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寨工厂里量产地造「人」,我们来到了肉身与欲望的生产线

性爱娃娃的头颅未上妆前像一颗颗熟睡的婴儿,一涂上妆容成为各种风情的索女,据说硅胶是最高质的皮肤,奶嘴也是用它来造,口腔时期我们宁定心神的质料。双手和脚掌则倒模自真人,连指纹和手掌上的生命线也清晰可见,装嵌在无数个「肉身」轮回下去。工人小心地剪开阴道和肛门,架上贫乳、巨乳以至于孕妇、精灵、女孩的胴体。肌肤被打磨得没有细节,吹弹可破。涂上乳晕,植入一双瞳孔,机械骨骼把一切组合成一个个可供意淫的欲望对象。

从前充气娃娃脑壳空荡荡的,名正言顺是物,演变成今天置入人工智能的性爱娃娃,能给你反应、交流和解救寂寞,意图走向「真人」,走向情感关系。性爱娃娃工厂是起点,在一个造「人」的工场,你赤裸裸见证到人类最大的创造力来自性欲望与寂寞,以假乱真也是人类的创造力之一,这年头生出一种新的关系模式,有人宁愿与假人做爱谈情。

















 
新兴的欲望市场

中山金三模特道具公司(WMDOLL)是国内第一间生产 TPE(热塑性肽气体)材质的实体娃娃,本来生产内衣人形模特儿和道具起家。经理刘江霞说,他们工厂现在出产的人体——三围数字从真实走向不真实,外型就从不完美走向完美,实现男人极致的性幻想。

「丰胸细腰,该大的大,该小就要小,真人没法达到的身材。我们以客户理想中的型态来造娃。」2013 年他们拿着娃去大连参加成人展,大妈还来扔臭鸡蛋,说败坏风气,现在男或女走过都忍不住捏娃的胸脯,到此一游似的,大家堂而皇之触碰那个禁忌。

对比已发展三十年的日本已造出真假难分的性爱娃娃,中国在 2010 年才起步。在中国,国情不允许大剌剌地谈论性爱或淫秽,性爱娃娃只好易名为「实体娃娃」、「仿真硅胶娃娃」,性产品包括性爱娃娃被当作辅助性医疗器材,和轮椅等是同一类。这些年,国内情趣用品整体的销售量,性爱娃娃就上升至 10%,《南方周报》甚至写它的潜力产值达几千亿人民币。刘江霞说,金三以前八成卖去国外,现在国内销售量越来越多,国外国内比例趋向平均。

广州「Hitdoll」公司老板何先生估计,全中国现有超过五十间大大小小实体娃娃工厂,近八成的娃娃制造来自广东省一带,近年纷纷由转型为「智能科技」、「高科技」挂名的娃娃工厂。「实体娃娃未来的发展,一定走向人工智能。」

老人家会投诉冷冰冰像尸体,没互动。但加了人工智能,感觉好不一样,这叫生的逼真,不是死的逼真。」何先生说,现在中国大部份所谓的智能性爱娃娃,主要能眨眼,37 度人体恒温,装了 21 种真人叫床声的芯片和能对答(脑部能连线科大讯号或百度数据库):「你喜欢做爱吗?」「喜不喜欢不关你的事。 」「你叫什么名字?」「宝宝叫露茜,这么快就忘了?」

何先生说有时会被她逗笑。尽管,她简单一个眨眼和嘴巴张开的动作,重复的故障,时刻暴露了本质。

「现在国内最受欢迎的是网红脸、蛇精脸。」他捧起一款脸蛋,说,雕刻轮廓最好的还是出自美术学院教授的手艺。你想像,他们一边雕刻艺术品,一边雕刻性爱娃娃,说要什么脸,就有什么脸。甚至有客人带着心仪的脸来造,欲望对象可私人订制,毋须你有一个,另一个男人也有同一个。

在中国,这是新兴的欲望市场,大大小小山寨工厂争呜抢滩。每个售价由二千至过万元不等,广告打着「假娃娃,真爱」、「比真人更完美的伴侣」,然后你想到美剧《Westworld》的一句:「把你弄成这个悲伤、混乱的样子,有血有肉,像我,是因为更便宜。」如一面孔,会漏气的充气娃娃 Mary 将成为集体回忆。

















 
男人能抵达的性爱世界

性爱娃娃新兴得招摇,还得压低在床底下不可见光,有些欲望的用途可能深不见底,玩家怕招来有色目光,打死也不肯招认床底藏了娃。

「我觉得买这些娃的人都是变态!」工厂里在剪开娃娃阴道的女工说。

逐一贴上红色指甲的男工就接话:「我就肯定不会用,觉得怪怪的,像死人。」

摸着没穿衣服露出大片肉的身体都成习惯,不害羞了,但性意味阴魂不散,心底里他们猜不透娃入箱后送出去,接收的男人是怎样心理。也有人说,是此岸和彼岸的距离,一旦模糊真实与假冒,脑袋跳错线就回不来了。你询问厂家,买娃主要是哪类人,却是各种各样寻常百姓,普通男人。

金三的用户群有两种,一种屌丝、宅男,二十多岁三十岁,没有女朋友,人际关系是他的弱项。另外一群是五十来岁丧偶,难再婚。少部分老婆怀孕或者两地分居,老婆买给老公,觉得比他在外面找真人鬼混好,毕竟在中国嫖娼或偷情不道德,被捉就要坐牢。「之前办上海成人展会有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带他妈妈来看,他没有找老婆,妈妈就帮他买一个,说在上海他经济情况不太好,娶不到妻子。」经理刘江霞说:「即使已婚男人用了『她』,也不算出轨。」

东莞魅涩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市场经理张玉增说,他们主要卖给国内市场,小的娃娃一千多,大的就三千至四千,价格相对便宜,来买的多是贪新鲜、好奇的单身年轻人。在中国,越来越多年轻人无恋爱无性经验,拒绝婚姻和亲密关系,来到了寂寞世代。

「有个客户二十来岁,刚毕业出来打工,他告诉我,这娃娃不错,买回来甚至连女朋友也不想交。」张玉增心里替他担心,未来他对真人真的没有感觉,怎么办?

《独生:中国最激进的社会工程实验》作者方凤美研究中国一孩政策的社会后果,她分析到性爱娃娃的兴盛,与男女人口比例失冲有密切关系。因中国长久以来重男轻女,加上长达三十多年的一孩政策,预计中国到 2030 年将多出 3000 万名男性,严重影响一代人的性爱关系。

方凤美接受纽约时报的访问提到:「有许多令人信服的证据显示,中国的性别失衡造成了犯罪上升、男性抑郁以及性贩卖。」也造就中国庞大的性爱娃娃市场。另外,因为离家出外打工的人口流动越来越多,不少夫妇分隔异地或者单身独居,近年性爱娃娃及其他男性性爱用品的需求量之大也见端倪。

当人的身体连同心的洞口越来越大,要造物来填补寂寞。造物是假的,坏了臭了就换个新的,道德免责,满足性欲而已。如果造物、性工具以逼真的人形人貌存在,有些欲望的用途可能深不见底,可能模糊现实世界的女人与性幻想的界线,建立起以自我为中心的性/爱关系?影响活生生的人伦世界?

美国性爱智能机械人 Harmony 的设计者 Mat Mcullen 说,好多人责骂他为什么要做这种生意,造成两性关系的崩坏、不尊重女性等。他说:「我却从我的产品看到更大的问题,人已经不知道如何和身边的人连结。」

人有造「人」的欲望,也有生情、幻象的本能。对着的人偶只要有眼耳口鼻,有手脚,只要「她」陪着你,「她」就是活的。























 
我们永远不会孤独?

箭厂视频曾拍摄一套《对它/她说》纪录片,拍摄了国内三位娃友的生活,已婚动漫迷七夕、单身宅男打桩叔和 70 岁以娃娃代替亡妻的泰无聊先生。导演王少君接受我们的访问,谈到她拍摄后的观察:

「他们各有不同原因,玩娃从来就不是单一原因,但我观察到,他们都有一共同特征,就是逃避社会里男性责任和角色,就像片子中的打椿叔不想结婚,泰无聊先生不想再婚,七夕不想当父亲。他们注入了自己的一部分在娃娃里面,就像和自己交流,他们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却想要陪伴。

「好像纪录片里的娃友七夕,他有妻有女儿,像完成了社会给他的任务,但内心依旧孤独,他只能在假人身上找到完美的幻想。

她继续说:「然而,我无法理解他的孤独从何而来。」

2011 年,中国第一个硅胶性爱娃娃由大连「DS DOLL」(2015 年改名为「EX DOLL」)造出来,最近,他们宣布将推出中国第一个会说中文,能正常沟通,会笑会跳的智能性爱机械人。我们本来计划采访,但「EX DOLL」知道我们曾采访广洲几间娃娃工厂,都以满足性需求为理念,为免混淆「EX DOLL」另一个理念:「陪伴、解决人类孤独」,强调不同于南方其他的娃娃工厂,拒绝受访。

他们认为,不少娃友买 EX DOLL,也是买看似更人性化的标签,摆脱「性变态」的污名,令一般大众接受。



离尘叔的家

离尘叔的家

在贵州惠水生活的离尘叔六十岁。四年来,花十多万买了超过十只性爱娃娃当他的模特儿,拍照、拍视频,他是中国第一个敢把娃娃搬去户外大自然拍摄的人,当年在娃友界造成轰动。「你好难找到像我这种年纪喜欢玩,我烦那些装深沉,思想上,人别把自己封死。」

「为什么有勇气把娃娃搬出去?其他人有什么反应?」

「什么勇气?本来我光明正大,心里没有那个,不要怕。」离叔说的光明正大,指他不会和娃娃做爱,也讨厌媒体喜欢以此吸眼球,炒作。

娃娃的闰房装厕所,离叔会为娃娃穿好整齐一套衣裤、鞋子,连内衣内裤也有,还会帮她们办生日会。「既然造成人形,人有的东西,她们也应该有。」小雪是他第一个带回家的娃娃,看着觉得可爱,就把她当女儿养,那么多的娃娃,最疼也是她。离叔有时和儿子想像,有一天小雪会说话,活过来,该有多热闹。









每次客人来,离叔就乐此不疲地播放他拍的视频作品,看着自己心里乐,说老人的风格就是爱拍古装,小雪和他的模特娃娃小妖、家韾等就装扮成古代女人,那是他理想中的女性形象。

「古代女性是贤妻良母类型,我比较喜欢。现实的女生口说一套,心里另一套,表里不一。」离叔说即使将来再婚,也不敢找年龄相仿,怕机心重,再受伤害。在他们的圈子,玩娃娃的人有个共同特质,曾经受过情感的伤害。他说,至少娃娃不会背叛你,会陪着你。

「以前工作经常往外跑,养娃娃比养宠物好,心里不用担心她冷或者饿,回家就有个人等着你。」



明年他决定不往外跑,真正地退休,换儿子出外打工,偶尔寨子另一边几个外甥女会跑来帮他忙,和娃娃玩、打扮,远离市区两层高的偌大别墅一屋是娃娃,至少不是空荡荡。退休后有更多时间,他甚至想拍微电影,家的阳台已安装了绿幕和威也吊索,各种与娃娃有关的事让他忙着。

「那就可以拍仙女,在天上飞。」他说。

家里除了小雪的童年版,他也买了成年版,那是 EX DOLL 大量生产的娃娃,至少在离叔的想像里,女儿小雪不会老也不会死,但会长大成人。




原文刊载于端传媒(Initium Media),摄影:陈焯辉,撰文:余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