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海为生的村民将鱼扔回海中,因为「就算送人,也没人要」。而「镇政府说没有把握是否能补偿⋯⋯还说卖不出去可以拉到别的地方卖,人要多动头脑。」



2018 年 11 月 9 日,福建泉州碳九泄漏影响近海,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引发环境污染。渔排养殖区内渔排的清污、加固等工作还在进行中,在受损较严重的渔排区,现场工作人员正把网箱内的污染物进行清理。

2018 年 11 月 9 日,福建泉州碳九泄漏影响近海,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引发环境污染。渔排养殖区内渔排的清污、加固等工作还在进行中,在受损较严重的渔排区,现场工作人员正把网箱内的污染物进行清理。

Imagine China.

2018 年 11 月 4 日凌晨五点,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南埔镇肖厝村渔民肖毅被一阵浓烈刺鼻的臭味熏醒。他以为家中煤气泄漏,立即起身去检查,但煤气管道无故障。他又看了一下手机,发现并非只有他一家出现臭味,许多邻居都被熏醒,在微信朋友圈上抱怨。

「东港出现泄漏了」,一位渔民告诉肖毅。肖厝村常住人口约 8 千,多以养殖为业,知情村民说出情况,消息很快便不胫而走。天亮之后,肖毅去到船上,想看看情况,此时才意识到事态比想象中更为严重——鱼排泡沫因腐蚀下沈、大量水产品死亡。

「满海都是污染物,你眼睛能看到地方都是都是这种污染。」肖毅对端传媒说。不仅是肖厝村,附近的沙格村、后龙镇上西村及峰前村、峰尾镇均能看见扩散而来的油污,并伴有刺鼻气味。肖毅是渔民,几乎日日与油污打交道,他当时目测,觉得污染物「最少也有上百吨。」

两件焦心的事情涌上心头:经济损失由谁补偿,他和家人的身体健康该如何保障。

政府通报空气、水质正常,村民在无孔不入的臭味中难入眠

泉港区位于福建湄洲湾西岸,其前身是惠安县下属肖厝镇。2000 年,泉港成立新区,成为泉州市经济总体发展战略中的「四大经济区域」之首。肖厝港作为泉州新港,备受瞩目,因而该区取名为「泉港区」。而此次泄漏发生的地点,正是位于肖厝港附近,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港石化)在肖厝村的码头处。

根据互联网上流出的照片与视频,11 月 4 日凌晨,泉港区空气出现刺鼻异味。早晨天亮后,空气呈现蓝紫色,海水中出现大量黄褐色油污泄漏物。

当天晚间,泉州环保局发布通告称,由于东港石化执行「碳九」装船作业的船舶与码头之间的连接软管的法兰垫片老化破损,因而造成 6.97 吨「碳九」泄漏。



2018 年 11 月 4 日,泉港区南埔镇肖厝村肖厝码头,海面上漂浮着厚厚一层看起来像油渍一样的漂浮物,气味相当刺鼻。

2018 年 11 月 4 日,泉港区南埔镇肖厝村肖厝码头,海面上漂浮着厚厚一层看起来像油渍一样的漂浮物,气味相当刺鼻。

Imagine China.

根据中文科普网站果壳网的介绍,「碳九」是在石油提炼时产生的一种碳氢化合物,它可分为两种,一种为裂解碳九,另一种则是重整碳九。裂解碳九是一种没有经过芳构化重整的原料,容易造成水产死亡,给经济带来损失,但其毒性相对重整碳九而言较小,目前也尚未证明其有致癌风险。

直至四天之后,11 月 8 日上午,福建省生态环境厅发布「关于福建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码头化学品泄漏环境应急情况的通报」,证明污染物为裂解碳九

得知为裂解碳九,村民们松了一口气。但作为污染物,裂解碳九对健康仍会造成一定伤害。在 11 月 4 日早上,已经有许多鱼排因遭遇油污而下沈,泡沫浮块因为腐蚀性油污而溶解,大量水产死亡。心急如焚的渔民为了尽可能挽回损失,立即更换浮块,但很快,浮块又再度溶解。此时,很多渔民因徒手下海作业,出现头晕、呕吐、手臂脱皮等症状,其中一位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而另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在尚未确定是否污染物中只有碳九、是否会产生二次反应之前,「说毒性大小都是不负责任的」,并且应该考虑对老人、小孩和孕妇会否有更加严重的影响。

除了担心碳九对财产和健康带来的危害,令肖厝村民更加愤怒的是当地政府的处事态度。「事情发生后,就拼命删帖,然后发那种很可笑的消息。」村民肖燕说。肖毅也很愤慨,近一周时间过去,政府对于赔偿、清理等事情的处理一直没有明确说法。肖厝村民只好不停在网上刷热度、发文章。

「你知道我们如何吸引到记者报道吗?全村所有人,凡是懂电脑的都在网上刷热度,发文章。刷起一个热度,被打下去,我们就接著刷。每天晚上都在刷,现在终于有人来报道了。」肖毅说。

11 月 6 日,泉港区广播电视台发布《处置情况通报》称,5 日当地「海水水质监测点石油类含量均符合第一(二)类海水水质标准,化学需氧量均符合第一类海水水质标准(符合养殖水质要求)。」但村民反映,带有泄漏物的海水已经扩散到了临近的村落。

11 月 8 日,泉州市环保局发布了《环境空气质量通报》称「泉港城区空气自动监测站各项大气指标已恢覆正常,并持续改善向好。」但当晚,村民们却在无孔不入的臭味中难以入眠。

如今,肖燕已经不知如何评价官方发布的消息了。

以海为生的肖厝村民,将鱼扔回海中,「就算送人,也没人要」

肖厝村 1958 年开始发展海带、紫菜养殖业,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相关海水养殖扩展到了鱼、虾、蟹、鲍鱼等品类。目前,这个地方已经是泉州市最大的网箱养育生产基地,湄洲湾海域丰富的渔产聚集于此,在官方规划中,该地区甚至有望成为湄洲湾最大的水产品批发市场。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如今肖厝村民中的大多数都以海为生。

这也是肖毅一直引以为傲的地方,他逢人便推荐 2015 年的微电影《那片海》,电影便讲述泉港的故事。「那时候肖厝村有多美。以前我们这里的鱼子啊可是出了名的,鱼价比外面高,而且就算是价格更高,人家还争着买。」

然而一夜之间,一切化为乌有。

裂解碳九容易造成水产缺氧从而导致死亡,很多养殖户承包的渔场因此将蒙受巨大的的经济损失。「有人养鲍鱼全死光了,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办。」肖燕对端传媒说。

渔业是一个靠风吃饭的行业。农历九月后季风大,正是收获的季节。此次泄漏正值肖厝村的捕鱼旺季,因为受到碳九污染,水产大都缺氧而死,剩下的也面临无人敢买的窘境。

肖毅只得再度出海,将捕捞的鱼又扔回海里,其中一些鱼,价值上千元一条。「现在就算送人也没人要了。」他说著,忍不住哽咽。

肖毅估算,11 月份伊始,他的直接损失达到十万元人民币,加之还需支付员工工资,亏损则更加严重。但这样数额的损失在肖厝村只是普通水平。肖厝村鱼排约有一百余户,据肖毅与村民的交谈,村中养殖户的损失通常在 5 万至 30 万人民币不等,有几位高产的渔民,损失甚至超过百万。

令他更为担心的是,肖厝村的经济链几乎是以渔业为基础展开,而今养殖户受损,紧接著鱼贩、海鲜楼、酒业势必都将受到巨大冲击。

「谁来给我们一个说法?」肖毅问。



2018 年 11 月 9 日,福建泉港「碳九」泄漏事故,由于海水流动造成残留的油污继续漂浮扩散,工作人员持续不断地更换吸油毡,现场也有货车陆续运进吸油毡。

2018 年 11 月 9 日,福建泉港「碳九」泄漏事故,由于海水流动造成残留的油污继续漂浮扩散,工作人员持续不断地更换吸油毡,现场也有货车陆续运进吸油毡。

Imagine China.

11 月 7 日,包括肖毅在内的五人被镇政府找来,作为村民代表与政府谈话。但这场交流在肖毅看来并不顺利。「镇政府说没有把握是否能补偿,不补偿怎么办?喝西北风吗?他们还说卖不出去可以拉到别的地方卖,人要多动头脑。对哦,拿到别的地方去毒死别人哦。」

有不服者将捕到的鱼放在镇政府保卫部门口,质问镇长将如何处理。最终渔民们收到了一纸公文,其上表示政府将努力争取补偿。

还有村民选择向东港石化讨要说法。事发之后,该公司一直大门紧闭,村民不敢贸然闯进,只好在公司门口的电动栅栏挂上「无良东港毒害百姓毁我家园!!!」字样的横幅。据村民所言,那里至今散发著与事发当天同样浓烈的味道,但即便如此依旧有人驻守在公司大门口。

村民认为东港石化负有不可脱卸的责任。官方说法是,在进行装卸作业之时油船连接至码头的软管法兰垫片老化、破损,导致部分油品泄漏。但如果事前公司对执行碳九装船的宁波——天桐 1# 船舶进行排查,又或是在装卸作业时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此次悲剧在某种程度上都能得到预防。但在村民看来,东港石化在上述两方面都未能有所作为。

村民希望东港石化能给个说法,然而时至今日公司也未有任何表态。

「来清理的民兵都有带上防毒面具」,但教育局却不允许学校放假

碳九泄漏当晚,一股浓烈的「像煤气又像油漆」味道飘散在空气中,睁开眼睛还能感受到明显刺激。第二天,大部分村民都出现了头晕、喉咙疼痛、嗜睡、身体乏力等症状。肖毅的母亲因恶心、腹痛,被送进医院进行检查,前后花费一千余元。像这样吸入碳九出现头晕、呕吐症状而去门诊挂号的村民还有很多。

根据内地媒体中国新闻网果壳网等媒体报道,碳九为易燃危险品,且挥发性较大,而高浓度的碳九蒸汽具有麻醉和刺激的作用,吸入气体会出现头痛、头晕等中枢神经和上呼吸道刺激症状,长期反复接触可致皮肤脱脂。

虽然 8 日晚间,福建省生态环境厅发布通报称其所检测到的 VOCs 中的有害物质以及大气环境检测数据均低于国家职业卫生标准《工作场所有害因素职业接触限限值化学有害因素》(GBZ 2.1-2007),即不会对大多数接触者的健康造成有害影响。但肖燕对数据的真实性表示质疑。

8 日当晚的风较小,整个村子再度被笼罩在刺鼻的气味之中,在肖燕的微信朋友圈里,大家依旧持续对糟糕的空气发表抱怨。她告诉端传媒,在泉州环保局外,一辆洒水车停在门口,每 3 小时就会围绕环保局洒水一次。「环保局附近空气稍好了,但我娘家不过两公里外,味道还是很浓。」她认为只以环境局检测的数据为基准是否妥当,目前不得而知。

肖毅亦有同感。他称,油污在退潮时会沉入海底,但每当涨潮的时又会浮上水面。刺鼻臭味的出现将会是一个持续性过程,单个的时间节点上的数据是否有效,他表示怀疑。

「来清理的民兵都有带上防毒面具,我们渔村一万多人,天天就暴露在这种需要戴防毒面具的空气下。」他更气愤的是,目前教育局不允许学校放假。

肖厝小学作为肖厝村唯一一所小学,目前仍未停课,家长们因为担心孩子身体受到碳九影响,只好让孩子「翘课」。「学校说教育局没有下命令,他们也没有办法。」

现在,肖毅的两位孩子正「翘课」在家。网络上流传一张名为《肖厝小学学生因病缺勤、病因追查记录表》的照片中,所记录的 11 名学生的主要症状包括喉咙痛、头晕、呕吐、肚子痛,和「避碳九」。

更明显感觉到碳九对身体伤害的,是参与清理作业的渔民。在泄漏发生的当天早上约 9 点,政府工作人员陆续到来,带来 600 袋油毡进行吸附回收。但当地人称,政府放下油毡后便全权交由村民自行处理。

处理过程中,政府人员并未告知渔民碳九有毒,不能直接接触。因此许多渔民没带手套、没穿鞋,就直接下了水,结果是第二天不少人出现了中毒的情况。目前尚不清楚中毒的具体人数。

其中肖某辉在作业中头晕落水,4 名渔民将其拉上岸后,出现头晕呕吐症状,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ICU)。内地媒体《新京报》报道,目前医院尚且无法判断肖某辉是否因泄漏物掉入海中造成昏迷。

因为吸入碳九而产生的检查费、医疗费应该由谁负担,一直困扰著肖毅和其他渔民。目前看来,是否会有补偿仍不确定。直至发稿前,肖厝村碳九气味依旧浓烈。肖毅正在筹备先让亲人搬出村子,去泉州市区的朋友家中暂住。但他亦无奈,「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搬家吧。」



在泄漏发生的当天早上约 9 点,政府工作人员陆续到来,带来 600 袋油毡进行吸附回收。但当地人称,政府放下油毡后便全权交由村民自行处理。图为 2018 年 11 月 9 日的现场情况。

在泄漏发生的当天早上约 9 点,政府工作人员陆续到来,带来 600 袋油毡进行吸附回收。但当地人称,政府放下油毡后便全权交由村民自行处理。图为 2018 年 11 月 9 日的现场情况。

Imagine China.

化工区距居民区仅 174 米,「若按照环评,这个项目不可能有」

11 月 9 日,一位匿名环保人士对内地媒体《冰点周刊》称,其曾用地图软件测算,发现当地化工区距离居民区仅有 174 米,并不符合环境影响评价(以下简称「环评」)对安全距离的规定,「如果按照环评走,这个项目是不可能有的」。

早在 2001 年,福建省九届人大四次会议批准《福建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纲要》。《纲要》提出,福建应加快发展石化工业。以扩建炼油、新建乙烯为主,促进「炼化一体化」工程建设,以此带动石化产业链发展。

泉港区响应号召,先后投入资金近 50 亿元人民币用于推进石化基地建设,经过数年发展,如今泉港区已经成为湄洲湾石化重镇,以及龙头项目「福建炼油乙烯一体化」的所在地。

福建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成立。2005 年 3 月该公司作为一间中外合资企业在福建省泉州市注册成立,资本构成主要有福建省石油化学工业公司、福建德和集团、鸿基石化(香港)有限公司。

2015 年,东港石化股权发生变动。福建省石化工业有限公司和鸿基石化将股份全部转让给了福建德和集团。根据企业信息显示,福建德和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有房地差、物流、风力发电、度假村等产业,其董事长林森,占有 85%的股份。2017 年年,林森还被聘为泉港区工商联(总商会)荣誉会长。但事发至今,林森、德和集团或东港石化尚未作出表态。

此次泄漏事故后,东港石化项目的问题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内地「跨境环保关注协会」发文表示,东港石化的 2000 吨级码头泊位工程虽于 2011 年投入使用,但实际上 2016 年仍未完成环评工作,至今福建省环保厅、泉州市环保局至今未能审批通过该泊位项目。在另一项《福建省环保违法违规建设项目清理明细表》中,该项目因为存在「未批先建」被勒令整改。

根据环评法规定,未经环保竣工验收的建设项目不得投入正式运行,即便是「试运行」,时间原则上不超过 3 个月。

但实际上,距离该项目投入运行已过去 7 年,在这 7 年间却顺利地逃过了环保验收手续。

直到此次泄漏事件发生,一系列疑点才串联起来。肖毅对端传媒回忆,「大概从几年前开始,整个村鱼排养殖业,那个鱼隔三差五就死一批,隔三差五就死一批。然后海上就飘起一股味道。现在事情曝光我们才知道,那个就叫碳九。」他质疑是否从东港石化搬来后就有泄漏,「只是我们以前不懂」。


  •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肖毅、肖燕为化名。
  • 2017 年 7 月,端传媒启动了对深度内容付费的会员机制。但本文因关乎重大公共利益,我们特别设置全文免费阅读,欢迎你转发、参与讨论,也期待你付费支持我们,浏览更多深度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