发这个港口,美国官员认为,中国想在这里设立一个海军基地,中国已予以否认。这条光缆计划连接与中国相通的陆地光缆。


原文刊载于华尔街日报网(WSJ.com),原标题:America’s Undersea Battle With China for Control of the Global Internet Grid. 记者:Jeremy Page、Kate O’Keeffe、Rob Tayl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