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mmon Self-Heal Sprouts.

今日冬至,夜长昼短。「至」是「极」。古人这一天要祭祖,然后彼此贺冬。「其夜,家奉神佛前并主人卧室燃灯达旦,主家宅光明,攒火围炉,合家共坐,以助阳气」,与除夕守夜差不多了。更有「冬肥年瘦」之说,认为冬至一阳始生,才是一年之始,应重于过年。

杜甫形容《冬至》:

年年至日长为客,忽忽穷愁泥杀人。江上形容吾独老,天涯风俗自相亲。

「至日」是冬至日;忽忽是《楚辞·离骚》的「日忽忽兮其将暮」;「泥」是「致远恐泥」,是阻塞。

孟郊有《寒江吟》:

冬至日光白,始知阴气凝。寒江波浪冻,千里无平冰。飞鸟绝高羽,行人皆晏兴。荻洲素浩渺,碕岸澌崚嶒。

冬至日,七十二候来到了「蚯蚓结」。古人认为蚯蚓「上食槁壤,下饮黄泉」,虽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却最能感知气候,因冬至阴气重而在深土中蜷曲纠结,这就是「蚯蚓结」。(对比,日本立夏次候为「蚯蚓出」。)

在日本,冬至初候为「乃東生」,夏枯草萌发了。

冬至 乃東生

うつくしいくらしかた研究所 / UTSUKUSHII KURASHIKATA INSTITU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