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周刊:在现有环境检测报告类别中,本应以权威性和公信力为基石的检测报告,95% 以上都是虚假报告。

自 2014 年校园「毒跑道」惊现北京、苏州、南京、深圳、上海等地,近期浙江又有类似事件曝光,同受质疑的还包括为一系列「毒跑道」做出过合格检测结论的环境检测机构。在中国为打赢污染防治的攻坚战投入巨大物力财力之时,人们发现反映环境问题最基础的数据,存在着令人难以想象的造假乱象

2018 年 12 月 14 日,河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省生态环境厅联合发布通报称,在该省 2018 年度生态环境监测机构检验检测活动专项监督检查中,对随机选择的 60 家生态环境监测机构进行了现场检查。结果有 18 家存在严重问题被责令整改,1 家机构不具备资质条件,1 家机构噪声检测存在不符合标准要求,1 家机构已停止检测业务并同意注销资质,39 家机构存在其他一般性问题。通报点名了 16 家企业存在不遵守法律法规,涉嫌存在虚假报告和检测数据失实现象。

上述专项监督检查由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和生态环境部于 2018 年 7 月组织开展,目前已有多个省市通报了检查结果。财新记者梳理发现,不仅是河北,其他省市的通报也不乏「全军覆没」的情况

比如,山东省生态环境厅、省市场监督管理局 2018 年 11 月 19 日通报,该省 34 家被检查的环境监测机构中,需自行整改 3 家,责令改正 16 家,责令整改 12 家,需执法部门进一步核实调查 2 家,1 家机构因条件和能力不能持续满足有关法律法规的要求,已主动申请注销资质。天津市 9 月 26 日通报的专项检查结果也显示,其受检查的 11 家社会化环境监测机构中,5 家被要求限时整改,其余 6 家自行整改。

更早一些,2017 年 12 月,安徽省质监局联合省环保厅在全省随机抽取 30 家环境监测机构开展现场检查,结果这 30 家环境监测机构全部存在问题。



2015 年 8 月 22 日,天津,环保系统工作人员在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现场附近开展环境监测。

而在 2018 年 8 月,上述专项监督检查正在进行期间,一封来自「资质认定评审专家」、后被流传到网络上的举报信,不仅点名了 21 家「出具大量虚假报告、严重扰乱环境检测市场」的检测公司,更揭开了环境检测行业的积年乱象——「据本人了解,在现有环境检测报告类别中,环评监测的检测报告 95% 以上都是虚假报告,数据基本靠编」「部分机构出具的报告存在无原始记录、无质控记录、无存底报告的三无问题」

业界内外一片震动。「这个市场非常乱,我们确实觉得得好好管一管,杀一儆百。」参与广东省专项检查的省生态环境厅监测科技处官员林文向财新记者表示,检测数据弄虚作假已经是全国通病

「逮着谁,算谁倒霉。」深圳一家被查出存在弄虚作假行为的环境检测公司法人代表告诉财新记者,六七年前,他在北京参加一个会议,会上聚集了全国 700 多家检测企业人士,「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演讲者问,有没有一家站起来说,你们实验室从来没有做过假?结果一家都没有」。

「检测行业是与公众息息相关的领域,大到大型项目的环评检测,小到新装修房屋的甲醛检测,都会涉及。目前存在的大量乱象让人难以心安。」一位环保官员向财新记者举例称, 有一次他送孩子去早教中心,觉得那里的空气味很重,怀疑挥发性有机物超标,但是有一些检测公司给他们颁的牌匾证书,说空气质量是安全的,「但我在里面坐一会儿就觉得不舒服,里面都是小孩子,如果胡乱背书对他们危害是很大的」。

环境监测是治理环境和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基础,本应以权威性和公信力为基石的环境检测企业,为何会出现全行业弄虚作假的积年乱象?市场化之后应如何进行行业监管与规制?



2018 年 6 月,生态环境部环境监测司负责人答记者问时指出,生态环境监测机构存在服务水平良莠不齐,甚至有些受经济利益驱动或受利益相关方干扰和暗示,违规操作,出现伪造数据、报告等违法行为。

人心惶惶的大检查

2018 年 6 月,生态环境部环境监测司负责人答记者问时指出,近年来,随着生态环境监测改革不断深入,生态环境监测机构蓬勃发展,与此同时,生态环境监测机构存在服务水平良莠不齐,甚至有些受经济利益驱动或受利益相关方干扰和暗示,违规操作,出现伪造数据、报告等违法行为。为此,生态环境部启动了「生态环境监测质量监督检查三年行动计划(2018 – 2020)」,联合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每年组织专项监督检查,规范监测行为。

2018 年 8 月,一名自称「资质认定评审专家」的举报人通过电邮向广东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发送举报材料,这份数千字的材料详细列举了广东省环境检测行业的积年乱象,并点名了 21 家存在严重弄虚作假行为的检测公司,「这些环境检测机构大量出具虚假报告,严重扰乱环境检测市场,给政府的公信力造成巨大的损害,要求依法查处」。

在环境这一块,监测和检测基本是一个概念,一般把有监管职能的叫监测机构,社会委托的那些叫检测机构。据林文介绍,2018 年生态环境部与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启动的环境监测机构专项监督检查,按照「双随机,一公开」的要求,采取资料初查、现场检查相结合,交叉检查和飞行检查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双随机、一公开」指在监管过程中随机抽取检查对象,随机选派执法检查人员,抽查情况及查处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开。

举报人在上述举报材料中表示,他举报的目的是希望这一轮联合专项检查能对弄虚作假的检测(监测)机构下狠手,取消资质认定证书一批,停业整改一批,这样才可以起到震慑作用。

2018 年 8 月 20 日,广东省质监局通过函件的方式向原广东省环保厅(现更名为生态环境厅)转交了上述举报材料。此后这封举报信被流传出来,一时间广东省环境检测行业风声鹤唳、人人自危。「有好几家检测企业在检查的前两天去工商办理了注销。」当地业内人士向财新记者表示:「这行业太乱了,什么假都敢做,这次又有评审专家实锤举报。」

「这次检查可以说是近年来最严格的一次了,搞得人心惶惶的。最近两月大部分(检测)公司都不敢接单。」深圳一家检测公司负责人孙坤向财新记者透露,不敢接单的主要原因,一是怕被钓鱼执法;二是都忙着在补原始记录,「因为以前都是假的报告,根本没有通过仪器检测,现在得用机器再跑一遍。」

据孙坤了解,此次联合检查发现的问题五花八门,很多并未公开,包括检测设备同一时间被不同地点使用,报告原始记录采样签字人非实际采样人员,检测报告与原始记录不吻合等。

「有些作假只能说太夸张、太不专业了。」他说,「比如,某样品的采样体积不符合标准要求,按照规定,用机器每测一个数据要 5 毫升样品,结果你只采回来 2 毫升,然后你就说分析出来达标了。实际上样品的量不够,机器根本读不出数据来,谁信你?」

虽然这次联合检查已经取得了不少进展,但孙坤认为,最终还会「罚点款就不了了之」。他介绍,目前对弄虚作假检测公司的整改一般分为三类,「第一类『自行整改』,很多机构就压根不会整改;第二类『限期整改』,就是要求一个月内提交一份整改报告,但你业务照做,不会有什么影响;还有一类后果严重一点的『责令整改』,就是整改期限之后,监管部门还会再来看看,真正把检测公司资质取消的,很少很少」。

上述「资质认定评审专家」给广东省质量技术监督局举报信里列举的都是广东省环境检测机构存在的问题,但不代表别的省比广东的问题小。

一位接近广东监管部门的人士透露,上述「资质认定评审专家」的举报内容是「比较靠谱的」,此次广东省抽查了 15 家检测机构,其中有 4 家是体系内的监测中心,都没有大的问题,大多是漏签名、记录不完整、不规范等小问题,但一查社会检测机构,「百分之七八十都被查出弄虚作假问题」

举报材料中举例称,深圳宇驰检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从开始的几个人的小公司,做到年产值几千万,一路都是靠虚假报告「做强做大」,从开始的低价竞争抢业绩,到后期靠低价抢占各地市场,在各地开分公司,到现在都没有「金盆洗手」的意图。据一位曾在里面任职的实验室负责人说,不敢在里面待久,因为不知什么时候会出事,「宇驰靠低价竞争,财务报表的年利润却可以超过 50%,由此可见,一份报告的成本就是那几张纸」

举报材料还显示,深圳市二轻环联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二轻环联)是造假在中国违法成本低廉的体现。「该公司早期用广州市二轻系统环境监测站的资质出具虚假报告,被公司内部的人举报到省委书记那里,省质监局下去查处,最终也是罚款了事,该公司换个马甲,独立申请了资质,继续在造假的道路上快马奔驰。2018 年 8 月刚刚又给查处,依然只罚款 3 万元了事。老板在偷着乐呀,那么多年的造假,赚的何止是罚款金额的百倍、千倍!」

除了历数十家典型公司造假案例,该份举报材料还用表格的方式罗列了 21 家存在严重弄虚作假的环境检测机构名单,其中深圳市中圳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圳公司)、深圳市虹彩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虹彩公司)、深圳市中检联检测有限公司、广东恒定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广东恒定)等多家企业,也已在近期被政府部门查出存在不同程度的违反环境监测规范问题,甚至存在伪造、编造监测数据等违法行为

「中圳公司主要是有一个指标没有去现场用仪器分析,就编造了一个数据,并且在接受检查时把数据进行了补录;宇驰公司主要是同一个样品,分析的数据跟检测报告上的不一致,就是改了数据,这就属于弄虚作假;二轻环联的问题是检测报告的签名是伪造的。我们对这些企业都已经立案。」深圳市监察支队科长谢宏伟向财新记者介绍。

其中,中圳公司的作假行为最过分,直接在 2018 年 8 月底接受检查时现场编造数据,被抓了现行。该企业法人代表陈祖强还去派出所「配合调查」,业内一下炸开了锅,「中圳检测的老总被抓进派出所了!」

「有些数据真的是没做,临时抱佛脚就现场打到电脑里去了,就被抓住了。」陈祖强对财新记者表示,自己作为公司最高管理者其实对技术方面一窍不通,「企业也难免有人偷懒或者其他原因导致这个结果。」

除了中圳公司,财新记者走访了数家被查出问题的环境检测公司,它们均否认造假或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虹彩公司的员工还直接拿出了一沓资料表示,公司有被人假冒报告的现象,「已经报警处理了,人也抓了,也罚了款」。

而虹彩公司的一位前员工向财新记者透露,所谓的被人假冒报告的案件,其实是虹彩公司内部的一个业务员私自去外面接单,赚的钱没有交给公司,「这种情况的确是行业内潜规则,但不是主要的作假方式,其实据我所知,这次虹彩的人有半个月没有出去采样,一直在忙着补数据(应对检查)」。

劣币驱逐良币

2015 年 2 月,原环保部印发《关于推进环境监测服务社会化的指导意见》,将本来主要由各地环保部门下属环境监测站主导的环境监测领域放给市场。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质管室主任付强告诉财新记者,之所以要放开,是因为以前的模式,地方环保部门「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在考核压力下,数据质量极有可能受到地方行政权力的干扰。

曾经在地方环境监测站工作过的赵俊彬告诉财新记者,在放开民营前,所有检测基本上都要由监测站来做,企业有检测需求时要向监测站递交申请,还要排队,检测价格也很高,「不能还价,有时为了想尽快拿到检测数据,还得请吃饭。也会有检测结果不合格的,塞个红包,过两天就变合格了。」他透露,自己当年就做过去排污企业采集水样,然后在路上把水样倒掉,回去拍脑袋编数据的事情。

全面放开服务性市场后,检测公司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仅深圳一年就释放几个亿的检测市场。」据上述举报信介绍,广东省现在有超过 200 家环境检测机构,珠三角地区的检测公司占据三分之二以上。

但放开民营之后,问题也接踵而来。浙江省环境监测中心周柯锦等曾在期刊《环境监控与预警》发表论文指出,在环境检测市场化推进过程中,对社会环境检测机构缺乏统一的规范和监管制度,环境检测市场处于无系统性规则的运行状态。现有制度对社会环境检测机构的监管存在盲区和缺位,无法深入监督其内部质量管理体系的运行,对质量事故不能判断和评估;对于低价恶性竞争、抢占市场的现象,缺乏有力的打击和惩罚机制。

在此次联合检查中,被查处立案的一家检测公司员工李赫廷向财新记者坦言,目前环境检测行业的生存环境实际上非常恶劣,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低价竞争严重、违法成本太低。尤其新开业公司,前期已经投了很多成本,为了尽快赚得第一桶金,最容易的途径就是编报告。他说,他们的客户主要是排污企业,购买检测服务就是为了应付了事,「哪家检测公司便宜,就给谁做」。

上述举报人也指出,环境检测是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劳动密集型技术行业,行业特点是单项目价格不高、以散单居多。如果正规做,人均产值 20 万到 30 万元一年已经是非常高的了,「一间十几二十人的公司,年产值六七百万甚至上千万,几十人的公司年产值几千万,人员、仪器和公司年产值严重不匹配,百分百是造假公司」。

而在这个行业,造假成本很低,且不会面临高额处罚。李赫廷透露,直接编假报告卖,一个月就能进账数百万元,被查到的话对公司最高罚 20 万元,个人最高只罚 5 万元。「哪怕被注销资质,反正设备还在,回头可以改头换面重新再申请一个新的资质。」他说,在如此「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环境下,真正实在做事的检测公司赚不到钱。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项目竣工验收报告是目前业内作假较严重的领域之一,而作假最严重的当数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中的检测报告。「95% 以上的报告都是虚假报告,数据基本靠编,一个环评监测,大气要测 7 天,水要测 3 天,检测机构如果按规范来做,随便一个环评监测成本都要大好几万,但很多公司几千块钱就接下来了,还要赚钱,可想而知基本就是卖纸。」上述举报信称。

财新记者向检测行业内部人士了解到一些如何作假的行业内幕。李赫廷透露,很多客户直接要求,如果检测报告上写着不合格,他们就不付钱。他听说有一家企业没拿到合格的检测报告就赖账,被检测机构直接举报到政府,还把检测报告作为企业超标排放的证据,最后企业被处罚了,「但这种情况很少,你要在这个行业混,干这么狠的事以后没有企业找你做生意了」。

据他称,检测企业一般会把弄虚作假的数据编制在合理范围内,不会特别夸张到引人怀疑。「比如标准上限是一百,测出来一百零几,那就微调到九十几,问题不大。如果测出来是三百多,那我就干脆不做这单了。」

孙坤介绍,他们公司出的检测报告分为 ABC 三类,「A 类的是规规矩矩做的经得起检查的,我们也会存档,部分优质项目还会进行宣传;B 类的是存在一些问题的报告,但也就内部人士清楚;C 类的是假报告,完全不存档,被查到了一概不承认」。

前述虹彩公司前员工也向财新记者提供了几份虹彩公司的环境检测委托单,每一份都用铅笔在标题旁边标记了一个「C」字,「打 C 的都是不能存档的假报告。」另外,还有一张邮件截图显示,他们采样检测的某生活污水数据超标,于是客户重新送了一个样品到公司,邮件要求报告组的同事将这个送样的检测数据替代原先超标的数据

业内常见的作假动因是偷工减料。「比如实验员检测一个水样中的油类物质含量,在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他通过肉眼看水样表面完全没有浮油,就可以大致判断数据在哪个范围之内。如果肯定不会超标,那就在合理范围内直接编一个数据填上。」李赫廷表示,这种情况每家公司都有可能存在。

他还举例称,若检测公司到一块荒郊野地去测大气中的污染物浓度,区域内无水无电,所有仪器得靠蓄电池带动,要连续 7 天在多个点位测不止一次,至少要 4 个人看着。另外一些样品只能保存一天,取样之后需立即送实验室分析,来不及的就把分析仪器也搬到现场,搭建临时的实验室又要多派两个人。要负担这么多人的人工成本、餐饮住宿成本和实验耗材成本,最后却只能从客户那里拿到几千块钱,「你觉得可能做得下来吗?」

李赫廷认为,环评市场严重的低价竞争一定程度上也源于环评编写的国家标准不太合理,存在「一刀切」,「涉及检测的时候最起码应该做一下分类,比如一个纯手工作业企业污染就很少,而电镀厂和火电厂对周边的环境污染肯定很大。相应的,在检测的细致程度上也应做调整,不需要都测那么多数据,有些数据测了也没意义」。

针对低价竞争乱象,林文表示,他们本来考虑和发改委一起定指导价,但发改委认为这是市场行为,不能定价。「所以我们也很纠结,只能靠严格执法来规范这个市场」。

执法节奏与法律空白

此次专项检查对监管部门来说,也是一次挑战。据林文介绍,查处社会检测机构对环保部门是第一次,「用什么方式去查,查到什么程度,大家都没有经验」。

一开始,他们只查企业提供的检测报告,但那些报告基本都相对完备,查不出什么问题。后来,他们拿着报告去查有没有原始记录。「几乎一查一个准,直白一点说,就是企业直接编了一个报告就给客户用,没有实验记录,也没有归档。」林文表示,他们拿着十份报告去,企业多的可以提供六七份有原始记录,但是不完整;少的只能提供两三份记录。

「现在检测公司都聪明得很,如果不是在公司内部,根本不太可能取得确凿的证据。」前述举报信中也向监管部门提供了一系列查处检测机构的指南。其中最基本的核查方法是抽调报告、原始记录,核查原始记录的真实性、有效性,谱图、仪器打印条是否对应,有无篡改最原始的记录。但此类方法对弄虚作假的老油条公司效果不好,因为此类公司留底报告、记录本来就不多。如果财务(发票)记录存在大量公司有业务往来,有收款记录,但是却无留底报告,那基本可以确定这家公司的做法是:虚假报告不留底,专门有一套整理好的报告是备查的。「这种情况是弄虚作假的检测公司普遍采取的做法。」举报信称,报告可以销毁,税务系统的开票记录是销毁不了的,「是否真的想彻查,就要看监管部门的态度了」

林文介绍说,监管部门已经掌握了一些方法,可以避免企业事后通过补原始记录的方式来掩盖作假,因为原始数据不都是用笔手工记录的,有一些需要通过仪器分析,都必须要在电脑里存档,修改和删除的操作在电脑里会留下痕迹,可以让电脑专家调取出来,「我们查到的最恶劣的一家企业,把五月份以前的数据库都清空了」

孙坤透露,据他了解,专项检查抽调的环保专家中,有一部分自己也是检测公司的「幕后老板」,「可能公司法人股东都没有他的名字,而是请人代持股份,自己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监管者意识到,一旦要彻查企业,一定会遇上盘根错节的关系,包括企业间的,也包括企业与政府内部「朋友」的关系。「其实这个圈子不大,我们去深圳查完一单,业内就全都传开了。我们去查广东恒定时,发现他们已经把数据全都删除了,电脑专家去调取他的删除记录,发现他们是知道我们去深圳以后,就删了一批数据,深圳查完的那天又删了一批数据,然后等到我们去广州的前一个星期他又删了一批。」

一位不愿具名的监管机构官员表示,如果严格按照摸索出来的方式检查,十个检测公司九个会有大问题,他们现在要把控节奏,「也不能把企业全搞死,但查到了问题也绝不手软」。

对于处罚过轻,监管者面对的问题在于法律依据不足。「很多东西你明知道他这样做不对,但套不上法律的规定。现在省里有一个环保条例可以套用,但在认定数据弄虚作假这一块有缺失。另外,由于目前仅有『两高』司法解释有对在线监测数据作假的规定,但针对实验室里的作假,并没有法律条款可以套用。」林文介绍,要认定企业有伪造或篡改数据的弄虚作假行为,需要走起码三个月的法律流程。监管者曾经以为中圳公司破坏电脑数据的行为可以由公安介入,但后来却发现相关法律依据套不上,于是只能让企业负责人在派出所配合调查,「教育了一下就让他回去了」

针对虹彩公司员工给财新记者提供的几份虚假报告委托单,林文表示,只有委托单也没办法作为证据,必须有正式的已盖章的检测报告才行,否则对方可以否认接到过这些委托单。

另外,目前质监和环保部门对环境检测市场的监管职责分工仍不够清晰。据介绍,一家社会检测机构并不需要到环保部门办任何手续,只需要在质监部门拿一个 CMA 认证(中国计量认证)的资质,就可以开张营业

但质监部门对环保专业领域并不了解,检查企业还需委托环保部门的专家。由于法律上的空白,环保部门并没有资格去查处一家社会检测机构,只能由质监部门牵头进行。环保部门查出来的案件也要移送质监局,让他们决定是否对企业的证照进行吊销。

「法律规定,只有质监部门有对企业进行资质管理的权责。但是质监局说他们管不过来,它管全省几十万个证,包括环保、卫生、食药、机动车等好多领域,哪管得过来?」上述监管官员认为,检测行业的 CMA 资质应该取消。现在的情形是,只有拿到资质才能开公司,就导致了牌照垄断和寻租,「那我就花钱把资质搞定就可以赚钱了。没有资质约束,开公司前反而要掂量掂量,开了有没有客户,能不能赚到钱」。

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给财新记者的书面函复解释称,根据《大气污染防治法》等的规定,环境监测(检测)机构出具虚假数据报告的,由县级以上环保部门负责监督和查处,市场监管部门(原质监部门)主要根据原质检总局《检验检测机构资质认定管理办法》规定,对环境监测机构实施资质认定和监督管理,资质认定部门主要对获证机构基本条件等情况实施监管。

林文介绍,目前广东省环保条例中有一条专门针对监测机构弄虚作假的「双罚制」,除了罚机构,还罚个人。她认为,可以与现在的信用管理体系结合落实这个制度,只要罚了企业负责人,就可以在他的征信体系里记录,「只罚机构其实意义不大,机构出了事把名字一改可以继续赚钱。但罚到个人后,就永远在他的信誉里有个污点,以后在这个行业要受限」。

林文表示,他们还考虑让弄虚作假报告的相关授权签字人和报告编写人也受到处罚,让他们以后在这个行业难以立足,「关键是我们自己要认认真真去查这个事,让这个市场风清气正。」


原文刊载于《财新周刊》2019 年第 01 期,原标题:《环境检测乱象调查》,记者:周辰。孙坤、赵俊彬、李赫廷为化名;财新实习记者马姚姚、刘依贤对此文亦有贡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