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年秋,就任中国国家主席刚半年的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计划:丝绸之路经济带,贯穿欧亚大陆;海上丝绸之路,勾连欧亚非。两条线相连,构成了一个以中国为起点/终点的闭环。

可以说,这个闭环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投射在世界地图上的骨架。附着其上的,除了追求新一轮经济增长、搭建能源链条的愿望外,还有在外交舞台上延展势力版图的勃勃野心。

五年后,「一带一路」的骨架生长得愈加粗壮、清晰,且早已走出欧亚非,进入了拉美、北极。同时,它也迎来了更为明显的阻力。不少沿线国家视其为可分一杯羹的「香饽饽」,同时,它亦被指责为「债务陷阱」、甚至「新霸权主义」。2018 年,中美贸易战爆发、美国联手盟友对中国科技制造业拉起封锁线,更令其肩负了抗衡美国围堵的艰巨任务。

2018 年 11 月底,前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国际金融论坛第 15 届年会上表示,「一带一路」倡议能帮助影响全球化的未来——这个未来,会是中国设想中的未来吗?

进度条

据计算,「一带一路」的建设将至少调动一兆美元的中国国家资金,其中,国家开发银行承诺了 9000 亿美金。一项截止 2017 年的分析显示,中资银行已经累积发放了 2000 亿美金,也即预计投资的五分之一。而中国公司获得的「一带一路」建筑合同,则已经超过了中资投资的数额,达到了 3400 亿美元。

追踪「一带一路」

五年来,一带一路在沿线国家已经实现、或正在计划哪些基建项目?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绘制的「一带一路追踪项目」地图涵盖了全球范围内以实现「一带一路」政策目标为旨、投资在 2500 万美元以上的中国项目。

石油、天然气管道

据统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拥有全球 58.8% 的石油、79.9% 的天然气和 54% 的煤炭。中国是能源进口超级大国,如何更安全、便捷、稳定地获得能源是「一带一路」的重心。路线多样化是减少风险的方法之一,而「一带一路」正是提供了这样的契机,将能源投资从亚洲扩张到非洲,甚至拉丁美洲。

港口

据中国交通部 2018 年的数据,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公司参与了 34 个国家共 42 个港口的建设和运营,签署了 38 项双边和地区海事协议,涉及「一带一路」沿线 47 个国家。中国正在显露出一个「海上超级大国」的姿态,许多观察者担心的是:很多商业港口占据战略位置,可以迅速升级转为军事港口。

铁路

铁路的物流能力远远弱于海运,「一带一路」强调的铁路建设,更多的是「中国高铁」这个被北京寄予厚望的「国际品牌」。比起陈旧、升级困难的欧亚铁路线,「一带一路」新开设的铁路项目更多地集中在巴基斯坦、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和缅甸等地区,以及非洲。

「一带一路」暨中国「霸权」?

从一开始,「一带一路」就被国际社会比作是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北京反覆否认这一类比,拒绝给「一带一路」加上地缘政治层面的动力。

北京给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话术。这样的措辞,让观察者更加坚信,「一带一路」就是中国全球战略的重要一步。

古丝绸之路沿线地区曾经是流淌着牛奶与蜂蜜的地方,如今很多地方却成了冲突动荡和危机挑战的代名词。 —— 习近平

地缘与辐射

在 2013 年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基础上,以中国为起点的「六大经济走廊」已经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主体框架」。而在 2015 年底正式成立的「亚投行」(AIIB),首个中国倡议设立的多边金融机构,截止 2018 年12月,已有 93 个国家加入。截至 2017 年 12 月,亚投行已展开 24 个投资项目,项目贷款总额为 42 亿美元。

「巨龙」的阴影

然而,五年下来,「一带一路」面临的障碍也越来越明显。发出「杂音」的,正是「一带一路」渴望触及的关键地区,尤其是中亚和东南亚。北京反覆做出「双赢」承诺,可对于很多沿路国家而言,这份承诺一面写着野心和梦想,另一面却是失控的债务和可能的主权丧失。

2018年初,华盛顿全球发展中心的一份报告分析了最易遭受债务危机的「一带一路」沿线国。

印度尼西亚

印尼雅万高铁是「一带一路」在印尼的标志性工程,投资 55 亿美金,原计划 2018 年底前完工,却因征地问题,进度严重落后。印尼总统渴望高铁项目给 2019 年的大选带来助力。在中国看似所向无敌的「中国速度」,却在印尼遇到了水土不服。

马来西亚

2018 年 8 月底,马来西亚政府指责与中国的合约不公平,又担心政府开支过度,取消了由中国资助的三个「一带一路」大型项目:价值 200 亿美元的东海岸铁路,以及两个价值 23 亿美元的天然气管道项目。

巴基斯坦

2018 年 11 月 23 日,中国驻巴基斯坦卡拉奇的领事馆遭遇恐袭。巴基斯坦内部的反政府叛乱力量,将苗头对准了在为政府大兴土木的中国项目。以瓜达尔港为终点的中巴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最重要的规划,价值 540 亿美元。

斯里兰卡

2017 年 12 月,由于无法偿还贷款,斯里兰卡将价值 15 亿美元的汉班托特港口控制权以及周边 15000 英亩的土地交给了中国,租约 99 年。这被认为是中国给弱小国家慷慨融资之后,有可能会强制收款的例证。

欧洲

直到2017年之前,作为「一带一路」计划的另一端,欧洲各国对于中国的这一「旗舰」倡议的热情都还相当高涨。至今,已有 20 个欧盟成员国和 11 个欧洲国家与中国签署了与「一带一路」相关的合作备忘录。

但是,随着欧洲各地交通、港口等项目的展开,欧盟对「一带一路」的立场开始变得强硬,其中最常见的担忧是「一带一路」不符合欧洲坚持的自由主义价值观,也未遵循市场化、透明、可持续发展等国际规则。此外,中国主导的「16+1」框架,试图联结中东欧,让欧盟担心,中国在破坏欧洲的一致性。

古代丝绸之路从来不是纯粹的中国之路……这些路是共享的,不能是单向的。 —— 法国总统马克龙

「全优」的成绩单?

手起手落,如今的「一带一路」,称已经至少影响到了国民生产总值达 23 万亿美元的 65 个国家、44 亿人口。大饼画了五年,在这份「倡议」旗下集合的「中国因素」越来越密,许下的蓝图越来越大,遇到的麻烦也越来越多。可到底「一带一路」在代表谁的利益、将带来怎样的实际影响?在舆论场上,中西方媒体给「一带一路」做出的描述,差异极大。

显而易见,在北京看来,「一带一路」的成绩单,只能是全优。

2018 年中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宁吉喆给出了一份涵盖范围极广的五年进展。

进击的丝绸之路

在一片争议声中,现代「丝绸之路」依然被越描越粗:2017 年开启的「数字丝绸之路」,2018 年提出的「冰上丝绸之路」。2018 年底,已有 6 个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国家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它们又将构成一条「太平洋丝绸之路」。

五年下来,「一带一路」版图愈发加大,也越来越难以定义。而卷入这个规划的沿线国家,从政治、经济到文化景况都与中国大相径庭——它们对「中国因素」做出的反应,恰是一厢情愿的集中规划所无法预见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