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美国视为共同对手让中俄两个大国再度走到了一起,就像当初在冷战刚开始时的日子一样。但这一次,扮演老大哥角色的换成了中国。

1956 年当印尼总统苏加诺 (Sukarno) 问起中国的经济时,毛泽东直言不讳地说,中国依然是一个贫困的农业国家,除了「一些苹果、花生、猪鬃和大豆以外」没有什么可以出口。

毛泽东的谦虚表象之下则暗藏着他对于工业化的极度渴望,尤其是出于军事目的的工业化,他希望当时的苏联能够帮助他实现这个目标。北京方面经常称莫斯科为强大的「老大哥」,当时两国之间的权势等级一目了然。1949 年登上权力舞台几个月之后,毛泽东在莫斯科郊外一栋破旧的别墅度过了有失脸面的几周,他的活动受到限制,当他迫切要求与斯大林 (Stalin) 会面时被当做臣属对待。

上世纪 50 年代莫斯科将中国视为新的从属国,并向中国派去了数千名苏联工程师和工人,以及数车制造设备。到上世纪 60 年代中期两个共产主义政权关系破裂时,苏联已经在全中国建立起了工业厂房网络,令中国拥有了生产飞机、坦克和轮船的能力。莫斯科甚至还向北京提供了核武器技术。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风水轮流转,将美国视为共同的对手让两个国家建立起新的纽带。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大国,中国主席习近平所追求的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体现了中国对于世界领导地位的雄心。俄罗斯方面则因为总统普京 (Vladimir Putin) 的冒险主义而受到西方的排挤,并且依然深陷经济低迷之中。这个昔日的超级大国不得不适应作为中国的小伙伴这个角色,有时还有求于中国。

俄罗斯 2014 年入侵乌克兰后,西方的制裁令克里姆林宫方面迫切需要从地缘政治角度拉拢中国,尽管这是一个长期以来不被其信任并有所忌惮的邻国。美国可以利用这种忧惧心理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俄罗斯的当权者已经断定,除了抛却自己对中国的疑心之外别无选择。对于莫斯科来说,北京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伙伴,北京能提供其他地方不再能轻易找到的资本、技术以及市场。

美国国家情报局 (National Intelligence) 局长科茨 (Dan Coats) 本周在情报部门年度评估报告中对参议院表示,「中俄关系紧密程度达到了上世纪 50 年代以来最高的水平,」警告称中俄两国的再次合作将在未来几年扩大并多样化,这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尽管关系紧密,但两国并不是正式的盟国,在外交政策上看法也不总是一致。中国不承认俄罗斯对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的占有,就像俄罗斯也不承认中国对南中国海 (South China Sea,中国称南海) 争议岛礁的主权一样,该国还继续向中国的区域竞争对手印度和越南出售武器。

中文互联网风高浪急,此部分内容需要输入 Password 解锁:

部分出于这种担心,俄罗斯远东地区城市之间很少有基础设施相连,如哈巴罗夫斯克。于是隔壁的中国蓬勃发展,该地区却因为自我孤立制约了自己的发展。与此同时,俄罗斯卢布暴跌导致现在很多在俄中国贸易商和工人回流,自 2014 年以来,俄罗斯卢布兑人民币汇率几乎腰斩。

哈巴罗夫斯克太平洋国立大学 (Pacific National University) 教授 Leonid Bliakher 表示,「现在中国人没必要到俄罗斯打工了,中国北方的工资跟这里挣得差不多甚至还高点儿。」现在变成俄罗斯人到中国来找工作了,在哈尔滨向中国游客兜售俄罗斯套娃、黑麦面包和包装上印着普京脸的巧克力。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 (Carnegie Moscow Center) 中国问题专家加布耶夫 (Alexander Gabuev) 表示,连一直以来担心中国对远东趁虚而入的俄罗斯安保部门也在 2014 年之后断定,已经无须担心来自北京的威胁,至少现在不用。相反地,他们开始越来越多地与中国合作抗衡共同的敌人:西方国家。

加布耶夫说,「作为亲密关系的一个基础,这两个政权及其行事的共同点只会比那些民主国家之间的共性更有优势。现在的原则是:不一定总是步调一致,但肯定不会彼此唱反调。」


原文刊载于 《华尔街日报》网(wsj.com),作者:Yaroslav Trofimov。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