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4 日福建泉州市泉港区肖厝村码头的化学品碳九泄漏事件还在产生后续影响。财新记者了解到,至 11 月 7 日,呛鼻气味仍在泉港区范围内弥漫,肖厝村多位村民出现不适,入住泉港医院急救。该村支撑渔排的塑料泡沫已被腐蚀,海面油污仍未打捞干净。当地村民对政府应对应急漏油事件的方式表示了不满。有化学品运输人士对东港化工的日常保养水平提出质疑,化学品专家认为,有必要尽早公开泄漏碳九的具体成分。

11 月 4 日凌晨 1 时 14 分,福建省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执行碳九装船的宁波—天桐 1# 船舶与码头连接软管处发生泄漏,共造成 6.97 吨碳九泄漏。这一码头位于泉州市泉港区南埔镇肖厝村,化学品油直接毗邻村民的渔排。油污侵蚀导致村民被半夜熏醒,渔排遇油污下沉,水产品逃逸、死亡,油污还扩散至泉港市区及后龙镇上西村及峰前村、峰尾镇

据泉州市泉港区广播电视台 11 月 6 日通报,1 月 5 日,泉港区空气自动监测子站各项空气指标持续正常,受影响海域大气 VOCs(挥发性有机物)为 0.0574mg/m³,海水水质监测点石油类含量均符合第一(二)类海水水质标准,化学需氧量均符合第一类海水水质标准(符合养殖水质要求)。

 
据「每日人物」报道,11 月 6 日,泉港区农林水局相关负责人称,当地海域水质监测范围已由原来的 4 个点扩大到 7 个点,其中两个监测点在泄露点周围的养殖渔排附近。7 个监测点均显示水质达到养殖标准。

然而,财新记者得到的一份视频资料显示,一位渔民手拿 11 月 7 日的《泉港晚报》,画面中,渔排的泡沫浮子部分全部沉没,只剩部分木板露出水面,海水里油污密布,废弃吸油毡及泡沫随处可见。

村民们称,11 月 7 日南埔镇肖厝村依然弥漫着强烈的化学品气味。「今天天气好,大太阳,气味散发了出来,臭得要命。」一位当地村民在 7 日下午告诉财新记者。

这位村民的父亲在 11 月 5 日入住泉港医院,「老人家心疼家产,一天都在渔排上加『浮子』。前天(11 月 4 日)下午回来人就不舒服,第二天手抽筋变肿,还呕吐,我觉得应该是中毒了,才带他来医院。医生说是气体中毒。」他在 11 月 6 日告诉财新记者。

这位村民在泉港医院还见到 6 日来医院就诊的当地人明显变多,「今天在四楼,光我们村就有 7、8 个。」

其他病人家属证实了这一描述。一位在外打工的村民于 5 日下午带岳父来泉港医院救治,当时老人「头晕、呕吐,右手不停抽筋。按医生说法,已经中度中毒了。」他还指出,6 日上午来医院的人进一步增多。

在一份视频资料中,被拍摄的当地村民十指红肿,明显蜕皮。据《新京报》报道,有村民昏迷跌落被污染的水域,被送入重症监护室,CT 报告显示「考虑双肺感染」。

据病人家属描述,患病者年龄多在 40 岁到 60 岁之间,主要是当地渔民,「赤手去捞油污,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被访病人家属还表示,即使在医院附近,刺激性的化学品气味也非常强烈。

11 月 4 日,泉港区环保局通报显示,「大气 VOCs 浓度是 0.429 毫克/立方米(4.0 毫克/立方米以下为安全值)」,但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环保局官员拒绝透露测试点的位置及安全值的判定标准,并称「由于已经达标了,没有继续测的必要」。

据村民回忆,在 4 号泄漏事件发生后,许多人被呛醒。「我周天早上起来,闻到家里气味,屋前房后都没有看到什么。到十点多一个亲戚过来跟我们说,海里面漏了什么碳九。」一位肖姓村民说道。

另一位村民在凌晨三点就被熏醒,「太臭了!早上 6 点钟,我堂姐发了朋友圈,说渔排都快沉了,我跑过去看,呆了半个小时我就受不了。」

村民马上发现,海水中泄漏的油污可以「融化」塑料,新买来填上的浮子无法发挥作用。11 月 7 日,当地居民提供的图片显示,渔排木板下的白色塑料已被侵蚀成黄褐色,断裂融化。

面对碳九泄漏事件,村民们也对当地政府的应对方式产生质疑。一位陈姓村民气愤地表示,4 号白天,政府没有阻止渔民下海,「让他们赶紧买泡沫去自救(水产品)。」

前述肖姓村民在 4 号上午看见政府工作人员前来取水样,「我在码头看有环境监测的,用罐子提取样品带走。但一个上午都没有看见他们对海面进行处理。」多位村民证实,4 日全天并未看见打捞油污的专业人员,并强调政府只下发吸油毡,渔民必须自行下海吸附。

「之前台风来了,派出所、边防所都会来人把码头围着,不给人下去,船一个一个捞上来。这次这么毒的东西泄漏,反而没有措施。」前述村民说。

这位村民告诉财新记者,6 号下午 2 点前后,镇政府派人前去泉港医院慰问,面对为何不通知疏散和防护的责问,「政府说,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据泉港区环保局 4 日通报,东港石化「发现后已采取应急措施,立即通知港口管理局,同时,及时更换破损管网,并采取吸油毡和围油栏隔离等措施,对海面泄漏油品进行紧急处理。」泉港区政府也启动了突发环境应急预案,成立现场处置等小组。「至 4 月 18 时,已出动船舶 100 多艘次,人员 600 多人次,调集近 600 袋油毡进行吸附回收,碳九泄漏海域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

在财新记者 5 日下午得到的一份视频中,几位穿着橘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在一艘作业船只上用泉港方言说道:「这个抽油的,起码几十吨,是抽不完的。」视频显示,作业时已是白天,甲板上放置着多个化学品金属罐及使用过的吸油毡。作业人员并未穿戴护具。

 
针对当地使用吸油毡清理油污的方式,一位化学品毒理学专家称,吸油毡物理收集的方式在水面情况下非常常见,但必须由专业人员、使用专业设备进行清污。

至记者发稿时,东港石化或泉港区政府均未就泄漏化学品「碳九」的性质及防护措施作出正式声明。上述化学品毒理学专家告诉财新记者,碳九是一种石油裂解产生的混合物,是含有九个碳原子的总称,「可能是饱和脂肪烃,也可能是烯烃,也有可能含有芳烃成分。每个基团稍微有变化,毒性变化就非常大;如果是芳烃,比如说二甲苯,毒性会更大一点。」

针对船运情况下,这位专家称,「多数都是运输芳香烃,因为饱和烃主要出现在汽油里。」

至于此次泉港区泄漏碳九的具体成分,专家称,海上运输的化学品都会有化学品分类标签及产品说明书,由于碳九类型多样,「要由对方来提供产品说明书,从而有针对性地进行防控。」即使在产品说明书缺失的情况下,只要使用气质联用质谱仪,也可以很快检测出泄漏化学品的成分。

据合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医师、职业病与中毒控制专家方四新介绍,芳香烃如果漂浮在海面上,可能在阳光作用下发生一些化学反应,释放出其他有毒物质,比如海水含氯化钠,氯离子和芳香烃在阳光下结合可能生成卤代烃,比单纯芳香烃毒性还要严重一些,由此出现呕吐、抽筋等情况也不足为奇。

「但到底是不是中毒,还是要看检测数据。」方四新提示道,像尿液、血液检验结果、肝功能是否异常,都是重要的指示指标。

针对东港化工碳九泄漏的事故原因,泉港区环保局 4 日通报,「据初步调查,其油船连接至码头的软管法兰垫片老化、破损,导致部分油品泄漏,油气逸散至空气。」

对此,一位泉港区资深化学品船运人士告诉财新记者,这样的老化情况在化学品运输中「比较少见,肯定是平时保养没有到位」,并指出泉港区上一次有记录的化学品泄漏事件可以 追溯到 1996 年,「那一次泄漏了很多,1000 来吨」。针对此次漏油事件的影响大小,他表示尚不能判断。


原文刊载于财新网,记者秦梓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