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驻华大使称,中美还未确定旨在解决两国贸易冲突而召开的峰会的时间,因为双方都没有认为协议即将达成。他还称,与这一会晤相关的准备工作也还未展开。

知情人士称,美中贸易协议正面临新的障碍,中方官员不愿在双方达成确定协议前承诺举行首脑峰会

知情人士称,一周前,双方似乎接近达成协议草案。但美国总统特朗普 (Donald Trump) 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 (Kim Jong Un) 的会谈失败令中国领导人感到意外。

这些知情人士称,特朗普中断会谈并走人的决定令人担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本月晚些时候在海湖庄园 (Mar-a-Lago) 与特朗普举行潜在峰会时,可能会面临没有讨价还价余地的局面

知情人士称,中方希望峰会更像是一个签署仪式,而不是可能破裂的最后谈判



今年 2 月,中美高级官员在华盛顿继续进行贸易谈判。图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中国副总理刘鹤共同出现在谈判桌前。

Photograph by ACQUELYN MARTIN.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 (Barack Obama) 的高级中国顾问、乔治城大学 (Georgetown University) 学者 Evan Medeiros 表示,中国部长想说的是:习主席,这又不是国事访问,您就这样去访美,还指望特朗普不会让您难堪?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 (Terry Branstad) 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采访时暗示,美国官员希望留出进一步谈判的余地

他说,美国的目标是先就协议主要内容达成一致,然后由两国领导人进行最终调整,或解决最后的问题。他还称,两位首脑「很合得来」。

这场峰会令人想起上世纪 90 年代末双方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 WTO) 进行谈判的历史。曾担任美国前总统克林顿 (Bill Clinton) 顾问的人士表示,1999 年,中国前总理朱镕基赴华盛顿就 WTO 协议进行最后谈判,结果空手而归,因为克林顿认为,从政治上看,当时还不是达成协议的恰当时机。

蒙羞的朱镕基在国内饱受诟病,入世谈判也险些破裂。

Medeiros 称,中国目前的反对态度究竟是一个严重的障碍还是谈判手段,目前还很难确定。习近平定于 3 月 22 日前后出访欧洲,过去三周,美国官员一直敦促中国安排习近平前往海湖庄园以完成贸易协议。

最初,中美双方考虑把峰会放在 3 月 27 日左右。如今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 (Larry Kudlow) 称,时间可能会在 4 月初。

美国全国商会 (U.S. Chamber of Commerce) 执行董事薄迈伦 (Myron Brilliant) 表示,在市场大幅波动和全球经济走软的背景下,两国政府正面临达成协议的巨大压力。



周五的青岛港口。

AGENCE FRANCE-PRESSE.

中方谈判团队成员、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称,谈判人员夜以继日地沟通,他对协议达成持乐观看法。他在北京对记者表示,他感到有希望。

让习近平前往美国完成协议,可能会在最后谈判时刻让美国获得优势,因为习近平将面临带着协议回国的压力。美国一直努力要求举行这样一次会晤。

2 月 12 日,特朗普在一次内阁会议前对记者称,他希望与习近平会晤,就谈判团队无法敲定的内容达成协议。他表示,交易往往就是这么达成的。

自那以来,特朗普及其内阁高级官员不断公开施压,要求在海湖庄园会晤。2 月 22 日在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中国贸易特使刘鹤时,他们也提出了这个要求。美国财长姆努钦 (Steven Mnuchin) 称:「总统先生,我们正在你的行程中安排此事。」当时刘鹤就在旁边。

特朗普政府还取消了从 3 月 2 日起将 2,000 亿美元中国商品关税从 10% 上调至 25% 的计划,作为对双方化解争端的工作取得进展的认可。

现在美国政府官员释放的信号则不那么确定。特朗普预计,如果达成贸易协议,美国股市将会大涨,但他还表示:「如果这不是一份很好的协议,我们不会签约。」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称,日期尚未最终确定。他表示,在展开峰会安排之前,谈判人员需要进一步缩小双方的立场分歧,包括最终协议的执行问题。

布兰斯塔德在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办公室里说:「双方均同意必须有重大进展,也就是感觉立场非常接近,然后才会召开峰会。我们尚未达到这个程度,但和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相比,我们的立场已经更接近了。」

白宫贸易官员、美方谈判代表团成员 Clete Willems 称,特朗普宁愿河内峰会无果而终,这应该会让中国明白,他不会接受糟糕的协议。

Willems 在乔治城大学法学中心 (Georgetown Law School) 的一次会议上说,一个优秀谈判代表的关键素质是知道什么时候能跨过终点线,然后想办法做到这一点,但也包括转身离开

双方一直通过视频会议进行谈判。Willems 表示,目前还没有派遣美国谈判代表前往北京的计划。

作为潜在协议的一部分,中国已提出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向美国企业进一步放开金融服务和汽车等领域,以及更好地保护美国知识产权。

在美国看来,中国以往存在执行协议不力的问题,所以呼吁制定一个执行机制,确保中国履行承诺。根据正在讨论的计划,如果出现争议,应由两国官员共同开会加以裁定。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已表示,如果双方没有在这些会议上达成一致,美国将加征关税。

美国官员希望,当美方采取这类行动时,中方至少在某些情况下不要实施报复。对北京方面来说,这将是一个很大的让步,中国领导人担心,国内舆论会指责他们接受「不平等条约」,就像西方列强在 19 世纪强加给中国的那种。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说,任何实施机制都必须是公平的、平等的、双向的。

布兰斯塔德说,过去中国确实采取了报复,这一直是挑战和问题。他指的是去年中国为报复美国关税对美国产品采取的制裁行动。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 (US-China Business Council) 高级副总裁 Erin Ennis 说,任何实施机制都必须是可持续的,不能让行业重新面临关税不断提高的局面。

谈判中的另一个分歧涉及中国政府的补贴和其他一些扶持政策,美国认为,这些政策使中国国内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占据了优势。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本周在一个重要的全国会议上所作的报告中对《中国制造 2025》只字未提,特朗普政府曾大肆批评这项计划,称其带有保护主义色彩。不过李克强承诺,中国政府将培育关键的新兴产业——而这正是《中国制造 2025》的目标。

在采访中,布兰斯塔德还试图淡化中共会同意大幅调整产业政策作为贸易协议一部分的预期。他说:「我们要现实一些,这是个一党制的威权体系。我们认为这不会改变。」



去年 5 月,东京,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在《华尔街日报》主办的一场活动上发言。

Photograph by AKIO KON.

布兰斯塔德还称,美国的另一个重点是让中国遵守将芬太尼归类为管制药物的承诺。这是一种强效鸦片类药物,是造成越来越多美国人药物滥用致死的原因。习近平在去年 12 月与特朗普会面时做了这一承诺。采取这种措施可以帮助阻止芬太尼流入美国。

布兰斯塔德还驳斥了一种说法,即美国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Huawei Technologies Co.) 的担忧会在任何贸易协议中有所体现。特朗普政府已寻求说服盟友及其他国家不要使用华为网络设备,称该公司的产品存在安全风险。美国同时还寻求以违反制裁规定相关的银行欺诈指控,将华为首席财务长从加拿大引渡到美国。

布兰斯塔德还否认了这一种可能,即将撤销针对孟晚舟的指控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布兰斯塔德说:「这是一个独立的问题,实际上掌握在纽约州南区的手中,肯定不是掌握在总统手中。」

华为已采取了积极应对策略,本周提起诉讼来挑战美国政府对其设备发布的禁令,指控美国侵入该公司服务器、窃取源代码并窃探公司电子邮件。



华为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签署的《国防授权法案》违反了美国宪法。该法案禁止联邦机构购买华为设备或与购买了华为设备的承包商开展业务。华为不但将这一法案视为其在美国发展的阻碍,同时认为这对其全球声誉造成了严重损害。《华尔街日报》的 Dan Strumpf 分析说,这项诉讼标志着华为不愿再坐以待毙,而是奋起反击,并且在美国本土采取行动。

Photograph by Wang Zhao.

布兰斯塔德称,华为的起诉看起来像是「报复」,他还将华为的起诉与中国在孟晚舟被捕后拘留两名加拿大公民的事件相比。对于华为对美国侵入行为的指控,布兰斯塔德表示,华为提出这一说法,很有意思。他说:「他们才是在全球范围内被指控存在这种行为的公司。」


原文刊载于华尔街日报网(WSJ.com),原标题:U.S.-China Trade Talks Hit a Bump. 记者:Lingling Wei、Jeremy Page、Bob Davi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