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拾题|不妨读之

阅读《论语》,对当代读者便成一件两难的事。我们往往不知道我们在读什么,是《论语》本身,还是一部《论语》的接受史。

爱,通过黑暗的故事
——读阿莫司·奥兹

家庭这出悲喜剧往往有着契诃夫似的结尾:每个人都感到失望,幻灭,痛苦,忧郁,但还活着。它最深的黑暗,并不是莎士比亚大剧所天真臆想的各得其所、正义彰显;而是你对、我也对,却无法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对。

论语拾题|无邪不成诗

文学的价值或力量何在?在我来看,在人类的多种叙述方式中,它是最难使之「纯正」的一种,它天生需要细节,需要变化,需要异常。

论语拾题|不仕无义?

趣味性的叙述固然是浮浅的,然而有些时候,在我们对事物只有一鳞片爪时,满足于浮浅胜于强求深刻。

致新年

在最终如许的沉静中
你在山谷里出现
你的第一缕阳光抵落
触碰到一些高高的
没有被搅扰的叶梢
仿佛它们没有留意到
也根本不认识你
而后一只鸽子的嗓音
从远处自发地
叫醒早晨的嘘静

所以这就是你的声音
此时此地无论是否
有任何人听到,这就是
岁月相随我们来过的地方
我们的知识不过如此
我们的希望不过如此
隐秘于我们面前
无法触及,却依旧可能

哈维尔:1990 年新年献辞

亲爱的同胞们:

40 年来每逢今天,你们都从我的前任那里听到同一个主题的不同变化:有关我们的国家多么繁荣,我们生产了多少百万吨的钢,我们现在是多么幸福,我们如何信任我们的政府,以及我们面临的前途多么辉煌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