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两大金融巨头值得人们更好地了解。

丰田、联合利华、巴克莱、亚马逊、塔塔。全球有 7.1 万家上市公司,但能让很多人至少略知一二的不过数百家而已。本专栏想向读者推荐两家以亚洲为中心的公司:友邦保险(AIA)和英国保诚集团(Prudential PLC)。它们通过了《经济学人》的重要性测试:它们规模庞大——合并市值达 1600 亿美元;非同寻常——过去十年利润增速超过三分之二的上市公司;捱过了各种艰难险阻——战争、上海巨变、去殖民化以及 2008 年华尔街崩溃等;显示了一种全球趋势——亚洲崛起为全球金融的强大力量,或许最终还会成为主导力量。

友邦和保诚是让亚洲人通过长期保险(通常是寿险或医疗保险)来储蓄的专家。它们的业务遍及 20 个亚洲国家,拥有 6000 多万名客户,雇用了近百万名代理人来销售它们的服务。它们是当地金融市场的投资大户,也是多股强劲趋势的受益者。亚洲的中产阶级群体日益壮大,却还是倾向于现金储蓄。一旦家庭成员生病或死亡,福利国家还不能提供足够的保障措施。对此,一个显而易见的解决办法是保险。但在亚洲新兴国家,年保险费仅占 GDP 的 2.5%,而西欧为 5%。

然而,顺理成章未必就能轻易实现。两家公司都不得不继续它们的艰难旅程。1919 年,冒险家史戴(Cornelius Vander Starr)在上海创办了友邦,后来友邦加入大型金融集团美国国际集团(AIG)。涉不诚实交易的 AIG 于 2008 年获政府救助,免于破产。友邦在 2010 年脱离了 AIG。成立于 1848 年的保诚最初是为了满足英国中产阶级的保险需求。它 30 年前的年报里只提到过亚洲一次。但在上世纪 90 年代,它想起自己在该地区还有一些殖民地时期残存的业务,于是派出年轻的高管杜嘉琪(Mark Tucker)前往调查。他让这些业务重新发展起来。后来他本人也先后担任保诚和友邦的老板,现在是汇丰银行的董事长。他是保诚发展历史上的几位明星高管之一。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的老板谭天忠(Tidjane Thiam)曾在 2009 至 2015 年间执掌保诚。

扩大寿险业务并非易事。必须在市场营销、代理人和准备金等方面预先投入现金。而利润回报周期则长达数十年:友邦保单账目中 67%的未贴现收入要到 2038 年后才能兑现。长期以来,亚洲各国市场虽然都在增长,却不太稳定, 平均每三年就有一年出现萎缩。货币波动也很大。亚洲市场相当分散,至少有 100 家寿险公司。总有人挑起价格战。

两家公司都找到了对策,那就是因地制宜。自 2008 年以来,印度、印尼和泰国市场都在蓬勃发展,只是速度有所放缓。2015 至 2017 年间,随着中国大陆居民蜂拥到香港这个法治地区买保险,香港的保险业开始腾飞,但此后也达到了饱和。现在,东南亚部分地区和中国大陆的保险业重新向好。两家公司的代理人大军制度是难以复制的准入壁垒。同时,两家公司都避开了那些需要市场保持高涨才能盈利的保单。

其结果是,自 2007 年以来,友邦和保诚的亚洲业务以美元计算的营业利润复合年增速分别为 13% 和 18%。20 年前,亚洲业务占保诚市值的 5%,现在是 50% 左右。友邦目前的市值是其前母公司 AIG 的两倍。曾经的小虾米如今已经占据了市场的最大份额。亚洲企业目前占全球寿险行业总市值的 49%,而 20 年前这一比例仅为 4%。

中国在其中的作用不可或缺。它有一些可耻的惨败案例,比如 2 月被接管的安邦就是一个披着保险公司外衣的交易机器和瓜分利益的工具。但也不乏正规的公司。平安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寿险公司,其对数据的使用广受赞誉。中国人寿排名第三。友邦拥有其在中国大陆的公司 100% 的股份,保诚在与国有企业集团中信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拥有 50%的股份。这些押注已达到关键规模,今年迄今为止,分别为友邦和保诚亚洲公司带来了 18% 和 11% 的新承保业务。按这个趋势,这两家公司将加入一小批跨国金融精英企业的队伍,这些企业都有相当一部分全球利润来自中国大陆。

它们面临的一个风险是科技。目前,在签订复杂的保单时,客户仍然喜欢与人打交道。但创业公司通过电话接洽客户的做法可能会让代理人制度变得过时。瑞银(UBS)分析师科尔姆·凯利(Colm Kelly)调查了 800 名亚洲代理人,其中一半人认为数字化分销是一个「重大威胁”。友邦和保诚的管理层需要更加认真地对待这一问题。另一个风险是因贸易战或新兴市场中的抛售所引发的亚洲经济危机。保险公司本质上就高深莫测。尽管如此,在 2008 到 2009 年的经济低迷期,友邦和保诚亚洲公司没有在承保与投资上出现大麻烦,新销售额也只是略有下降。

成交还是不成交

最大的考验可能是整合。中国正在放宽对外资所有权的限制,这将在中国境内现有其他 26 家外国寿险公司构成的长尾中引发新一轮洗牌。平安和中国人寿可能会寻求海外收购。欧洲大陆的两大巨头安盛(AXA)和安联(Allianz)都表示无意进行重大交易,但它们有闲置资金,对亚洲市场保持着关注,还有着 20 年通过收购建立企业帝国的历史。

友邦的风险在于它在小交易上花费过高,或者遭遇新的劲敌。而保诚的风险是它会面临投机性收购。保诚的规模比友邦小,它到期的投保人总数更少,兑付的现金更少。2019 年,它将剥离自己的英国业务,意在丢掉这个包袱,让保诚的估值更光鲜。但此举也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使其成为吞并目标。据说平安一直觊觎保诚的亚洲业务。保诚的董事会应当抵制任何收购企图,并坚定股东的决心。保诚和友邦都是新一代亚洲金融跨国公司的排头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