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互联网世界正一分为二。

一个世界是移动支付取代现金支付的数字领域,中国是这方面的领先者。在这一领域,智能手机是重要设备,使用者通过一个应用程序便可购物、聊天、存钱和上网。问题是中国政府在该领域拥有绝对控制权并实施监控,你也许不得不用暗号与朋友交流。而且,在中国不能使用谷歌或 Facebook。

另一各世界是在全球大部分地区完全开放的互联网。用户多数情况下可以畅所欲言,网络开发者几乎可以推出所有产品。习惯于中国版互联网的人抱怨称,这个开放网络似乎不够便捷。你必须切换不同应用来聊天、购物、存款和上网。有些网站的设计似乎仍未考虑到智能手机的使用。

随着超高速新一代移动技术 5G 的到来,这两个世界开始出现冲突。中国的目标是成为最大的互联网基础设备供应商,同时也在推动客户国家采用中国接入的网络方法,这实际上等于劝说一些国家使用中国用来管控互联网并遏制西方影响力的「防火墙」。

随着中国科技巨头试图利用国内市场的影响力向海外扩张,争夺战在世界各地不断打响。但中国向外扩张的努力到目前基本未获成功。

硅谷的一些高管担心这种分化会让中国公司在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领域获得优势,部分原因是他们在隐私和数据保护方面面临的限制较少。

前英国副首相 Nick Clegg 上周在布鲁塞尔发表讲话时表示:「中国采取的做法很可能会产生一些大规模的改进,例如更好的健康结果,这些益处源于大量获取并分析数据。但这同样可能被用于更阴险的监控目的。」Clegg 受雇于 Facebook Inc.(FB),负责其全球政策和沟通事务。

他表示:「是适当监管科技行业,平衡隐私、言论自由、创新和规模的优先级,还是选择任由独创性无情践踏对隐私和个人权利的某些基本保证,需要在这两者之间做出选择。」他和 Facebook 均不予置评。

这种分化对于像 Tom Pellman 这样两头做生意的人来说显而易见。Pellman 是华盛顿一家国际风险咨询公司的总监,他从 2000 年代中期起在北京待了 10 年。他表示,他的公司不使用 Slack,因为中国禁用这款即时通讯应用。他通过虚拟专用网络 (VPN) 来绕过中国的防火墙,VPN 可对监控者掩饰上网活动,直到被发现并被封禁。他表示:「这就像打地鼠游戏。」

他指出,中国的审查制度就像其受污染的空气一样,「你身处其中时,它看起来没什么,但你离开以后就会意识到问题有多糟。」

不过,他非常喜欢具有多功能的手机应用微信 (WeChat),离开中国后他非常想念微信。他说,回到美国就好比回到了石器时代,不能用微信,一切都感觉太过时了。



在中国深圳,人们使用腾讯的微信支付地铁费。

Photograph by ZHAO YANXIONG.

目前这两个平行世界正在并存。在美国,亚马逊公司 (Amazon.com Inc., AMZN) 推出了购物平台;而在中国,阿里巴巴集团 (Alibaba Group, BABA) 提供了类似服务。在西方,Alphabet Inc.(GOOG) 旗下谷歌搜索引擎非常受欢迎,「谷歌」已被当作动词使用,但在中国却无法使用谷歌,取而代之的是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 (Baidu.com Inc., BIDU) 的搜索引擎。在伦敦,乘客可使用 Apple Pay 支付地铁票价;在北京,人们使用支付宝 (Alipay)。而在中国,使用微信就可以完成上面所有这些事,用户通过微信可以发送即时消息、叫出租车和完成许多其他任务。目前微信用户数已超过 10 亿。

中国政府已封杀了谷歌、Facebook 和其他服务,推动阿里巴巴集团和微信母公司腾讯控股有限公司 (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 等国内领军企业的发展。但在中国之外,这些巨头却未获得多少成功。

5G 碰撞

随着 5G 时代的到来,中美在这两个平行世界之间的碰撞加剧了两国间的冲突,并且可能扩大分歧,推动全球更多地方采用中国的网络空间模式。

预计 5G 网络下,在手机上下载一部电影仅需几秒钟,自动驾驶汽车将成为现实,从心脏起搏器到工厂机器等各种部件设备都能联网。军方预测人士称,采用 5G 技术后,人工智能坦克和无人机将派上战场。

中国的目标是利用 5G 技术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中国正大力推广 5G 网络,在 2013 年成立了一个由监管机构、企业和科学家组成的小组,设计和监控 5G 网络发展过程的方方面面。该小组打造了一个国家级设施,国内销售的 5G 设备必须在此接受检测。

根据会议组织者发布的会议记录显示,中国工程院 (Chinese Academy of Engineering) 院士邬贺铨上月表示,中国的 5G 目标是「成为全球领跑者之一」,他是中国 5G 计划的主要倡导者。中国政府的信息办公室和中国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来自中国的挑战突然浮现的原因是,一家巨头跨越了这两个「平行世界」之间的鸿沟。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Huawei Technologies Co.) 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移动计算网络设备供应商。

5G 设备本身并不会改变胜负格局,它只是互联网的管道,基于全球标准而建立,并不了解网页开发工程师和用户会在其上运行什么内容。

但包括从国会议员到国家安全和情报机构成员在内的诸多华盛顿人士均警告称,华为的中资背景意味着,中国政府可能会利用其设备开展全球范围内的监听活动,更广泛地说,可能会得寸进尺地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华为已经公开否认了相关指控。该公司创始人任正非上月在媒体前露面时表示:「我个人绝对不会损害自己和客户的利益,我的公司也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上月在媒体前露面时表示:「我个人绝对不会损害自己和客户的利益,我的公司也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Photograph by QILAI SHEN.

中国官员和网络安全专家指出,美国国家安全局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合同商的前雇员斯诺登 (Edward Snowden) 曾指控该机构在美国生产的用于出口的路由器上设置了监控后门。美国国家安全局没有回覆置评请求。该机构过去曾回应称,将确保此类技术的无辜用户不会受到美国情报收集的影响。

美国还指责华为窃取商业机密并违反制裁令,意味着特朗普 (Donald Trump) 政府可能切断华为获取美国生产的关键零部件的渠道。华为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曾担任美国联邦政府分析师、目前在风险咨询机构欧亚集团 (Eurasia Group) 任全球科技政策事务负责人的 Paul Triolo 说,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中国可能会打造一种与美国网络不兼容的 5G 版本。他说,「如果 5G 的全球供应链真的崩溃了,我们将处于全新的境地。」

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 (Ken Hu) 表示,华为已经与 1.3 万家供应商展合作,「如果产业链上任何一环被不正常地阻断了,这对于整个产业链的发展,甚至对于全球经济的发展都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华为没有就本文进一步发表评论。

DCM Ventures 普通合伙人赵克仁 (David Chao) 说,中国若先于西方国家大范围部署本国 5G 网络,可能会让中国科技企业受益。中国企业可以依靠巨大的国内市场去开发基于更快网速的新应用软件及硬件,从而捷足先登。他说,这可能催生一整代抓住这一机遇的移动服务,这些服务或许会被出口到西方世界。DCM Ventures 是硅谷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中国是其投资区域之一。

各方分歧的核心在于如何管理互联网。美国倡导公开模式,互联网当初正是基于这种模式被打造出来的。但中国、俄罗斯以及其他有类似观点的国家则表示,政府应该有权审查、监控或以其他方式管控本国境内的互联网流量。



华为在北京发布了最新的 5G 产品。

Photograph by FRED DUFOUR.

做为打造「数字丝绸之路」的部分举措,从越南远至坦桑尼亚,中国不仅向各国出售自己生产的电信设备,同时也推销国内的互联网模式。去年,坦桑尼亚政府先是公开称赞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随后出台规定,如果网络内容供应商不按照政府要求撤下「违禁内容」,则可能面临罚款和牢狱之灾。

坦桑尼亚信息部长 Harrison Mwakyembe 称,该国支持中国通过严格的网络审查保护国家安全并防止「道德败坏」的愿景。

和中国保护本国初创公司的做法类似,印度政府官员也考虑用某些措施帮助本国科技公司免受亚马逊公司和 Facebook 等美国公司的竞争。印度电信部长 Aruna Sundararajan 称,这个想法的初衷是推动印度公司成为国际领先企业。

为宣扬「网络主权」理念,中国在联合国展开游说,希望将互联网监管的探讨限制在国家层面,行业发展和公民社会的权利则被置于次要地位。2017 年,中国举办了一场有苹果公司首席执行长库克 (Tim Cook) 和谷歌首席执行长皮查伊 (Sundar Pichai) 出席的互联网大会,中共负责意识形态和宣传工作的最高官员王沪宁在会上赞扬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愿景,称这个愿景已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和积极回应。

防火墙升级

起初,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外国公司在中国受到了欢迎,技术的发展速度超过了政府的审查能力。当时谷歌推出了经过审查的中文版搜索引擎。亚马逊也进入该市场,中国用户涌向 Facebook、YouTube 和 Twitter。

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 (Beijing Olympics) 后,中国领导人加强了管控,反映出对政治异议以及对中资企业难以在互联网上竞争的担忧。Facebook、Twitter 和 YouTube 在 2009 年遭禁。次年,谷歌称其不再愿意审查搜索结果,因此也被禁用了。包括《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内的几家外国新闻机构的网站也被封。

这样一来,中国搜索市场留给了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 (Baidu.com Inc., BIDU)。阿里巴巴击败了 eBay Inc. (EBAY),支付宝 (Alipay) 支付系统锁定了其在线支付市场的主导地位,PayPal Holdings Inc. (PYPL) 和 Visa Inc. (V) 等外国公司则被禁止在华提供支付服务。

在中国以外的很多市场,阿里巴巴都非首要之选。百度在投资了日本和埃及的当地语言产品后便关闭了在这两个国家的搜索引擎。阿里巴巴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仍全面致力于践行其使命,即在数字时代中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百度发言人称,该公司仍在日本提供广告和其他服务。

尽管腾讯积极开展营销活动,聘请足球明星梅西 (Lionel Messi) 等名人做代言,但还是难以扩大微信的海外业务。根据研究公司 Sensor Tower Inc.的数据,2012 年 1 月以来,微信在苹果 App Store 的全球下载量约为 3.5 亿次,其中约 83%来自中国,17%来自海外。腾讯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一些中国科技巨头在海外陷入困境,因为谷歌和 Facebook 等竞争对手已经在这些市场站稳了脚跟,相比它们,这些中国公司来得太迟了。

另一个因素在于人们对这些公司与中共之间的潜在关系存在疑虑。2017 年,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 (Jack Ma) 旗下的蚂蚁金融服务集团 (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 试图通过收购位于得克萨斯州的速汇金 (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 进入北美金融服务市场。但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简称 CFIUS) 去年驳回了这桩交易。CFIUS 还驳回了博通 (Broadcom Inc., AVGO) 收购高通公司 (Qualcomm Inc., QCOM) 的交易,理由是担心这项交易会削弱高通的竞争力。高通是华为在 5G 专利领域的一个主要竞争对手。

去年 9 月,马云收回了在美国创造 100 万个就业岗位的承诺,理由是中美贸易关系紧张。他没有回覆记者通过阿里巴巴转给他的置评请求。阿里巴巴让记者参考马云的采访,马云在采访中表示,贸易应该是和平的推进器。

美国对中国设备采取的遏制行动始于数年前。美国 2012 年将华为及其竞争对手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 (ZTE Co., 000063.SZ,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 列入黑名单,当时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认为,这两家公司都受到中国政府的影响。中兴通讯和华为已多次表示,它们不构成威胁。美国上月指控华为首席财务长孟晚舟涉嫌违反针对伊朗的制裁,美国的行动由此升级。另外,美国检方还指控华为窃取商业机密。华为对此都予以否认,并称不知晓孟晚舟有任何不当行为。孟晚舟也否认了相关指控。

围绕华为的交锋在东欧尤其显著。捷克最高网络安全机构去年 12 月警告称,可能不应该用华为设备传输敏感数据。但该国总统泽曼 (Milos Zeman) 批评了这一观点。泽曼上个月带着两位华为高管参观了布拉格的城堡,并在一个电视采访中表示,对华为从事间谍活动的指责是大惊小怪。不过捷克总理 Andrej Babis 持不同观点,称捷克机构和欧盟领导人应该严肃对待这些说法。Babis 的发言人证实了 Babis 的观点。泽曼的办公室未予置评。

经常前往中国开展业务的香港市场研究分析师 Li Zhen 表示,中国的消费者现在可以同时接入两个互联网世界,方法包括使用装有海外 SIM 卡的智能手机,这些 SIM 卡可连接外部互联网。

Li Zhen 认为,从她一些中国朋友在微信上谈到可能敏感话题时表现出的疑虑看,对网络审查的担忧确定存在。她说,她在政府和媒体行业的朋友聊天时使用暗号,需要较长时间才理解他们表达的意思。她称,有时话题可能并不很敏感,但很难说会发生什么。


原文刊载于《华尔街日报》网(wsj.com),作者:Josh Ch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