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ower at Art Tower MITO, in Japan, an arts complex designed by Mr. Isozaki in 1990 that includes a concert hall, theater and gallery.

建筑界同行把矶崎新(Arata Isozaki)奉为「日本建筑界天皇」,评论家认为他是富有「远见卓识」的建筑师。现在,这位国际知名建筑师将再添一项殊荣:2019 年普利兹克建筑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得主。

对于这位 87 岁的建筑师、城市设计师和理论家而言,于本周二(当地时间 3 月 5 日)宣布的建筑界最高奖项是一份迟来的荣誉。矶崎新的作品把东西方、现代和后现代、全球化和本土化结合在一起,彰显出日本在全球的影响力。他设计并建成 100 余座建筑,其中包括洛杉矶的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巴塞罗那的圣乔治宫体育馆(Palau Sant Jordi)和多哈的卡塔尔国家会议中心(Qatar National Convention Center)。



Arata Isozaki, the Japanese architect, teacher and theorist, who won the 2019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in Naha on Feb. 28.

Photograph by Kentaro Takahashi.

矶崎新住在冲绳首府那霸(Naha)一间简朴的公寓里,听到获奖消息,他表示「欣喜若狂」。

「这就像是墓碑上的皇冠,」他开玩笑地说道,言辞间流露出标志性的幽默感。



Th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Los Angeles, which Mr. Isozaki designed in the 1980s.

矶崎新在 1980 年代设计的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

Yasuhiro Ishimoto.

矶崎新留着一头凌乱的齐肩白发,身穿一件泥土色的丝绸和服,腰带里还别着一把折扇。在过去长达 60 年的建筑生涯里,他把视觉艺术、诗歌、哲学、戏剧、写作和设计完美地融为一体。

「在我心目中,建筑是看不见的,也是无形的。」他说。「但我相信,人类的五种感觉能够感受到它。」

矶崎新在建筑设计中采用的前卫方法体现出日本文化中「ma」的概念,即象征着时间和空间的融合。他在 1978 年举办的巡回展览中也使用了这一主题。

「建筑就像是宇宙一样,从无到有,最终又归于虚无,」矶崎新说。「我想展示出这种从诞生到消亡的生命周期。」

普利兹克奖评审团有感于矶崎新对于「空间艺术」(art of space)的执着追求,推举他成为第 46 位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同时他也是第 8 位来自日本的获奖建筑师。颁奖典礼定于今年 5 月在法国举行。



The Qatar National Convention Center, which Mr. Isozaki designed in 2011.

矶崎新在 2011 年设计的卡塔尔国家会议中心。

Hisao Suzuki

评审团在评语中写道:「他对建筑历史与理论的学识渊博、见解深刻,他拥抱前卫,从不安于重复现状。他对意义非凡的建筑孜孜以求,创造出卓尔不群的优质建筑精品,直至今日仍不受风格派别所限,反映其持续不断的演化,始终以自身独特的方式别出新意。」此外,评语中还提到了矶崎新对青年建筑师的支持。

1931 年,矶崎新在九州岛的大分市(Oita)出生。他成长于「一片狼藉」的战后日本,那时候的天皇失去了政治上的实权,社会也处于动荡之中。

他曾经写道:「空袭摧毁了许多城市,建筑都消失了,地上只剩下瓦砾。但是,日本在那时已经吸收了西方的现代化。我唯一的选择,就是从一切归零的废墟中重新开始。」

1954 年,矶崎新从东京大学(University of Tokyo)建筑系毕业。1987 年,他跟随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被视为「日本战后建筑之父」的丹下健三(Kenzo Tange)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由于当时的政治和经济环境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因素,矶崎新认为自己「不能固守于单一的风格」。他认为:「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但矛盾的是,这也变成了我的风格。」



The Pritzker jury found that Mr. Isozaki’s works “defy stylistic categorizations.”

普利兹克评审团认为,矶崎新的作品「不受风格派别所限」。

Photograph by Kentaro Takahashi.

这位年轻的建筑师顺应战后日本的建筑浪潮,从他的早期作品中能看到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路易斯·I·康(Louis I. Kahn)和丹下健三等著名建筑师的影子,代表作包括大分县立图书馆(Oita Prefectural Library,1962-1966)、群马县立现代美术馆(Museum of Modern Art in Gunma,1971-1974)和福冈的北九州市立美术馆(Kitakyushu Municipal Museum of Art,1972-1974)等。

矶崎新在这个时期磨练了自己的能力,不仅融会贯通各种建筑风格,还在注重细节和精准度的同时,用强有力的手法在设计中加入简单的几何形状,创造出全新的建筑形式

1993 年,评论家赫伯特·马斯卡姆(Herbert Muschamp)在《纽约时报》上写道「美国的后现代主义者认为,古典主义对于寻找可用的过去(a usable past)至关重要。矶崎新和他们的看法不同。他似乎明白,即便对历史进行再多的挖掘,也不能为当下奠定坚实的基础。他意识到,一个对未来失去信心的时代,同样无法掌控过去。」

矶崎新对建筑一直都怀有一种戏谑的态度。如果俯瞰他为家乡大分设计的富士见乡村俱乐部(Fujimi Country Club,1973-1974),就能发现该建筑的圆柱形屋顶呈现出一个巨大的问号,这也反映出他对本国痴迷于高尔夫的现象而感到困惑。

「那位客户什么都没说,」矶崎新笑着说,眼神里闪现出一丝狡黠。

在 1980 年代,他成为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的设计人员,这是他第一次承接海外项目,也成为他在美国最为知名的作品。



Domus, a museum in Spain completed in 1995, features a curved wall that faces the sea.

西班牙的多穆斯博物馆(Domus)于 1995 年完工,该建筑朝向海边的外立面是一面弯曲的防护墙。

Hisao Suzuki.

「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在当时非常受欢迎,但我真的很想让洛杉矶的博物馆能够超越它,」矶崎新说。「因此,我们没有像 MoMA 那样在光线很暗的地方展示艺术品,而是采用了颠覆性的做法。」

1986 年,这座下沉式印度红砂岩博物馆在洛杉矶市中心竣工。该建筑拥有桶形拱顶的图书馆和多个金字塔式的玻璃天窗,以便让自然光线进入画廊里。

当时,评论家约瑟夫·乔瓦尼尼(Joseph Giovannini)在《纽约时报》上写道:「18 世纪,曾出现过一批富有远见的法国建筑家,但自此以后还没有建筑师(像矶崎新那样)能够用如此清晰、纯粹、坚实的几何形体,来表达活泼感。」

洛杉矶的这个项目不仅将矶崎新推上了国际舞台,也为他带来了参与一系列全球性项目的机会,比如佛罗里达州的迪士尼总部大楼(Team Disney Building)、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China Central Academy of Fine Arts Art Museum),还有为 1992 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设计的圣乔治宫体育馆。

2013 年,矶崎新与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合作设计了充气式方舟音乐厅(Ark Nova),并让它在受到 2011 年日本海啸影响的多个受灾地区轮流展出。



The tower at Art Tower MITO, in Japan, an arts complex designed by Mr. Isozaki in 1990 that includes a concert hall, theater and gallery.

矶崎新于 1990 年设计的日本水户艺术馆(Art Tower Mito)是一座综合性的艺术大楼,内含音乐厅、剧院和画廊。

Yasuhiro Ishimoto.

虽然矶崎新设计的知名建筑大都位于城市里,但他在上周表示,自己其实「更怀念乡土建筑」。当被问及哪一栋建筑是自己的最爱时,他选择了西班牙拉科鲁尼亚(A Coruña)的多穆斯博物馆(1993-1995)。这座博物馆坐落在里亚索湾(Bay Of Riazor)的一块大岩石上,朝向海边的外立面是一面弯曲的防护墙,以石板饰面,看上去很像迎风而起的风帆。

1986 年,评论家保罗·戈德伯格(Paul Goldberger)在《纽约时报》上评价道「矶崎新抛开了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之间陈旧的争论,他的作品兼具现代和后现代的特征。他的现代感来自于强烈而坚定的抽象化设计,后现代感则体现在与历史洪流的联系上。」

为了享受更温暖的天气,矶崎新在 2017 年捐出了大量藏书,和伴侣 Misa Shin 从东京悄悄地搬到了冲绳。这对夫妇在一个环境安静的住宅区里租下了一间不起眼的海景公寓,他们的邻居全都不知道,这栋没有电梯的桃红色公寓里居住着一位建筑大师。

尽管他们搬到了「日本的佛罗里达州」,但矶崎新并没有立即退休的打算。近年来在中东和亚洲(特别是中国)兴起的建筑热潮为他带来了许多振奋人心的机会,也让他终于有可能实现一些未能完成的城市规划构想——他于 1962 年首次提出「空中城市」概念(City in the Air),设想在传统城市上空兴建一个多层城市。

矶崎新将自己职业生涯早期(1962年)创作的一首诗——《孵化过程》(Incubation Process)当作自己的第一部建筑作品。这首诗虽然略显生硬且有待雕琢,但他在 60 年后仍然秉承着诗中的初衷。

其中有一句诗是这样写的:「不想摧毁城市的城市规划,应该在疗养院里执行。」


原文刊载于 2019 年 3 月 6 日《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原标题:Style Mixer, Pritzker Winner. Order Reprints. 作者:Amy Q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