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 Kashiwabara, Nara. 2002.

JAPAN. Kashiwabara, Nara. 2002.

日本奈良县的橿原神宫,画面前方的三个人是神宫里的巫女,通常情况下巫女身穿白色小袖及红色绯袴,代表清新、神圣、无垢的传统形象。
从建成时间上来讲,橿原神宫算不上是历史悠久的古迹。明治维新后,当地有识之士期望建设一所祭祀日本历史上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的神宫,并向当时的明治天皇请愿,天皇深受感动,批准了建设,并在建成后亲临现场。因为这个特殊缘起,一直到现在,这里都是日本皇室和普通民众新年参拜的重要场所。
久保田博二说,他在拍摄中最注重的是构图和光线,让他按下快门的动力纯粹只有眼前那瞬间即逝的美。照片拍摄于 2002 年,是久保田阔别日本三十多年后对故土的重新审视。「对于摄影师来说,没有什么比拍摄自己祖国更难的事情了。」

PHOTOGRAPH BY Hiroji Kubota.



Hiroji Kubota 2003

  

河岸边,樱花即将凋谢。「樱花花期短暂又绚烂,与日本人的人生观、自然观有一种共鸣,」久保田说,「就是『人生无常』吧。」
听说了东松照明曾经穿越日本去拍摄樱花,久保田后也计划用上半年的时间,从最南端的冲绳开始,顺着各地樱花开花的时间,一路向北,直到北海道。「我喜欢从他人的言谈中获取拍摄的灵感。」
在玛格南(Magnum)摄影师中,以拍摄风景出名的人并不多,久保田是其中之一。不过,这也带来了一些争议。有人认为他拍摄的日本太过模式化,充满了陈旧气味。但久保田认为,「明信片一般奇幻风景中的美,也许能揭示事物真实的一面。」

PHOTOGRAPH BY Hiroji Kubota.



JAPAN. Suibara, Niigata. 2001. Hyoko lake, thousands of swans and ducks gather every year.

JAPAN. Suibara, Niigata. 2001. Hyoko lake, thousands of swans and ducks gather every year.

日本新潟县的瓢湖,每年 10 月到次年 3 月都有成千上万的候鸟来到这里过冬。
在久保田的记忆中,照片中是他见过的最大的候鸟群。他对大自然也充满了喜爱和向往,他和妻子现在住在临近东京的小田原,房屋坐落在树林当中,虽然感觉有点不方便,但他需要工作的空间,妻子也需要一个清净的家庭。有时,他还会邀请老朋友们来家中住上几天。

PHOTOGRAPH BY Hiroji Kubota.



JAPAN. Restaurant in Naha, Okinawa. 2001.

冲绳那霸的一家餐馆里,美国影星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的海报四周贴满了前来就餐的客人留下的明信片,如同神龛一般。
这家餐厅位于那霸一处商业楼的二层,以便宜又好吃的牛排闻名。「食客们将明信片订在海报边上,可能是因为『西部牛仔』和『牛排』也有一定关系吧。」久保田开玩笑地说道。

PHOTOGRAPH BY Hiroji Kubota.



Japan, Tokyo. October 2013. Hayao Miyazaki, animation director.

2013 年,日本动画导演宫崎骏在工作室中。
「这个人最讨厌拍照了。」久保田说。他当时是受美国《名利场》杂志(Vanity Fair)委托前去拍摄的。因为前期联络宫崎骏采访花费了大量时间,他也很早就听说过镜头前的宫崎骏是一个「很难对付的家伙」,于是,久保田在拍摄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并制订了详尽的「作战计划」。
当时,久保田认识一位在东京大学留学的德国女博士生,她的研究方向是河豚体内毒素,这在日本也很少见。去拍摄时,久保田带上了这位女学生。一见面,久保田热情地将这位女性介绍给了宫崎骏,宫崎骏一听她的硏究方向,马上说「太有意思了」,立即喜笑颜开,和该博士生大聊河豚毒素的话题,并放下了对久保田的警戒心。

PHOTOGRAPH BY Hiroji Kubo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