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饲料、检疫到赔偿标准都有漏洞。一个疫区养殖户的猪被扑杀了,每只补偿 1200 元,但要缴纳每只 400 元的扑杀费。



从 2018 年 8 月初,辽宁省发现中国首例非洲猪瘟疫情至今,已有 22 个省市区曝出总计 104 起非洲猪瘟疫情。图为 2018 年 12 月 5 日,安徽一个农民的养猪场。

从 2018 年 8 月初,辽宁省发现中国首例非洲猪瘟疫情至今,已有 22 个省市区曝出总计 104 起非洲猪瘟疫情。图为 2018 年 12 月 5 日,安徽一个农民的养猪场。

Getty Images.

广东东莞的居民已有半月吃不到鲜猪肉了。

2018 年 12 月 25 日,广州黄埔区一养猪场发现非洲猪瘟,广东全省立即禁止生猪跨市调运,令禁养生猪的东莞「断了粮」。

同一天,广州市黄埔区九龙镇,热闹的凤凰农贸市场里,鲜肉区空了一大片。猪肉档口全部刷洗得干干净净,一些档口上方的价目表还未来得及擦掉,新鲜猪肉跟肉贩子却已不见踪迹。「猪瘟嘛,停市啦!」市场里的一个小贩说。

距离农贸市场不远的径下村,村中干道沿途张贴着「疫区封锁令」。12 月 23 日,村里一家猪场排查出非洲猪瘟,成为广东省发现的第二宗。按照农业农村部发布的《非洲猪瘟疫情应急预案》,疫点内所有猪只必须被扑杀,疫点外延 3 公里的疫区范围内,所有生猪交易市场和屠宰场必须关闭。

一位村民朝身后的东北方向比划了一下:「那边两个大猪场,猪圈全推平,猪赶到一起,都杀掉埋起来。村里现在没猪啦。」

从 2018 年 8 月初,辽宁省发现中国首例非洲猪瘟疫情至今,已有 22 个省市区曝出总计 104 起非洲猪瘟疫情,传播速度之快、爆发点之无序,令人惊异。

「政府采取了⼀切必要的防控⼿段:疫点扑杀、疫区封锁消毒、禁止泔水饲喂、禁止饲料添加猪制品、禁止异地跨省调运、严控屠宰环节、禁止快递包裹运输猪肉产品……」发表于财新的《非洲猪瘟幽灵》这样写道。但重重禁令并没能阻止疫情传播、升级,11 月以来,疫情蔓延至山西、重庆、湖南、福建、江西、广东……甚至传到了远在西南角的云南,没有人能解释清楚其传播路径。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由多道禁令织就的密网,真的没有漏洞么?



中国是猪肉生产和消耗大国,每年消费 580 万吨猪肉。图为 2018 年 10 月 13 日,辽宁一个猪肉档,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生意下降。

中国是猪肉生产和消耗大国,每年消费 580 万吨猪肉。图为 2018 年 10 月 13 日,辽宁一个猪肉档,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生意下降。

Imagine China.

前有猪瘟阴影,后有海关禁令,中国应不会从俄罗斯进口猪肉吧?

中国是猪肉生产和消耗大国,每年消费 580 万吨猪肉。据联合国粮农组织,2018 年中国生猪产量约为 5 亿头,约占全球的一半,但这仍然无法满足国内需求。2017 年,中国猪肉进口量约 163 万吨,其中 10% 来自美国。

由于美国猪肉生产成本低,折合每斤 4.5 – 5 元人民币,相对于中国每斤 6 – 6.5 元的成本价,极具竞争力。中美贸易战打响后,中国对美国猪肉征收的关税升到 70%,美国价格优势尽失,中国转向其他国家填补缺口。2018 年 5 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一次演讲中表示:「中美开始角力,中国人将禁止进口美国猪肉,那么我们的猪肉就会有机会。」

但俄罗斯显然不是最佳选项。最近 10 年,俄罗斯有 46 个地区出现过非洲猪瘟疫情,导致 80 万头生猪死亡,造成直接经济损失 50 亿卢布(约合 5.8 亿港币)。

据中国海关总署 2018 年 5 月 15 日更新的《禁止从动物疫病流行国家地区输入的动物及其产品一览表》,俄罗斯仍在禁止输入的名单里,除了《中国新闻周刊》报导提及中国对俄罗斯的猪产品于 2018 年 8 月解禁,未有其他公开信息表明中国已解除禁令。

前有未散的猪瘟阴影,后有海关禁令,中国应该不会从俄罗斯进口猪肉吧?

财新网报导,黑龙江省商务厅官网 2018 年 8 月 8 日「对俄经贸信息 – 169 期」显示,俄罗斯西伯利亚农业集团已经开始向中国出口猪副产品,首批发出 24 吨。该集团旗下一家生产企业位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正好是西伯利亚地区第一起非洲猪瘟疫情的发生地。这条信息目前已经在该网不可见。端传媒记者向黑龙江省商务厅询问西伯利亚农业集团如何在禁令之下向中国出口猪副产品,截至发稿日仍未获回应。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首席兽医 Juan Lubroth 接受《知识分子》采访时提出了非洲猪瘟传入中国的两种可能:一是通过猪肉产品或野生动物由俄罗斯传入中国;二是来自非洲,他指出中国在许多非洲国家提供的人道主义援助与公共工程,有可能会造成动物或人类疫情。



受非洲猪瘟感染的猪发病率和死亡率高达 100%,目前还没有有效的疫苗能保护生猪不受病毒感染。图为 2018 年 8 月 9 日,罗马尼亚一名穿着防护衣的男子在一只感染而死的猪上进行检测。

受非洲猪瘟感染的猪发病率和死亡率高达 100%,目前还没有有效的疫苗能保护生猪不受病毒感染。图为 2018 年 8 月 9 日,罗马尼亚一名穿着防护衣的男子在一只感染而死的猪上进行检测。

Photograph by Daniel Mihailescu.

更多证据指向了俄罗斯。11 月 23 日,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副主任黄保续在新闻发布会上确认,传入中国大陆的非洲猪瘟病毒属基因Ⅱ型,与格鲁吉亚、俄罗斯、波兰公布的毒株全基因组序列同源性为 99.95% 左右。美国权威期刊《科学》(Science)杂志也刊登文章指出,据中国军事科学院兽医研究所的一份报告,中国发病死猪的毒株基因型与俄罗斯流行非洲猪瘟病毒的基因型关系密切。

非洲猪瘟于 1921 年在肯尼亚首次发现,是由非洲猪瘟病毒引发的传染病,尽管不会对人的身体健康产生直接影响,但受感染的生猪发病率和死亡率高达 100%。目前,还没有有效疫苗能保护生猪不受病毒感染。1960 年代,欧洲和美洲都暴发过非洲猪瘟疫情,西班牙颁布《西班牙根除计划》,用了 35 年才将疫情完全根除。2007 年开始,非洲猪瘟传入格鲁吉亚和俄罗斯,随后在东欧多个国家扩散、流行至今。

唯有亚洲幸免于难,直到 8 月 1 日,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发现中国首例疫情,存栏 383 头,发病 47 头,死亡 47 头。由此,一发不可收拾。

「猪瘟如何出现及传播,仍是一个谜」

不到半年,疫情已从中国东北地区扩散到几千公里外的福建、云南及广东,传播路径成迷。

交互式地图:中国非洲猪瘟疫情爆发点。

财新数字说

国立台湾大学兽医专业学院名誉教授赖秀穗曾在媒体撰文道,过去疫情在非洲及欧洲散播的速度大约是每年 100 公里,2007 年俄罗斯出现非洲猪瘟后,也是经过约 10 年之久,才由西南部慢慢扩散到数百公里外的中部。

「猪瘟如何出现及传播,仍是一个谜。」香港城市大学动物医学及生命科学院副院长 Dirk Pfeiffer 在 2018 年 12 月 21 日的一次讲座上说,他形容在地图上来看,疫情是随机弹出的,从一个地方跳到另一个地方,不知道不同地方之间的疫情有什么联系。

非洲猪瘟拥有强大的传播能力,既可通过生猪的分泌物和血液传播,又能通过人员与车辆携带病毒传播,此外,用餐厨剩余物(又称泔水)喂猪,亦可造成病毒的传播。疫情发生后,中国农业农村部发布《非洲猪瘟疫情应急预案》,扑杀和销毁疫点内的所有猪只,对被污染交通工具、用具、猪舍、场地进行严格彻底消毒,并封锁疫点边缘向外延伸 3 公里的疫区。

其中,泔水喂猪首先被官方认定为猪瘟传播的主要途径。Dirk Pfeiffer 在接受端传媒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猪和猪场数量太多,其中大多数为小型猪场,防疫能力比较低,病毒可以通过泔水喂食的方式转移到活猪身上。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负责人在 2018 年 10 月 24 日指出,前 21 起疫情有 62% 与饲喂泔水有关。

早在 9 月 13 日,农业农村部便发布公告:禁止发生疫情的省份及周边省份使用泔水喂猪,其他省份则不得使用未经高温处理的泔水饲喂生猪。

这一禁令未能得到一些小型养殖户的理解。湖南省永州市的养殖户张冲用泔水喂猪已经七年了。他以每年三万元的价格,从一所有五千人的学校食堂收购剩饭。禁令出台后,他不再被允许去学校收剩饭喂猪。张冲说,自己为此损失了一万多元人民币。

除此之外,「规模养猪场是不会用泔水喂养的。」搜猪网分析师冯永辉对端传媒表示,规模养猪场饲养的猪只在 1500 只以上,每只猪一天要吃 10 斤饲料,没有那么大数量的厨余可以供给,而且用泔水的工作量远比用饲料大。

泔水饲喂禁令发布后,非洲猪瘟并没有消停,10 月、11 月,农业农村部接连通报了 46 起猪瘟疫情,其中一起发生在辽宁一家存栏生猪近 2 万头的大型养殖场。

另一个没能拦住疫情的禁令针对了猪饲料。非洲猪瘟病毒对环境温度抵抗力极强,不仅会存活在病猪身上,在冷藏冷冻的肉制品、加工过的的火腿肉、经烹调过的猪肉中都可以存活数周至数月。一旦这些猪肉制品被用于喂养生猪,就可能感染猪只,并向外传播。

9 月,农业农村部要求「饲料生产企业暂停使用以猪血为原料的血液制品生产猪用饲料」。但 12 月 25 日,天津海关在两批出口的猪血球蛋白粉中,检出了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阳性。猪血球蛋白粉常被用在猪饲料中作为营养添加物。上述产品原料来自天津地区 12 个屠宰加工厂,共计 73.93 吨。



生猪长距离调运是疫情跨区域传播的主要原因,图为生猪在运输途中。

生猪长距离调运是疫情跨区域传播的主要原因,图为生猪在运输途中。

Imagine China.

除了泔水、猪饲料,疫情传播还有一个危险环节——生猪调运。据农业农村部发布的信息,「生猪长距离调运是疫情跨区域传播的主要原因」。

8 月 14 日,河南郑州双汇屠宰场有一车生猪发生不明原因死亡,死亡 30 头,后经确诊为非洲猪瘟疫情。随车的产地检疫证明显示,这批生猪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汤原县鹤立镇交易市场。

一个月后,农业农村部通报,涉案的陈姓生猪经纪人从黑龙江省一公司购买了 257 头商品猪,并委托中间人请托官方兽医,非法获取动物检疫证明和用于追溯来源的生猪耳标。同时被通报的还有多起逃避检疫和违规出具检疫证明的案件。

早在 2013 年,就有从业者在《中国动物保健杂志》指出,许多地方的动物检疫机构十分不规范,没有专业的技术人员,检疫手段落后,检疫设备缺乏,漏检现象十分严重,达不到检疫的目的。

「养殖户在手机上操作就可以得到电子检疫证明,检疫人员都不需要过来。」冯永辉告诉记者,在非洲猪瘟进入中国之前,获得《动物检疫合格证明》非常简单,很多城镇都只有一个检疫人员,散养户却很多,根本没有条件逐一进行检疫。

8 月 31 日,农业农村部发布通知,要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的省份暂停生猪调出本省,有两个城市发生疫情的省份,暂停所有生猪产品调出本省。

但是,在检疫能力薄弱的基础上,这一禁令真的能被严格执行么?端传媒记者获知,中国南部某城一家规模不大的养殖场从疫情省份运来猪只,在当地镇级检疫站取得了检疫证书后,将猪只运往邻近城市,最终在当地被查出有非洲猪瘟疫情。与该养殖场有往来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当地的镇级检疫站只有能力验尿,没有足够的技术检验非洲猪瘟,因此检验时未发现疫情。

检疫能力无法在短时间内提高,便只好「一刀切」的提高门槛。对养殖户来说,非洲猪瘟之前可以轻松获得的检疫证明,现在变得「一票难求」。12 月 27 日,山东省的养殖户李振田准备出售自家存栏的生猪,他到兽医站申请检疫,按照生猪产地检疫规程,兽医站需要派官方兽医到养殖场进行临床检查。但兽医站要求李振田提供化验室报告和病原学报告,否则不予受理。这些报告对一个小养殖户来说简直无从获取,「根本就是借机清理散户。」李振田说。

冯永辉认为,由于散户养殖场被认为更容易出现猪瘟疫情,地方检疫机构会拒绝给散户检疫,以此来规避责任

对于已发生疫情的养殖户,补偿亦未能完全按政策落实。2018 年 9 月 13 日,财政部、农业农村部联合印发通知,将非洲猪瘟纳入强制扑杀补助范围,补偿标准为 1200 元一头。



2018 年 8 月 22 日,浙江一个养猪场,工作人员正进行消毒工作。

2018 年 8 月 22 日,浙江一个养猪场,工作人员正进行消毒工作。

Getty Images.

10 月 11 日,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区一养殖场发生猪瘟疫情,临近养殖场的胡兰家被划入疫区,全部猪只被带走扑杀,却只有 240 斤以上的生猪得到每只 1200 元的补偿,240 斤以下的则没有补偿。

在与大连市相隔一天发生疫情的辽宁省鞍山市,养殖户李亚男则告诉端传媒记者,她得到了 1200 元每只的扑杀补偿,但必须缴纳每只 400 元的扑杀费

Dirk Pfeiffer 建议,政府应该向养殖户提供足够赔偿,避免一些人担心血本无归而瞒报疫情。据财新网报导,在浙江、辽宁和吉林,都有养殖户在发现猪只患病时,加紧售卖了病猪。

此外,瞒报亦成为疫情蔓延的罪魁祸首之一。2018 年 12 月 30 日,因为故意瞒报非洲猪瘟疫情信息,监测排查责任不落实等问题,辽宁、安徽、湖南三省有 223 人被通报问责

层层禁令下,最立竿见影的效果体现在生猪市场价格上。

2019 年 1 月 6 日,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养殖户施友文以 8.8 元/公斤的价格卖掉了 30 头生猪,远低于去年的 15 元(因春节临近,价格提振),保守估计,每头让他亏损了 280 元。

「最主要的原因是疫区的封锁和禁运。」冯永辉告诉端传媒记者,继 8 月第一道禁令后,农业农村部于 9 月 11 日再次发布通知,要求疫情省的相邻省份暂停跨省调运生猪。

中国大陆生猪产区主要集中在东北和华北地区,这些地方养殖的生猪数量远超本地需求,大部分要输送到珠三角地区、长三角地区、西南地区进行销售。禁运隔断了生猪市场的流通,一方面让产区生猪滞销,价格持续下跌,另一方面让销区生猪短缺,价格上涨。

根据搜猪网提供的数据,1 月 6 日山西省的生猪均价在 9 元/公斤,四川省的生猪价格将近 20 元/公斤,差价超过一倍,而去年同一时间的差价不到 0.5 元/公斤。

生猪的疫情和价格,不仅影响了这片土地上的消费者和养殖户,亦刺激著香港和台湾的神经。



由于金门已实施两岸通水政策,由福建山美水库引原水进入金门田埔水库,因此非洲猪瘟随水传播的风险也仍然存在。

由于金门已实施两岸通水政策,由福建山美水库引原水进入金门田埔水库,因此非洲猪瘟随水传播的风险也仍然存在。

摄:陈焯煇

严阵以待的香港和台湾

从爆发以来,香港和台湾媒体就对疫情进行了持续关注和报道,相关防疫部门亦举行演习,应对随时可能传入的疫情。

据香港食环署,香港的生猪供应超过九成来自大陆,平均每天有 4000 头活猪运往香港。它们来自 154 间经海关总署认证的注册养殖场。根据海关总署 1 月 6 日提供的数据,有 17 间养殖场因地处疫区暂停供应生猪给香港,目前供应量仅约为平时七成。猪肉价格亦因此水涨船高。1 月 2 日,香港活猪拍卖平均价达每担(100 市斤)1733 港元,创下近 3 个月来新高。

相对于大陆境内生猪调运的层层漏洞,供港生猪的运输链条则更为严密:生猪会送达深圳清水河供港活畜中转仓报关,经文锦渡口岸送到香港上水屠房,由上水屠房统一屠宰后由肉商取回零售。根据香港《屠房规例》、《公众卫生规例》等法例,如果私自屠宰生猪,会面临巨额罚款以及监禁。除此之外,食环署下设食品安全中心在上水屠房派驻 85 人的兽医组,进行肉类检验、药物检验。

据《香港 01》报导,2018 年 12 月 24 日,有一头内地供港生猪在运送过程中死亡,整车约 120 只猪只未抵达深圳清水河供港活畜中转仓前,就已原车退回内地。

台湾的「防线」亦早早建起。10 月 31 日,台湾行政院农业委员会家畜卫生试验所在双汇香肠中验出非洲猪瘟病毒基因,基因片段序列与中国大陆非洲猪瘟病毒株相似度达 100%。该香肠是从金门小三通水头码头旅客农产品弃置箱中收集到的。11 月份,在台中和高雄的机场弃置箱中收集到的香肠,又都再度检验到非洲猪瘟病毒基因。

12 月初,台湾农委会防检局在两名旅客分别从重庆和哈尔滨携带的猪肉腊肠和红肠中验出非洲猪瘟病毒,并对两名旅客开出 1.5 万元新台币的罚款。12 月 18 日起,又有 44 名大陆游客由于携带猪肉入境台湾,被罚款 20 万元。

但在机场与港口加强检查,并不意味着防疫线固若金汤。2018 年 12 月 31 日,在金门金沙镇海边发现一只死亡猪只,经金门动植物防疫所采样检验后,证实猪只实体对非洲猪瘟抗体呈阳性反应。农业委员会指出,病猪尸体是从中国飘到金门本岛的境外猪。目前,死猪发现地点五公里所有养猪场的猪只采样与检验后,均未发现非洲猪瘟病毒。但禁令不敢松懈,台湾宣布 14 天内金门所有猪肉产品都被禁止运进台湾本岛。



金门县肉品市场。

金门县肉品市场。

摄:陈焯煇

1 月 4 日,金门乌坵乡发现了第二支海漂猪尸,再次令台湾各界神经紧绷,检验结果显示,猪尸并非非洲猪瘟感染猪只。当然,由于金门已实施两岸通水政策,由福建山美水库引原水进入金门田埔水库,因此非洲猪瘟随水传播的风险也仍然存在。

2019 年元旦,在新年讲话上,台湾总统蔡英文要求中国政府依照相关协议,将疫情实时通报给台湾,她说:「如果连疫情防治都不能真心合作,哪来的两岸一家亲?」

而中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则在 2018 年 12 月 26 日就已经表示,中国并未向台湾出口猪肉,因此不适用「两岸检疫协议」。而且,非洲猪瘟在中国并非「大规模疫情」。

西班牙在长达 35 年的抗疫经验中,建立了一整套体系,包括:流动兽医临床团队参与养殖场的卫生监督,对所有猪场进行血清学监测,提供低利贷款改造养殖场、提高养殖场的卫生水平,安乐死所有感染猪只,以及严格控制猪群的移动。

在饲料、检疫和赔偿漏洞均未修补好的中国,上述系统,可能于短时间内实现么?如果不行,又能用什么来抵挡疫情进一步侵蚀散布在各地的 5 亿头生猪呢?

这将是场漫长的战役。


原文刊载于端传媒(Initium Media),记者:来福、邱翠虹,实习记者任彤瑶、何璐瑶、杨冰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