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ing of new spires.

马来西亚的新山市(Johor Bahru)扩张无序,砂砾遍地,在过去不大会是英国大学安家的地方。但就在城外一条主要道路的旁边、过了通往乐高乐园的路标之后,坐落着新山国际教育城(EduCity)——三个英国高等学府的分校所在地。在湿热的空气里,从一所学校溜达到另一所只要五分钟。雷丁大学的校园绿意葱茏,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纽卡斯尔大学把在英国泰恩(Tyneside)本部的建筑风格移植到了马来西亚。再加上南安普顿大学,构成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组合。

这些海外分校是更广泛趋势的一部分。从毛里求斯的密德萨斯大学(Middlesex University)分校,到孟加拉国的格拉斯哥卡利多尼安大学(Glasgow Caledonian)分校,英国的 136 所大学目前在海外设有 39 所分校,共 2.6 万名学生(见地图)。只有高等教育体系规模比英国小得多的澳大利亚才有类似的本部分校比。



 
此外,还有数量多得多的学生在英国以外的其他高校攻读英国学位。在这些合作项目中,英国大学提供课程,有时还提供教学人员、培训和支持,以收取一笔丰厚的费用。两部分加起来,2015 至 2016 年间总计共有 70.3 万名学生在海外攻读英国高等教育学位。包括在英国的国际学生在内,英国大学共有 110 万名注册外国学生,这个数字正在迅速追赶目前在这些大学就读的 190 万英国学生。

进入 21 世纪后,英国大学的海外扩张之旅开始提速,因为它们急于满足发展中经济体的需求——主要是在亚洲。诺丁汉商学院(Nottingham Business School)的范吉利斯·兹力吉利斯(Vangelis Tsiligiris)表示:「和其他任何行业一样,大学试了一下水,然后一头扎了进去。」排名靠前的大学最有可能建立分校,希望能以此吸引更优秀的教工和更多的学生,这两者都有助于它们提升国际排名。在早期,不那么有名的大学更乐意让当地的大学教授它们的学位课程,如今越来越多的知名大学也开始倾向于使用这种方法。所有大学都在高谈促进国际研究合作的益处,在某些情况下这甚至可能是真的。

这类扩张对学生的吸引力是很明显的。在紧邻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双威大学(Sunway University),来自本地的本科生马克解释说,英国学位是高质量的保证。在本地学习可以让学生绕过英国日趋严格的签证制度,而且花费也便宜得多。兰卡斯特-双威联合学位项目的费用约为每年 2.8 万林吉特(合 5300 英镑或 6820 美元),而在兰卡斯特大学英国本部攻读学位的费用为一年 9250 英镑,此外还有高额的交通和生活费用。在过去五年里,双威大学的学生人数增加了两倍,达到 7500 人。副校长格雷姆·威尔金森(Graeme Wilkinson)说,英国的学位项目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他补充说——隔壁的水上乐园也有一定的吸引力。

对于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国家来说,引进外国大学有助于快速获得打造高等院校的能力。负责在海外推广英国文化的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的马来西亚办事处负责人戴思薇(Sarah Deverall)解释说,20 年前马来西亚开始将自己定位为高等教育中心,以吸引来自该地区以及更远的穆斯林国家的学生。除英国本国以外,马来西亚现在是拥有最多攻读英国学位的学生的国家。其他国家则出于其他原因引进外国大学。例如,迪拜鼓励它们开设分校是为了满足这里庞大的外派人士子女的教育需求。

尽管有东道国政府的支持,与外国的高等教育体系打交道仍是件难事。在新山国际教育城雷丁大学工作的山姆·维斯顿(Sam Weston)承认,招生工作的进度比大家期望的要慢。 「现在还是项目初期,」她解释说,「我们还在大力宣传。」由于未能吸引到足够的学生,胡弗汉顿大学(Wolverhampton)和亚伯大学(Aberystwyth)都关闭了在毛里求斯的分校。去年,由于在应对当地监管方面遇到困难,华威大学(Warwick)取消了在美国加州建立分校的计划。其他项目都过分依赖在英国的个别大学官员的热情,在这些人转移注意力之后项目就陷入困境。

大学也必须适应地方政治环境,有时这个过程并不愉快。7 月,与中国政府合作开办的诺丁汉大学宁波校区的一名学者著文批评了十九大,之后被免除管理委员会职务。马来西亚的限制条件则意味着那里的英国校园不能成立学生会。

一定程度上由于这些困难,大多数在海外销售学位项目的英国大学更愿意让本地大学承担教学工作。但这种保持距离的方法并非完全没有问题。有些人担心教育质量并不总能达标。帮助规范英国大学(包括其海外分校)的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证委员会(Quality Assurance Agency)表示,敷衍了事的情况很少见。但是一些大学官员私下怀疑分校的教学水平并不总是与英国的相当,而办分校的初衷就是要保持一致的水准。

这促使大学开始更小心地行事。常驻英国的高等教育顾问珍妮特·伊利亚娃(Janet Ilieva)表示,合作办学已经从英国大学仅提供证书而其他基本不管的「放手模式」转变成更有实质内容的合作伙伴关系。

一些拥有庞大教育市场的国家的政府也变得更加谨慎。两年前,马来西亚禁止与不在全球排名前 5% 的大学创建任何新的合作办学项目。与此同时,据报道中国已经暂停了对新合办分校的审批。此外,大学不大愿意做任何可能消减自身英国特色的事情,这也限制了它们的扩张。前高等教育大臣戴维·威利茨(David Willetts)抱怨说,他无法说服任何一所大学成立机构上市,以推广一个全球高等教育品牌。

去年,在海外攻读英国学位的学生数量增长放缓,增幅仅为 1%。但大学官员并不认为这种情况会持续很久。一些英国大学正考虑在英国脱欧后设立欧洲大陆校区,以避开预期中的对移民的限制。英国 18 岁人口的数量即将下降,加上政客们威胁要在国内削减学费,都促使大学将目光投向海外。随着全世界对学位的需求不断增长,英国大学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国际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