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亚洲的对手想从中美贸易战中得利。事情并没这么简单。

你可以从一国民众使用的塑料袋来了解这个国家。当你参观完东南亚最大的塑料包装出口商之一、越南安帕特公司(An Phat)后,也许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日本客户坚持购买最高质量的塑料袋,完全由原生塑料制成,不要再生塑料。讲求环保的欧洲人要的是可生物降解的塑料袋。喜欢便利的美国人要求袋子有提手,能轻松绑结。

最近,安帕特的工人们投入了更多时间来迎合美国人的需求。美国每年进口价值 25 亿美元的塑料袋,其中约五分之二来自中国。9 月,5745 类中国制造的产品开始面临 10% 的美国关税,塑料袋是其中之一。这足以促使美国零售商从其他地区另觅供应商。「美国向来是个难以打入的市场,我们要加把劲。」 安帕特的副首席执行官阮黎康(音译,Nguyen Le Hang)表示。过去三个月里,该公司对美销售额增长了一倍以上。

在全球各地,企业和国家都在争夺中国因贸易战而流失的商机。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自己的强硬手段能令更多工厂回迁国内,但迄今为止这样的例子并不多。亚洲其他国家倒更有可能受益,因为它们更容易填补中国留下的空白。在价值链中处于中国上游和下游的国家都在窥探机会。



Bloch ballet shoes in production in Phnom Penh. Transporting the shoes to places like the United States takes at least a day or two longer than it would in China.

Bloch ballet shoes in production in Phnom Penh. Transporting the shoes to places like the United States takes at least a day or two longer than it would in China.

PHOTOGRAPH BY Adam Dean.

较富裕的地区紧盯着过去被中国大陆抢走的一些高端制造业。台湾正努力吸引计算机公司回流,马来西亚和泰国希望扩大自己在电子制造业中的势力。低收入国家则着力于中国长期称霸的更廉价商品。越南、柬埔寨和孟加拉国分别在食品加工、制鞋和服装制造上有优势。

但这场贸易战是把双刃剑。「亚洲工厂」(指遍布整个亚洲地区的供应链网络,往往以中国为中心)在全球制造业中占比近一半。国家与中国联系越紧密,受美国关税的影响就越大。所以,问题是,以中国为中心的贸易放缓后,各国即便从中国抢走生意,所得收益能否抵消损失。

事实上,早在贸易战爆发前,不少企业就已开始从中国撤走工厂。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的工资飙升,促使企业向较贫穷的亚洲国家转移,尤其是在服装制造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更高精尖的行业同样受到影响:中国大陆大学毕业生的收入如今几乎和台湾相当。过去几年,中国还提高了环境标准,迫使工厂所有者投资更现代化的设施,否则只能关门。不只外国公司在寻找更欢迎它们的地方,中国企业也是如此:它们在东南亚制造业的投资年增速近 50%。特朗普的关税应该会加速这些趋势。



Workers in the Bloch factory cut leather from Brazil, apply glue and carefully pinch, gather and hammer the material into soles. The work could be partly automated, but Cambodian labor costs are low.

Workers in the Bloch factory cut leather from Brazil, apply glue and carefully pinch, gather and hammer the material into soles. The work could be partly automated, but Cambodian labor costs are low.

PHOTOGRAPH BY Adam Dean.

尚不是囊中物

然而,从中国转移远非一走了之那么干脆。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出口国是有其道理的。中国国内密集的公司集群为制造商提供了所需一切:南方有电子产业,东部有汽车产业,北方有重工业。企业也得到一流的道路和港口的支持。而随着工资上涨,企业已大笔投资开展自动化生产。此外,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大市场,而制造商还是想离顾客近一些。

所有这些优势使得中国的工厂高效多产。生产用于装运化肥、沙子等物料的重载包装袋的璞凯包装(Procon Pacific)的亚洲业务总监丹·克拉森甸(Dan Krassenstein)表示,中国仍有吸引力。印度工人的工资比中国低 75%。但是,由于他们的效率也更低,克拉森甸估计在印度生产每个包装袋仅能节省 35%左右。他的公司正把部分生产转移至印度,但只是逐步推进。

其他地区能从中国吸收的制造业务有限,超过一定规模后成本会加速上升。中国的劳动力规模是所有东南亚国家总和的两倍多。消费品公司团体越南贸易联盟(Vietnam Trade Alliance)的首席执行官沃尔特·布洛克(Walter Blocker)把制造业务从中国向越南的转移形容为一股洪流。越南的工资水平已经水涨船高,工业园区的土地价格也一样。



China will be hard to quit, even if labor costs elsewhere, like the Man Ou factory near Sihanoukville shown here, are cheaper. China makes or processes many of the ingredients that go into today’s consumer goods.

China will be hard to quit, even if labor costs elsewhere, like the Man Ou factory near Sihanoukville shown here, are cheaper. China makes or processes many of the ingredients that go into today’s consumer goods.

PHOTOGRAPH BY Adam Dean.

结果就是中国不可能被轻易取代。世界银行的苏迪尔·谢蒂(Sudhir Shetty)估计,贸易战因而会令该地区的其他竞争者得不偿失。中国出口商遇到的麻烦会蔓延至其供应商——从韩国的芯片制造商到缅甸的纺织品制造商。最重要的是,全球贸易体系的不确定性会打击在亚洲的投资。「我们说的是世界上那些从开放中获得最多好处的地区。」谢蒂说。

要估量贸易战的影响,并没有多少先例可循。德意志银行的张志伟将 2017 年美国对中国制造的洗衣机征收反倾销税用作研究案例。中国对美洗衣机出口萎缩,但对其他国家的洗衣机出口依然强劲。同一时期,韩国企业将生产转移到越南和泰国,以此扩大了对美销售,这对「亚洲工厂」整体而言结果还不赖。但随后在今年 1 月,特朗普对所有进口洗衣机加征关税。这最终促使亚洲制造商在美国开设工厂。美国的洗衣机现在贵了 15%。

伤亡未明

从近期数据看,有一点已经很明确:亚洲地区已经受到贸易逆风的冲击。2017 年,日韩台等富裕国家地区以及菲越等较穷国家的出口额均以两位数的增速上升。但今年,增长步伐急剧放缓。令人诧异的是,中国的出口表现相对好得多——9 月份同比增长了 15%。但这是因为企业在新关税生效前尽量出货。一场动荡已迫在眉睫。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是值得期待的好事。韩国三星电子的全球产量已有三分之一在越南生产,还计划扩大规模。日本人正大举在越南投资。在安帕特,人们欣喜若狂,因为获得新的大客户的机会就在眼前——而且还不止塑料袋。这家公司正在转型,要为洗衣机、手机等产品制造复杂零部件。它引进了最先进的机器人,还计划明年把员工人数增加一倍。它希望这场贸易战能成就它从塑料袋起家的逆袭传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