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斯·戈恩的垮台显示,许多公司过分依赖一位领导人。

少有首席执行官会遭遇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刚刚遭遇的滑铁卢。11 月 16 日,他还是雷诺、日产和三菱这三家汽车公司在位许久的董事长,并以拿破仑式的行事风格闻名。到了 20 日,他被日本警方拘留,日产指控他在五年内向监管机构瞒报个人薪酬约 4500 万美元。戈恩至少可以用另一组显现了自己价值的数字来寻求自我安慰:消息传出后,这三家汽车公司的总市值下跌了 7%,蒸发了 50 亿美元。投资者担心他是人间唯一有能力管理这三家公司形成的复杂联盟的人。戈恩名誉扫地,但他可能又是无法取代的。

当某个人的存在、缺席或行为会极大地影响公司价值,就存在「关键人物风险」。在人工智能不断普及、企业掌舵人愈趋低调的时代,这种风险的存在似乎有悖我们的直觉,但实际上却很普遍。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只是今年发生的这方面的几个例子之一。4 月,全球最大的广告公司 WPP 的创始人马丁·索瑞尔爵士(Sir Martin Sorrell)与公司不欢而散,自那之后该公司股价已跌去 27%。在监管机构表示特斯拉的老板兼联合创始人伊隆·马斯克在推特上发表了误导性言论后,特斯拉的股票在 9 月 28 日下跌了 14%。

本专栏(Schumpeter)认为,市值居全球前 20 的公司中,有八家存在这种关键人物风险,包括亚马逊、伯克希尔·哈撒韦和摩根大通。根据企业每年向美国监管机构提交的风险陈述,标普 500 指数中约 66% 的公司会在首席执行官(有些是其他关键高管)因故离职的情况下受到重大损害。

情况本不该如此。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企业里的国王式领导人已渐式微,取而代之的是电影《毕业生》里那种平淡乏味的高管,他们认为生活的关键「就一个词……塑料」。1967 年,经济学家约翰·肯尼斯·加尔布雷思(John Kenneth Galbraith)出版了《新工业国家》(The New Industrial State)一书,认为美国工业是由缺乏个性、为人温和的技术专家掌控的。现代金融理论逐渐形成,将管理者视作可通过激励手段加以控制的职能人员。

到了 80 年代,「强人领导」再度崛起。在 1987 年上映的电影《华尔街》中,一位虚构的大亨执意按自己的意愿经营公司。到 2000 年,以通用电气的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和花旗集团的桑迪·威尔(Sandy Weill)为代表的那种至高无上的首席执行官风头无两。之后世通公司和安然公司爆发了危机,然后是雷曼兄弟和贝尔斯登,显现出企业依赖明星领导人的危险。企业治理大师们敦促董事会限制高管的权力。

在行为姿态上,人们觉得当今的老板们应该别那么趾高气扬,而要强调团队的作用。微软的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等一些领袖非但不坚不可摧,甚至还表现得柔弱忍让。尽管如此,关键人物风险仍在加剧。科技热潮让大型企业中出现了许多由创始人控制的公司——全球最大的 20 家公司中有六家属于这种情况。企业治理革命的影响力有限——标普 500 指数公司中只有 28% 拥有独立的董事长。而在经历了十年的利润和股价上涨后,CEO 们的地位更是难以撼动。去年,离任的标普 500 指数公司的老板平均执掌公司 11 年,而 2009 年时为 7 年。

由此产生的关键人物风险有三类。最麻烦的一类是有缺陷的人物因为控制着公司的投票权而拥有接近绝对的权力。Facebook 在发生多次丑闻后就陷入了这样的困境。马克·扎克伯格在公司治理上力有不逮,但又不愿意任命更有力的下属或组建可信赖的董事会。Facebook 的股价自 7 月以来下跌了 37%,而扎克伯格在 11 月 20 日暗示自己还将在位「几十年」,这可能不是能让投资者放心的消息。

第二类是一家公司被认为结构过于庞杂,只有一位大师能完成高难度的「杂耍」。戈恩就是这样一例。雷诺、日产和三菱通过交叉持股以及一家不透明的合资公司连成一体。这家合资公司管理大宗采购和协调合作,由戈恩担任董事长。投资电信和科技业的日本企业集团软银的董事长孙正义创建的金融结构非常复杂且债务沉重。要是他突然离任,投资者会惊慌失措,即便这五年来投资回报一直不尽人意。

最良性的那类风险是老板非常胜任自己的工作。在苹果公司,接替乔布斯似乎是难于上青天的重任,而蒂姆·库克至今表现不俗。摩根大通是过去十年中全球业绩最佳的大型银行,其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其中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即便是这种依赖也会让人感到不安——他们的魔法能持续多久? 戴蒙大力提拔有潜力的继任者,比如该银行的首席财务官玛丽安·雷克(Marianne Lake)。但他表示将继续掌舵至 2023 年,届时他已在位 17 年。

无法自拔

在应对关键人物风险上,有几个经验教训。如果一家公司存在投票权不均等的情况,那么投资者在购入其股票时应要求折扣,作为对最高掌权者决策错误的风险补偿。财务复杂性是个陷阱,它使得管理者即便表现不佳也难以被轰下台。最后,即使是表现卓越的首席执行官也必须有一个限定的任期。

正是在这最后一点上,过去 24 个月里既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9 月 10 日,马云宣布将于 2019 年卸任他共同创办的电商企业阿里巴巴的董事局主席一职。在一向作风高调的私募股权行业,三家最大的上市公司黑石(Blackstone)、KKR 和凯雷(Carlyle)已分别制定计划,推动其创始人退居幕后。戈恩可能会以雷诺和日产的股价变化证明自己对公司不可或缺。但最优秀的企业领袖是不会以此为功的。



经济学人·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