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与熵

真正的革命是对自由的永恒追求,而胜利则往往是市侩、庸人戴着他人的血的桂冠悠闲漫步的天堂。

骑手与腓力斯坦

自由根本不可能被占有,因为它从来就不是为占有而存在的。自由也根本不可能被剥夺,因为能够被剥夺的自由从来就不是真正的自由。

16 世纪的博物志

在真正科学意义上的博物学曙光初露之前,巫术、神话、迷信、想象是民间文化传承中的重要因素,是当时人们日常生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