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Y! The Last Man


能量与熵

真正的革命是对自由的永恒追求,而胜利则往往是市侩、庸人戴着他人的血的桂冠悠闲漫步的天堂。

骑手与腓力斯坦

自由根本不可能被占有,因为它从来就不是为占有而存在的。自由也根本不可能被剥夺,因为能够被剥夺的自由从来就不是真正的自由。

蒙雾升降

立秋末候,蒙雾升降。截雾横烟,隐约万树。